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骑士(一)

被中世纪骑士宣言帅一脸……想写骑士奈!
本来打算扉泉一发完结,被某燕和某梧桐开了巨——大的脑洞,所以除了第一章全程吹奈锅在我,剩下的锅都是她们的我不背。以及感谢甜鱼酱的大力支持~抱~
因为是脑洞大开所以更新不定……大纲都没有呢就是想写帅炸的奈∠(ᐛ」∠)_
总之一句话,骑士赛高——!(振臂高呼)
—————
上层社会的贵族文化精神,以个人身份的优越感为基础的道德与人格,积淀的民族的远古尚武精神。
这……就是骑士精神。
为保家卫国而战,为心中大义而战,为光明信仰而战,剑之所向,无所畏惧。
这……就是骑士。

宇智波的火之帝国,在今天终于迎回了它的第一骑士。
帝国的荣光,宇智波一族最年轻的骑士,战场的不败神话——宇智波泉奈,又一次的得胜归来。
金色的流光淌在年轻的骑士身上,贴身的甲胄勾勒出流畅的身形,赤色的披风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在他身后扬起骄傲的弧度。
战马嘶鸣声中,青年骑士朝着王城急速行进,哪怕银色的头盔遮住他的表情,也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之急切。
——我回来了,哥哥。

宇智波掌控的火之帝国是当世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与千手主导的木叶联邦政府遥遥对峙,形成相互牵制的两极之势。
火之帝国的现任君主宇智波斑,同时也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与千手的族长、木叶联邦的总理千手柱间,并称当世双杰。
如果不是身为君主不得不坐镇王城,身为总理不得不驻守首都,恐怕这两人的争霸会令天下为之震颤吧。时人这般评价。
排兵布阵,所向披靡;理国治世,手定乾坤。指点江山,弹指之间笑言生死,睥睨天下恣意张扬。作为当世彼此唯一的对手,此二人若正面交锋,该书写何等灿烂的篇章。
而此时此刻,巍峨宫墙中,王庭上桀骜不驯的黑发男子似乎感应到什么,无视庭下恭谨到拘谨的臣子,男子微微仰头,扯出一个骄傲恣意的笑容。
“——泉奈回来了。”

当银色的骑士抵达城门时,侍从已是齐列两旁,市民们熙熙攘攘围在路旁,以仰慕的目光迎接他的凯旋。
年轻的骑士沉默着翻身下马,在人们自发留出的道路上快步走向王宫。
古朴的大门被缓缓推开,王座之上闭目小憩的男子睁开眼,在渐近的脚步声中站起身。
身着银色甲胄的青年骑士取下头盔,露出隽美俊秀的微笑面容,黑色微炸的长发失去了头盔的束缚散落下来,披散在铠甲上。
静默的对视。
温雅的骑士恭谨的向高傲的君王行礼。
“不负陛下所托,得胜而归!”
“你做的很好,宇智波为你而骄傲。”
这是君臣之间的礼节与尊重。
然后,才是兄弟血亲间紧密的拥抱,带着战火与硝烟的味道,甲胄与华服的交融,强烈的视觉冲击莫名的显现出奇特的韵味。
“哥哥,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
“欢迎回来,泉奈。”

短暂的温情过后,泉奈被斑无情地赶去换衣服,毕竟骑士的铠甲不管从哪个方面而言都不方便做日常生活中的着装。
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见到哥哥的急切心情,想来一向稳重的年轻骑士也不会如此莽撞。
沐浴过后换回常服的黑发青年依旧散着头发,带着点微微温润的水汽而来。
脱下了甲胄就仿佛脱下了沉重的包袱,左右现在王庭只有哥哥一人,泉奈干脆像一只小奶喵一样扑到哥哥怀里蹭蹭。
斑猝不及防被扑了满怀,抱稳弟弟忍不住训:“怎么不把头发擦干!”
这么说着,斑已经牵他坐下,唤来侍从。
侍从取来干净柔软的毛巾便安静退至门外,不去打扰久别重逢的兄弟。
泉奈乖乖的任由斑按着他坐下,然后仔细拿毛巾擦拭他的头发,笑眯眯地说:“反正它自己也会干啊~在哥哥身边哪用讲究那么多啦。”
斑擦着他的头发,听了这话手上一个用力,猛搓:“好歹也是将要获取称号的骑士了,怎么还这样!”
“疼疼疼——”泉奈假嗷,突然反应过来,“将要获取称号?我不是已经是骑士了吗?”
斑隔着毛巾揉着弟弟的小炸毛,嘲讽一笑:“嘁……长老团的老不死们硬说是你当年成为骑士的授封仪式是不正规的不予承认,扯皮扯了半天,决定再次授封,加封称号。”
“此次如此强硬的召回我就是为了这种事?”泉奈不可置信地道,“他们是疯了吗?边境本就不太平,如果不是因为对面联邦内乱,及时结束战争,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此而牺牲!”
“……这群利益至上的帝国的蛀虫!”
“哥哥为什么会同意……!”
“泉奈,”斑放下毛巾,细心的束好弟弟的长发,然后双手按在弟弟肩上微微使力,让他转身直视着他的双眼,“他们是为了家族利益,宇智波需要一位天下扬名的骑士,所以可以不顾边境动荡。而我会同意,就是因为边境不太平,而你在边境。”
“泉奈,你是我仅剩的弟弟了,其他兄弟战死疆场……我不想你步他们的后尘。是的,家族是很重要——但是对我而言,你比家族、比一切都重要。”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这个世界上,唯有你我流着同样的血,唯有你我能给予对方绝对的信任,唯有你我是彼此最坚实的支柱。”
他低下头——高傲的君王在亲人面前流露出罕见的脆弱,他将额头抵着弟弟的额头,感受着他的温度。
“我总觉得我会失去你……会一人负重而禹禹独行。”
“哥哥……”泉奈看着难得卸下防备流露出脆弱的哥哥,像是草原上高傲的狮王终于露出柔软的腹部,彰显着对他的绝对信任,莫名的让人心疼。
“我不会离开哥哥的,我会一直在哥哥身边。”黑发青年认真的说。他突然话锋一转,笑道,“哥哥不是还说要一统大陆吗!我还等着看哥哥君临天下啊!到时候可要记得给弟弟分块地,我要种果树!吃水果!”
“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斑哭笑不得得敲了一下弟弟的头,看着他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对着自己撒娇。
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兄弟间的笑语充斥着整个空间。
——我一定会保护好泉奈。
——我一定会陪伴着哥哥。

授封仪式那日,恰逢夜雨初霁阳光灿烂,阶下露滴折射出幻梦的光辉。
斑站在台上,看着泉奈一步一步走来。
他的弟弟身着银色的甲胄,和他一样的长炸毛束了起来,带着笑意看着他,一步一步登上微润的阶梯,像是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克服困难那样,努力地向着他的方向前进着。
这是他的弟弟,为了他而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的弟弟,也是他自己尽力变的更优秀的动力。
年轻的骑士登上高台,在桀骜的君王面前带着微笑单膝跪地,将右手覆于心口。
“以上帝的名义宣誓,在我的骑士生涯中……”
当第一句誓词吐出,原本喧闹的人群渐渐安静,很快就只能听见骑士那清越的声音。
“我会怜悯弱者,我会勇抗强者。”
“我会消灭邪恶者,我会保卫疲乏者。”
“我会向求援者伸出援手,我会帮助与我同行者。”
“我会坦诚待友……我会忠于爱情。”
“谦卑、正直、牺牲、公正、荣誉、英勇、怜悯将成为我们永恒的精神!”
他抬起头用坚定的目光直视着面前的君王,直视着他的哥哥。
“——捍卫我之所爱,至死不渝。”
看着骑士眼中几乎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骄傲与坚定,孤高的君主取过侍从手中的长剑,用剑尖轻点骑士的后颈:“在你的敌人面前,没有恐惧。”
“与勇敢并肩而立,因此上天会爱你。”
他移动长剑,剑尖点在骑士的肩上:“讲真话,即使它会令你失去生命。”
“保护需要帮助的人,以此为誓。”
“以裁判与决断为职,封你为——裁决骑士!”
炫目阳光下的骑士与君主,宇智波这一代最出色的兄弟,在这一刻耀眼的仿若太阳。

火之帝国的宇智波泉奈再次受封,并被予以称号“裁决”的消息,在短短几日内传遍了整个大陆。
苍白而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传讯的纸张捏紧,白发的银甲骑士在檐下隐去表情。
“宇智波泉奈……”
“火之帝国第一骑士……吗。”


TBC
(天啊怎么写了这么长)
(为什么感觉我写了一章斑泉)
(虽然朱迪只出场了名字门二只出场了手但确实是柱斑扉泉没错相信我)
(不要跟我说什么我之所爱哥哥也是所爱啊有什么不对)
(宇智波骨科大法好啊嘎嘣嘎嘣)
(好了第二章无限延期∠(ᐛ」∠)_)

评论(5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