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扉泉]锦鲤抄(扉间视角)

翻备忘录找到自己大明湖畔的锦鲤抄……番外。
……和正文差了三四篇文呢所以我到底摸了什么鱼???
——————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在见到那个黑色长发、面带笑意的青年时,扉间只觉得一种近乎澎湃的感情从心底涌出,带着复杂彻骨的悲哀与不可置信的狂喜,仿佛在轮回之中终于寻到了某种执念。
这种剧烈的感情冲击甚至让一向以冷静自持闻名的神明狼狈的沉到桶底。
没错,桶。
他堂堂河神扉间,在驱逐出入侵的黑蛟后重伤,不得不化为原型修养,没想到却会被渔民打捞上来,还摆在桶里出售。
所以才会遇见来买鱼的青年。
“麻烦店家了,就要这几条红鲤吧。”黑发的青年挑选了一会,似乎有些难以抉择,干脆随手一指,正好指的是扉间所在的桶——
……旁边的那个桶。
……什么鬼,竟然有点失望。扉间面无表情,虽然鱼脸上本就看不出表情。
“诶店家等等!”青年在等店家包装的时候还在到处看,突然扉间鱼映入眼帘,他愣了一下,对店家表示疑问,“这种纯白色的花纹特殊的鱼是在哪里得的?我想再多买几条。”
“没有多的,就一条,”店家为难道,“这是我家儿子在船上捞鱼玩的时候不小心捞上来的,看着不错也就拿来卖了,客人要是喜欢就送给客人了,毕竟客人买了这么多东西,而且只有红鲤也太单调了……”
“唔……”青年隔着粼粼水波和扉间对视了一会,“那就谢谢店家了~”
然后一爪子抓了下来!
你这个抓法会死鱼的你知不知道!还有没有点常识!
灵活的躲开青年的罪恶之手,扉间忍不住开始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养活那几条红鲤。
青年一下没抓到,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再次伸手。
……又没抓到。
“……”再抓。
躲。
“哟呵还躲?”青年温润隽雅的画风一变,瞬间张狂凌厉,锐利到逼人,抄起旁边的小网往桶里一戳就开始搅,上手就是个人造漩涡。
水流带着扉间在桶里转着圈,更是给本来就空间有限的躲避增加了难度。不一会儿,扉间就被小鱼网卡在桶壁上。
青年带着黑气森森的笑容将扉间捞了出来放入袋子,得意的哼笑一声,这才满意的与店家告别归家。
刚到了家,扉间就和红鲤们一起被放入了池塘。
池塘很大,还种了许多荷花,水质也很好,相当的适合鱼类生存。
同时,这一处庭院也是风光优美,景色宜人,作为养伤的地方再好不过。
扉间思索着,一抬头就看到了青年线条精致的脸。
回来的路上,扉间已经知道了青年名叫泉奈,是位天下扬名的画家。对此,扉间表示他是不信的——哪怕再努力的绘画,也不可能在虎口处磨出茧子来吧?
好歹扉间也活了那么久了,怎么也能看的出来,泉奈习武,善用刀,而且刀术恐怕还是人类中的佼佼者。
现在对上这张在他眼里已经打上“阴谋家”标签的脸,扉间的心思却是偏向了某个奇怪的方向,比如为什么这个家伙二十四岁了还看上去跟十八九岁一样?脸好嫩。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泉奈沉思脸,“到底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呢?”
扉间鱼:……!
“算了,总归养条鱼而已。”泉奈支起画架,“又不是养不起……”
扉间鱼默默沉底,自我蒸腾。

之后的几天,扉间总是隐在荷叶的阴影下看泉奈绘画,看他专注的眼神,看他精致的侧脸,看他在阳光下对着画作展开的笑意。
……真是,像个变态一样。被泉奈发现的扉间甩尾下潜。到底为什么这么注意他啊。
神明的内心开始有了波动。那么之后的相见相识,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由梦到现实,在交接之处的温馨与会心的微笑,第一次令神明认识到时间的意义。不是漫长而无趣的流逝,而是看那人鲜活的存在,并与之相伴。
无论白天夜晚,扉间都看着泉奈,陪伴着他,听他絮絮叨叨讲一些以前遇到的小事,偶尔给他讲讲过去漫长生命中的奇闻轶事。
其实泉奈的纠结他都看在眼里。他也曾思考过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毕竟……怎么看都是个大好青年要被他掰弯的节奏。
不过……扉间摸了摸自己的脸,泉奈只是蹭了一下脸就害羞到快要爆炸的样子,真不想让别人看到啊。
既然如此,顺其自然吧。
现在的泉奈对他来说还是小孩子,还是分不清爱与亲情的区别。他恐怕泉奈将对他的习惯误当成爱,那样,对他和他都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将来,在时间的洗涤下,泉奈会真正懂得什么是爱。如果到那时,他还能保证一片初心,他便……

……可惜等不到那时了。
扉间抱着泉奈逐渐冷却的身体苦笑。
堂堂河神,庇佑八方百姓,却护不住最重要的那人。
既然如此,要这神位神力何用?不如倾己所有,换他生命的再续。
悖乱生死规则,经受天罚之责又如何?换他永安永乐便可。
河神逝,雨霖铃。
最后的最后,扉间在那人逐渐恢复红润的唇角落下一吻。
他的生命延续了他的生命,他的神力庇佑他永生长存。这是他最后的一点私心——哪怕逝去,也不希望他忘记他。
只要神力存在一日,他就在他身边一日。
白发的神明微笑着,陷入了黑暗。

重回光明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扉间知道一定已是沧海桑田。
他看着在时间的磨砺下越发隽雅内敛的泉奈带着他小小的本体,走过一个又一个深渊,寻找一种又一种让他恢复的方法,一次次在绝望中紧紧抓住那一点点希望,在孤寂的黑夜中迷惘,然后在黎明时刻重新出发。
他看着自己的手徒劳的穿过他的身体,心中涌上深深的无力感。
明明我一直,就在你身边……
他以为这样折磨到麻木的日子将直至他灵魂的消散,却没想到伊势神宫的巫女带来了新的希望。
黑发的巫女看着他们,神情复杂的地说出归世的条件。
他只当没看见,手指隔空抚上泉奈的脸,看他毅然决然的选择自缚尘世,只为换回不知何时才能的再见。
……笨蛋。

人活着的时候,时间总是不够用。人若是死了,日子便堆起来了。
扉间也不想算他这样在泉奈身边游荡了多久,不过今天大概有些特殊。
那个闯入的小女孩吸引了他们。或许是太久没人说话,泉奈把他们的故事讲给了她听。
在送走了小女孩后,泉奈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波动。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低声喃喃,“该不是像当初那样恢复了却装成没有的样子吧……”
“喂喂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就吃了你!做糖醋鲤鱼!”
这么念叨着,一双手从身后揽住他。
无数个春夏秋冬,他终于能再次触碰到他。

“你吃我太麻烦,不如我吃你吧。”

评论(2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