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扉泉]傀儡

(0)
傀者,从人之鬼也。
儡者,败坏之相也。
僵从人令,颓丧而无生者,是为傀儡。
(1)
扉间又做那个梦了。那个不知何时起就一直在循环往复的,诉说了一生的梦。
他在跟踪着梦中的兄长,躲在川流河边的草丛中,伸出手为睡在身边的黑毛团子遮挡眼前的阳光。
哪怕一直看不清团子的面容,他也能感受到心底的柔软。
——好可爱啊。
后来,兄长们的交往被发现了,双方决裂,而他们也彼此对峙,刀剑相向。
——好难受啊。
再后来,时光流逝,他与他都占据了对方近乎全部的生活,而默契一般的以一种危险而暧昧的关系纠缠。
“千手和宇智波是世仇。”
“嗯。”
“哈啊……结盟……是不可能的。”
“嗯。”
“你我……还有哥哥他们……都是不可能的呜……!”
扉间低头亲吻身下之人丰润的唇。
“……我知道。”
——好心痛啊。
然后,他死在了他手里。
——好,绝望啊……
他摊开卷轴,写下秽土转生的题目,开始研究逆转生死的禁术。
他成功了。
看着熟悉的人身上陌生的裂痕,他却退缩了。
不该是这样的……即使,即使用禁术令他重回世间,他又该对他说些什么呢?
他的哥哥死于他大哥之手,他的族人被排斥于村子之外,他所珍视的都没有得到他所期望的未来……而他与他,他们之间横亘着那么长久的空白。
可是忍不住啊。扉间像是很久以前那般,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
解除的禁术,封印的卷轴,还有最后的最后,为了保护村子而战死的人。
因为那个地方建立的初衷,只是想保护他们。
扉间想保护那个为了保护他而存在的村子。
——尽管从一开始,这个初衷就没有实现。
(2)
“哈……”
扉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一次又一次的,在冰凉的夜里惊醒,仿佛还活在那种刀光剑影的日子里,还囿于那些鲜血淋漓的记忆。
啊……真的是……太……
扉间坐在床上,用手盖着脸,回忆着清晰的梦境。
他不知道梦境的真实与否,也不在乎是不是前世之说。但他清楚的认识到——
他爱上了梦中的那个人。
那个永远看不清面容,却让他下意识的心底柔软的人。
那么多年的循环往复,那么多年的彻骨悲哀,那么多年的……情深。
他成为了他的执念。
哪怕他仅存于梦。
(3)
我一直在找一个不存在的人。
我清楚的知道他是虚幻的。
我爱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我想感知到他的存在。
我想让他成为现实。
(4)
或许那梦真的是他的前世吧,扉间看着面前摊开的古籍自嘲。梦中的“他”失去了那人,为之研究逆转生死之术;而今他想让那人存在于世,便翻阅书册,寻出了这颠倒规则之法。
这便是他的疯狂,冷静的、沉默的、执着的,疯狂。
如此——
他的手指划过手下僵硬的躯体。
傀儡之术,创造身体。
他抚上那躯体没有五官的面容。
生者献祭,唤归灵魂。
如此一来,他就是真实的、可以触碰到的存在了。
只是条件有些苛刻……活祭的祭品,需得心甘情愿。
……没关系,总会有的。
(5)
看,总会有的。
面前的黑发青年做着自我介绍:“我叫泉奈,”他伸出手,“你好,扉间,以后就是合作伙伴了。”
扉间伸手握上他的手。
……祭品,找到了。
(6)
泉奈喜欢他。扉间从第一眼看到他时就判断出来了。
那是一种被什么压抑了许久的复杂感情,某一日失去了枷锁,便倾泄而出。
扉间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知道。他只在乎泉奈的风姿和灵魂与那人极端相像,是再好不过的祭品。
而泉奈的感情是他的机会。爱情总是令人盲目的,不是吗?
他抓住了这个机会。
可是不过短短半月相处,他却发现自己对泉奈的在乎越来越重。
他与那人太相像了,有时扉间甚至会以为是那人就存在于现实,就是泉奈。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扉间毅然决定开始献祭。
不能犹豫,不能更改,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而泉奈,就是祭品。
他从一开始就爱的是那个人,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唤醒那个人。泉奈哪怕风姿与那人再相像,也不是那人。
他爱的人不能容许替身。
(7)
“是么……原来如此。”黑发的青年垂眸低笑,“还真是荣幸啊,能成为你看中的祭品。”
“嗤,心甘情愿……真是过分的条件啊。”他走向阵法中央,“不过是仗着……
仗着什么呢?
“啧,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开始吧,扉间。”
不详的血色弥漫升腾,渐渐遮盖住中央的人影。
扉间忽然的心悸,仿佛在失去什么。
黑发青年最后的声音隐隐传来。
他说:“你会后悔的,千手扉间。”
扉间的瞳孔蓦地紧缩。
——他现在,不姓千手。
(8)
献祭完成了。
模糊的五官开始在傀儡面上显现,熟悉的令人心惊。
就在不久之前,这张脸还鲜活的在微笑,微笑着说出了最残酷的真相。
扉间颤抖着手,检查了自己的“爱人”。
——只是个冰冷的,苍白的,没有呼吸的傀儡。
唯有印刻上的五官证实着他的所谓的“成功”。
呵……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泉奈他不是与梦中人相像,他就是他梦中的爱人啊!
他做了什么……他亲手献祭了真正的爱人,为了制作自己以为的爱人!
献祭本体的灵魂,同时妄图招来本体的灵魂,两者冲突……人的灵魂如此脆弱,怎能抵挡这样两股强制力量的角逐!
从此往后,他才是真的,不存在了啊……
(9)
扉间又做那个梦了。
他现在能看清那人的脸了。
也只能看清他的脸了。
再也没有音容笑貌,再也没有活色生香。
从此以后,他的梦境只剩下亲手弑爱的一幕回放,他的现实只留下空洞苍白的傀儡无望。
——你以为的替身其实是真身,你以为的真身不过是替身,而最终你的生命里只剩下残破的傀儡和绝望的梦境,因为他被你亲手散魂,湮没于天地。
——得时不知惜,失时悔莫及。


—————
这个脑洞……来自于@w涵落w 的一个柱斑脑洞……只不过我给改的面目全非……咳。
我是不是有毒……我是甜党啊_(:зゝ∠)_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沉思)
以及最开头的古文简直憋死我了,也不管什么行文了就这样吧……话说为什么傀的古文意思其实是“伟”“大”?!儡的意思是“败坏”“疲倦”?!
百度不管用只能自己搞(咸鱼瘫)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