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扉泉]蚊

我估计是被蚊子咬傻了……两天,十三个包(宇智波式冷漠)
以上,脑洞来源。
事先说明是刀,脑洞略鬼畜,以及小甜饼结局在我备忘录里可是我不放(来啊互相伤害啊!!!蚊子我们同归于尽吧!!!)
姆其实有埋伏笔啊,要是你们猜到的话我就发甜饼结局怎么样www
——————
(1)
发现这个特殊的小家伙的时候,千手扉间正在整理档案。
有一位出车祸的病人身体指标一切正常却昏迷不醒,即将交由他接手治疗。
正当他在思索病因时,忽然感到手腕一痛,是有点类似针尖点了一下皮肤的微小疼痛。
大概是蚊子吧,毕竟夏天了。扉间垂眸看下去,却被小家伙惊的差点摔了笔。
那是个大约只有两三厘米的小人,背生半透明双翅,整个都扒在他手腕上,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换了个地方又是吭哧一口咬下去。
而他之前咬的那处则是很快肿起一个红包,在扉间略显苍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好嘛,是蚊子。
……且不说两三厘米的蚊子体型不对,这连品种都不对吧?!
扉间发挥了他身为医生的冷静,用另一只手拿起旁边的玻璃杯便扣了下去。
恭喜您get神秘生物*1!
(2)
在一脸懵逼的被扣在玻璃杯中后,小家伙半天才反应过来,气的在杯子里上蹿下跳,把杯壁撞得啪啪响。
“混蛋!卑劣!白毛!放我出去!”
然而由于硬件问题,人小声音小还隔着杯子,扉间只能听到嗷嗷呜呜嗡嗡嗡。
在努力辨别了一会却宣告失败后,扉间想了想,拿了个扩音器放在杯子边上。
泉奈:“……”所以前面我说了那么多你一个字都没听吗?!
(3)
“宇智波泉奈。”
“千手扉间。”
在一番相当艰难的交流之后,确定了小家伙的无害,只是正常(?)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泉奈终于被放了出来。
“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
“我哪知道啦,”小不点盘腿坐在杯子上,“等我醒来我就是这样了,不过我知道自己以前是人,别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抖抖翅膀,表示不满:“我才刚醒来,就觉得肚子饿,正好你在身边就忍不住咬上去了,谁知道就这么被你抓住了。”
……感觉超可爱啊,抖翅膀什么的。扉间觉得自己被戳到了某个萌点,赶紧轻咳一声:“不如你先在这里呆着吧,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就会想起什么。”
奈蚊子想了想好像确实有理,点了点头答应了。
(4)
“哇啊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好静啊。”
扉间穿着白大褂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小小声回应奈蚊子的话:“这里是医院当然不能大声喧哗,还有你注意点别在别人面前露面,会被抓的。”
早上他刚要出门,泉奈一问他要去上班,瞬间激动的表示他也要来。扉间磨不过他,又是快要迟到时间紧迫,只好答应这个小祖宗。
按例查完房,扉间回到办公室,刚打开门,一股花露水+蚊香的混合味道扑面而来。
本来还悠哉悠哉飞在扉间身边的泉奈小身子一僵,直挺挺的栽了下来。
扉间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捞回来,在旁人注意到之前退出办公室躲进厕所。
“啊……我好像看到了一位老婆婆叫我喝汤……”奈蚊子趴在扉间手里挺尸。
扉间无奈,也不能把他放在什么地方,也不能带进办公室。没办法,他干脆拿了个塑料袋装上新鲜空气,再把奈蚊子装进去。
又想了想,扉间去取了一根马克笔,在袋子上写了四个大字“千手扉间”,表示一下所有权。
泉奈:“……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5)
自打上次被蚊香毒害后,泉奈打死也不去医院了,宁可自己在家乱飞。
然而就算他不在扉间身边,也能搞出事来。
这天扉间上班的时候,总觉得大家都在笑,身边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晚上下午下班后,一个关系不错的男同事嘿嘿笑着凑过来,暧昧的问他:“脱单了?看样子昨晚很激烈嘛!”
“?”扉间茫然。
“别装了,”同事指指他的脖子,“我就不信了你不知道?”
扉间对着镜子一看才发现,脖子上几个红点点异常暧昧显眼。
“……”他能说什么,难不成说是家里养的蚊子咬的???
结果全医院都以为他脱单了……心里苦。
……都是家里那个小祖宗的锅。
正在家里乱飞的泉奈:“阿嚏!”
(6)
泉奈虽然体型比较大,但那只是相对正常蚊子来说的。
也就是说,对于比他大很多的蜘蛛网,他还是会被粘住。
那天乱飞的泉奈就被粘着了。看着逐渐逼近的蜘蛛,泉奈觉得自己恐怕药丸。
就是不知道扉间会是什么反应……
他正悲伤,却发现蜘蛛半天都没再靠近。
抬头一看,是扉间及时发现,先干掉了蜘蛛。
将被缠住的泉奈捧在手心,扉间心里一阵后怕。
从此他们家里再也没有过任何别的种类的虫子。
(7)
泉奈现在是蚊子,晚上也十分精神。
而扉间就不行了,他是医生,需要保持睡眠。
所以经常就是扉间早就睡了,而奈蚊子则精神的不得了。
某天晚上,扉间先睡了,奈蚊子飞来飞去飞累了,落在扉间脸上看他。
……看着看着,泉奈突然又飞了起来,然后在男子下唇落下一吻。
“……好梦。”
小小的轻轻的声音弥散在空气中。
——第二天起床的扉间,摸着自己 下唇的小红包,耳根子有点发红。
(8)
后来?
后来夏天过去了。
蚊子的生命结束了。

——————

好了想看刀的亲爱的们到这里就结束了,以及被猜出来的小甜饼结局就在下面。

嘤嘤嘤世佐我错了这就小甜饼大结局。 @一世佐。.——变成咸鱼,无可挽救 

……话说真的就这么好猜嘛???

伤心,下次要脑洞深一点。

(中间因为我舍友的一句蚊子卵差点偏到可怕的地方去……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让我笑会哈哈哈蚊子卵)

——————

(9)

泉奈消失了。

哪里都找不到。

在经历了疯狂的寻找后,冷静下来的千手扉间终于意识到,夏天过去了。

……夏天过去了。

他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小家伙在小小声说话了。

(10)

日子好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上班,下班,向老教授讨教,研究资料。

过几天那位棘手的病人就要转过来了,他……没有时间也不该有时间去想些什么。

“千手医生!那位病人醒来了!”

突然小护士推门而入,带来了这么个堪称奇迹的消息——那位被鉴定植物人的病人自己醒来了。

既然是他的病人,他理应去检查一番。

“麻烦让一让,医生来了……”话音戛然而止。

病床上初醒的黑发青年面上还微带一丝茫然,却在听见他的声音时反射性看向他的方向,然后展开一个温柔隽永的笑容。

——满室生辉。

评论(3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