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扉泉]锦鲤抄(下)

那之后,人们发现,泉奈的画作中的荷越来越少,更多的出现一尾白色红纹的鱼,甚至一个白发修挺的背影。
“所以说为什么画我啊……”对于梦境中泉奈对他一动不动的要求,扉间无奈照做的同时忍不住吐槽,“再说了梦境而已你画了也不算数啊,而且还往现实画……”
“好好坐着吧你,”泉奈低头调着颜色,垂下的发丝遮住眼睛,看不清神色,“多少人求我我还不画呢。”
——因为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陪伴,想要宣告天下,有一个人走进了他的世界。
不,是……有一个神明。
可是神明与人类之间犹如天堑,经历、资阅、能力……还有寿命。
神明是不会主动踏入人类的世界的,他们高高在上无悲无喜地看人间喜怒哀乐,如观戏一场,戏散了,便散了。漫长的时光连同感情一起消磨,置身事外,便不足挂齿。
如果不是因为重伤,扉间也该是这样的。
泉奈在内心深处甚至隐秘的感谢过扉间的重伤,甚至有过阴暗的、不希望他恢复的想法。
伤是神明与他联系的线,一旦扉间痊愈,他没有立场阻止神明的离去。
他留不下他,这是他一直清醒的认知着,却逃避着的事实。
所以借着绘画的名义,在梦境里比划无意义的线条,只是为了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用自己的双眼将他的轮廓镌刻于心底,在现实中将他的容颜以笔墨晕染。
即使未来他会离去,还有天下人与他一同铭记他的痕迹。
结果……却是连这一点微小的祈愿,也是奢求。
“……出来。”
正欲熄灭灯火的手顿住,泉奈一向微笑的唇角紧抿下来,声音冷漠,脸上显出一种凛冽而锋锐的神色。
灯火映照,房梁立柱的阴影下,黑衣的刺客接连显出身形。
面对众多的黑衣刺客,泉奈从容的起身,垂眸抽出被褥下的长刀。
不需要言语,烛火摇晃间映出厮杀的隐约黑影。
冷铁卷刃,交错的兵器发出悲鸣;刀剑刺入身体带起飞溅的血花,在身边开出艳丽的红色。
这是泉奈最喜欢的红色。炽热的,仿佛永远燃烧着生命的颜色。
直至斩杀最后一人,泉奈随手撇去刀尖上的血,身上的伤口涌出温热的液体,他踉跄了一下。
幸好他们掉以轻心,没料到他的刀术极佳,只派出了这些人……看来这个地方也不安全了,要赶紧和扉间离开才是……
蓦地后心一凉。
“……?”
世界留给他的最后一幕,是白发的男子急速赶来的身影和近乎嘶哑的呼喊。
“——泉奈!!!”
……什么啊死白毛……明明已经可以恢复人形了啊……怎么还不走……
所以……你……也……

——泉奈是画师,画宫墙巍峨,绘王孙子弟,也在画中隐皇城密道,藏金銮暗室。
而这些画,都会在辗转过后落归家族,带去隐秘的讯机。
这是泉奈从拿起画笔起就担起的责任,是无法逃脱的枷锁。
在这烽火乱世,又有谁身上没有枷锁呢?能自己选择自己的枷锁,已经是家族给予他的最大宽容。
而今他二十四岁,为家族所做的已足矣,于是放弃声名,闲云野鹤。
然后碰上他的幸与不幸。
不该贪心的,在家族传信提醒的时候就不该抱有侥幸之心,以为只会是试探,以为还可以多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却不料对方赶尽杀绝,宁可错杀也不肯放过。
现在他为他的贪心付出了代价。
跪坐在磅礴大雨之中,仿佛看不见身边断壁残垣,泉奈的眼中只映出地上的一抹白色。
身体里源源不断地涌出力量,微凉却带有安抚气息,仿佛带着它原本主人的隐藏在冷淡下的温柔。
他本该死去的……本该。
刺客手中的暗器向来是淬毒的,即使没有,穿透了心脏,他也不可能活下来。
是白发的神明救了他。
可是即使是神明,逆转生死,悖乱规则,也要付出代价。何况,他把力量给了他。
“……”泉奈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干涩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徒劳的无声的,念他的名字。
扉间。
扉间……
扉……间……
一定还有救的。泉奈执着的这么认为。他是神明啊,神明不是要庇佑子民吗?现在他的子民需要他的陪伴,他怎么能就这么消失?
你看啊,他的本体还在啊不是吗?也许,也许只是重伤——
他要等他回来。
他要带他回来。

从此世间再无画师踪迹,而是多了一个行走在寻找神明的路上的旅人。
询问耄耋老翁,访雄峰之巅;寻觅神址遗迹,入暗渊深海;探听天机谕令,习秘术奇巧。
身上的神力佑他平安,驻他年华,让他得以以人类之躯行遍天下,观魑魅魍魉,见八方神明。
他寻找一个又一个方法,只为那人重归。
直到伊势神宫的巫女找到了他。
“回到最初的起点吧,”衣着庄重的巫女如是说,“你已有神力,去成为山神,庇佑一方,积攒福泽,或许可以为那人重塑身躯。”
……回到最初的起点,可以救他。
“但是悖乱规则必受惩罚,终你一生,都不能踏出庇佑之地一步。而河神的神力也不会回来……你想好了吗?”
还有什么需要想的吗?
只要他能回来。

从此我自囚于方寸之地,忍受千年百般孤苦,不惧世间颠倒磨折,只求一日期愿成真,静候君归。
——————
“那后来呢?”小女孩听的入迷,忍不住问,“后来画师怎么样了?那位神明呢?”
“后来啊,画师带着白鱼回到了原来的庭院,成为了那里的山神,庇佑着山民,等待着那个人的归来……”黑色长发青年的声音在微风中显得愈发温柔,低低的讲出故事的结局。
“会等很久吗?”
“只要能等到,就永远不觉得久。”青年站起身,拉她起来,“不过你可不能让你的家人等太久,他们都来找你了呢。”
庭院外的远方,隐隐约约有火光和焦急的呼喊。
“——小叶!”
“你在哪——!”
“啊,是妈妈来找我了!”小女孩开心的跳起来,“谢谢大哥哥收留我!大哥哥再见!”
当小叶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母亲激动的抱住她,几近垂泪:“小叶!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们了!”
“妈妈对不起……不过放心,我没事的!”小叶急忙安慰,“是一个大哥哥收留了我一会,大哥哥好温柔的,他给我讲故事呢!”
“啊,对了,他还养了一条有名字的鱼,叫……”
手舞足蹈的小叶突然愣住了。
大哥哥的鱼,叫扉间。
画师的神明……也叫扉间。
还有大哥哥指节的茧,庭院里她一瞥而过的画……
她突然挣开母亲的手:“妈妈请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她循着原路返回,却找遍了附近也不见那座幽静的庭院了。
女孩听着身后母亲的催促,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放在嘴边:
“画师哥哥——”
“你一定会等到的——”
“你和你的神明大人,一定会好好的——!”

——千万别去山上的庭院。
——不要去打扰相守的神明。


end
其实这篇文本来是小甜饼设定来着……自产粮奶自己一口,结果成刀了。
这就是一边码字一边看群里刀剑乱捅的后果。
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码个扉间视角的吧……码到扉间回来,HE嗯
就是不知道猴年马月了……搞个事我已经die了……先摊着吧……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求!指!正!(:3_ヽ)_要辩证否定啊是吧?

评论(2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