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扉泉]锦鲤抄(上)

这个脑洞来自我可爱的、拼着手机被老师没收也要给我安利锦鲤抄的同桌,行,这安利我吃。
手机打字排版,可能会有些奇怪……
第一次尝试搞事,要是有不足之处欢迎指正(请千万要指出来啊啊啊啊啊啊!)
————————
“千万……千万别去那座山上的庭院!”
这句话是山脚下的村庄里,每一个孩子都被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可是总有调皮的孩子们不听,专门去山上寻找那神秘的禁地。当然,一无所获,最终免不了被父母拎着耳朵回去训一顿的下场。
久而久之,孩子们便说,根本没有那个庭院,不过是大人们吓唬人的说辞。

“呜……”小小的女孩哭泣着拨开面前的草丛。明明大家一起约好的在山上探险,结果她体弱,跟不上大家。不过是弯腰喘了一会的功夫,便失去了与小伙伴们的联系。
女孩艰难的绕开灌木,突然眼前一亮,幽静而古朴的庭院出现在她眼前。
根本不记得什么传言,女孩小跑上前敲门,却发现门根本没有锁。
“有、有人吗……”探出脑袋,女孩怯怯的声音传开,却是连回声也没有收到。
干脆进去再说吧,女孩跑进了院子。她实在是不敢再外面多呆。天快黑了,夜晚的山林可不是善类。
院子很大,却是空空落落的,唯一的中央的池塘就愈发显眼了。
“好漂亮……”女孩走到池塘边,波光粼粼,荷花亭亭,格外动人。
“不过为什么没有鱼呢?”
“有的哦,”微微喑哑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只不过他在休息。”
糟、糟糕!被主人家发现了!女孩紧张的回头,在看清来人的一刻一怔。
黑色长发的青年面容隽雅秀美,身着鸦色宽松浴衣,带着清淡的笑容,微露一线锁骨,黑与白的对比极富冲击力。
猛的回神,小女孩的小圆脸都红了一大片:“对、对不起!我和我的朋友们失散了实在是没办法!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噗,”青年轻笑出了声,“不要紧的,夜间山林危险,还是有个地方留宿的好。再说,很多年都没有人陪我讲话了,有个人聊聊天倒也不错。”
“诶……?您一个人住在这里吗?”不自觉的用上敬称,女孩疑惑的问道。
“不是一个人哟,”青年指了指池塘,笑容中多了一丝温和,“还有扉间。”
“……?扉间……?”
“啊,就是那条鱼,在休息哟。”青年示意。
粉嫩的荷花和苍碧的荷叶之间,有着一尾亮色。可惜离得太远,女孩看不清样子,却莫名觉得,那一定是一尾精致的罕见的鱼,不然怎么能让这般清隽男子如此喜爱。
“鱼也有名字吗?”
“鱼不仅有名字,其实还有思想呢。”青年恢复了清淡的笑容,“总归你们这个时候的孩子喜欢听故事……不如我给你讲一个和鱼有关的故事吧。”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
这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这个庭院里住了一位画师。
画师名叫泉奈,乃当世大家,丹青挥毫,泼墨写意,年纪轻轻便声名鹊起,笔墨转辗间轰动京城,却是婉拒了王公贵族之邀,游历天下后寻了座山,在松林清泉间筑了一座庭院,闭门隐居。
泉奈喜欢荷花,便着人在院中挖了池塘,栽几株荷花,放几尾锦鲤,时时支一画架对着亭亭荷花描摹。
时日久了,泉奈便发现,总有一尾白色隐在荷叶的阴影下,却又在他看去的时候甩起一朵水花,消失在林立茎叶中。
泉奈:……感觉自己在被暗中观察。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泉奈也开始观察那一尾白色。
泉奈:(一本正经)我这可是明中观察哦。
那是一条通身莹白的锦鲤,只在头部有这三条鲜红纹路,在一群喜庆的红鲤中异常醒目,很是好找。
泉奈记得它。他本来是想只买红鲤的,不过店家非说只有红鲤的话颜色太单调,又硬塞了一条,就是这条。
……生气。红色有什么不好!炽热的鲜活的、仿佛能把整张画燃烧起来的颜色!若不是店家盛情难却,他才不会收呢!
绝对不是因为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什么的!
总之,从那以后,就成了两个人,或者说是一人一鱼相互观察的局面了。
这么个局面保持了一段时间,泉奈发现了白鱼的一些特性似乎像极了人类。比如在发现他的视线后会隐藏起来,在天气热的时候会躲到荷叶的阴影下,甚至在他试图钓鱼抓鱼的时候灵活游开,或者直接跳起来抽他一尾巴。
这鱼成精了。
顶着一脸鱼尾印子,泉奈深沉的想。
这话在当晚就应验了。
泉奈看着眼前白发赤瞳、面容冷淡的男子,只想掐一把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哦,不对,按面前之人所说,这就是在做梦。
“所以你是说你其实是河神只不过受了重伤不得不化为本体修养没想到被捞了上来辗转买到了我家因为神力不足只能以这种形式相见?”一口气秃噜完,泉奈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
“你傻还是你以为我傻?就算你脸上确实有三道疤,可一个大男人也不用自称是鱼吧?”
泉奈边说边暗地思索,他已经隐居了啊,不至于有人追过来了吧……难道……
自称扉间的男子依旧肃着一张脸:“你若是不信,大可明日醒来亲自验证。”
……说的有理。于是一觉醒来,泉奈连衣服都没换就冲到了池塘边上:“扉间?”
白色的锦鲤从水面露出了个头,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表情,接着干脆的甩了他一头一脸的水。
“……”泉奈抹了把脸,抄起旁边的碗,直接扣了下去,干脆的糊了扉间鱼一头一脸的鱼食。
一人一鱼就着池塘进行了第一百零八次撕逼后,以泉奈浑身湿透回去沐浴更衣并且还要清理池塘而告终。
擦着头发坐在池塘边,泉奈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这么说来……你昨晚说的都是真的?”
扉间鱼吐了个泡泡聊表回应。
泉奈的表情更微妙了。
只要一想到平常他在干什么都会被这家伙看在眼里……噫!
“你个变态死白毛偷窥狂!”
扉间鱼:???
虽然吵闹,但两个人,或者说是一人一鱼就这么矛盾又和谐的相处了下去。
白天撕撕逼画画图,晚上在梦里以人形相见……然后继续互怼。
泉奈:感觉每天都在斗智斗勇,心累。
死白毛还隔一段时间换一个梦境的场景,闷骚。
啃着扉间在梦里具象出来的樱花饼,泉奈对今天的场景不屑一顾:“看不出来啊白毛,竟然是樱花林这么少女心的东西,粉嫩嫩的,差评。”
“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扉间坐在树下看卷轴,头也不抬的又顺手对着泉奈嘴里怼了一块樱花饼进去,“反正是在梦里,真搞不懂你干嘛对甜食这么执着。”
“甜食是世界的正义!你这个咸党异端怎么会懂!”吭哧吭哧地继续啃,泉奈像只小仓鼠一样吃的腮帮子鼓鼓的,“话说你哪来那么多卷轴?如果梦境是你主观控制的,那这些卷轴只有你看过了才能具象化出来吧?怎么还看?”
“只是连接了附近人的梦境找了个比较有趣的罢了。”
“噫!偷看人家的美梦!你这个偷窥狂!”
“我看的都是正常梦境你想到什么东西上了?!”
“诶呀呀我还什么都没说哦~所以你果然想到什么不好的地方了吧!”
扉间不语,低头看卷轴,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哼,无聊。泉奈叼着樱花饼,撑着脸看扉间。说起来这家伙还蛮好看的嘛,该说不愧是神灵吗?
说起来,扉间的配色真是深得我心啊。泉奈想。
白发赤瞳,肤色也偏向苍白,显得脸上的三道仿佛图腾的伤疤格外显眼。
泉奈喜欢红色,而扉间的眼睛红的仿佛凝固的血液,又流转间如同炽热的岩浆,奇异的冷淡与热情糅合在一起。
何况他又整日的一脸冷淡,让人忍不住想要看他失态的样子。
想要看他为我失态的样子……想看他红色的双眼里只能看的到我的样子……想要看他,独属于我的样子……!
……卧槽我这个想法不对头啊??!
吓得樱花饼都掉了,泉奈惊恐的拿头撞树:别啊我家还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
“你在干什么?!”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从肩上传来,扉间强硬的扳过泉奈,凑近了看他额头,“好好的发什么神经?你不是很怕疼吗?”
“你才发……”泉奈下意识想回嘴,一抬头却感觉自己嘴唇擦到了什么温软的东西。
意识到什么,泉奈耳朵根都红了,在扉间怀里僵成一条,任由扉间仔细检查了额头。
只、只是擦到脸颊而已!你在害羞什么啊你!
即使这样想也不能阻止泉奈脸上的热气蒸腾。
“还好我拦住了,只是有点擦伤,精神体受到的伤害会反应在身体上,明天你可要头疼了。”扉间盯着他,“所以你到底搞什么?”
“……凭什么告诉你啊。”
泉奈看着他的红色双瞳里流淌的关切,嘴上这么说的同时,心情有点复杂。
黄泉的父亲母亲,泉奈对不起你们……咱们家,可能要绝后了……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