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大学好苦啊呜呜呜呜

【扉泉】无记之记

一段无人知晓的、属于无记的灵魂的记录。

前半部分第一人称预警
这个是四月份就开始写的……结果,emmmm忙成死狗写了两个月
感觉已经不会写文了,暑假复健(。)
全文读起来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是就是不知道哪里奇怪(。)
过两天我过生日啦,最近先歇歇_(:з)∠)_
——————
1.
诸君,安。
很抱歉要以这样失礼的姿态来自我介绍——但我确实不知道我是谁。
我现在大概是个亡灵。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随着现在这个宿主。
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或许是那种徘徊人世的幽魂吧。
据说亡灵迟迟徘徊人间是有所执念,可是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又谈何来的执念呢?
自我未知的感觉并不好受。所以,我想至少要知道自己是谁。
为今之计,唯有寄希望于我这不知为何被我缠身的宿主能解开我的疑惑了。
被亡灵选择的人,至少会与我生前有所关联吧?
为什么我会来到你身边呢?
还是说……我的记忆、我的愿望、我的执念,都寄托在你身上吗?

2.
所有的探寻都有循序渐进的过程。知道了宿主的名字,大概也算一个进展了。
千手扉间,似乎有一点熟悉的感觉。
不知道是姓氏还是名字带给我的冲击大些。诞生了很复杂的情感,敌意与激动,冷漠与温和,还有一丝……悲哀?
为什么会悲哀?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名字可真是有够土气的,和他那张脸可真不搭。
哪像我的名字那么的……
我的……
……我的名字是……?

3.
真是头痛,记忆根本没有什么恢复的迹象。
而且,被我寄身的宿主——千手扉间,今天也很无聊。
难以想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无聊的人,这个人每天除了工作和研究就没有什么别的追求了吗?
和歌、俳句、茶道、陈酿,竟然一次也没有过。
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吗?但我明明看到他曾拿出过整套的精美茶具和泛着墨香的古书,还有小心叠放的写着什么的雅致信笺。而他只是取出,然后静静看着它们,思绪莫名。
你在想什么?
或者说,你在透过它们想着谁,千手扉间?

4.
无聊的日子过得慢慢悠悠的,不过所幸,我总算是在今天认识了一个新人物。
当然不是那些显然是下属和助手那样的普通族人——他们看起来对我恢复记忆一点帮助也没有——而是一位有着令人心惊的气息的强者。
气息这种东西是很玄妙的,大概因为我是鬼魂的缘故,看得反而清晰。至今为止,我也就在两人身上看到过。一位是我的宿主——他的气息显得浅淡而悠长,向来淡漠的样子。而另一位,就是我面前的、千手扉间的哥哥——千手柱间,强大的气息温和而包容,有着极为可靠的妥帖安宁。
如果千手扉间是平静的湖,那么他就是广袤的森林,每时每刻都在勃发着新的生机,带来荫蔽与守护。
顺带一提我试了试,虽然气息对我有点好处,不过太过强大的气息反而会伤害到我。莫非这就是我会出现在千手扉间身边的原因?出于自我修养的本能选择了最适合我的有着气息的人?
不过就算能待在千手柱间身边我也不想待。不知道为什么,我本能的排斥他。大概是因为他这样的人过于坦荡直率,正如他的气息一样,哪怕无意也会生出事端。
包容的森林才最是暗藏杀机,优胜劣汰的残酷厮杀只是掩盖在繁茂勃发的枝叶之下而已。生机在不断诞生,亦在不断消亡。这才是森林的法则。
有着这样的气息的人,这样的森林的气息的人,他是会选择包容万物生灵,还是会选择庇护唯一的存在?
无论如何他都会伤害到你的啊,哥哥。
……咦?
哥哥,是谁……?

5.
整合一下目前所知道的——我有个哥哥,并且我很重视他的样子。哪怕我现在失去了一切记忆,也会在零零碎碎的片段中忧心着他。
那位哥哥大概和千手柱间有什么牵扯,或者恩怨?
而且,我大概是生前认识千手扉间的。
先不说什么我会出现在他身边啊、我对他的名字有点触动啊之类的理由,单凭自己的直觉,我也相信我认识他。
因为我看着他,就会逐渐的在心中生出难过的感觉。像是面对着青色的梅子,明明知道是不能食用的东西,却还是执着的把它摘下来小心翼翼放入口中,然后自己品味一路涌上心头的酸涩。
我是……自食恶果。

6.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第三个拥有气息的人,炽热却温暖的明丽火焰,一往无前的恣意的张扬的……是那么耀眼的光!
他拥有了那样强大的力量啊。
他已经成为了那么吸引人的、光源一般的存在。已经站在很优秀很优秀的地方啦。
但是、为什么、要哭?
我听见无声的悲鸣,燃烧再烈的火焰也无法温暖的内心。他像是被逼上绝路的困兽,再多的搏杀也是绝望的。
你不要难过啊……
你不要、再难过了……

7.
这是一场千手扉间无法插手的战斗。受限于他,我也只能远远观望那旷世的浩大战斗。
那人是敌对家族的族长,获得了全新的力量前来决战。战的是两族的未来。
身为世仇的敌对两族能不能放下仇怨共同努力,全看此战结果了。
说来,似乎结盟的梦想是千手柱间所一直为之努力的。因此他亦是全力以赴,招式遁术毫不含糊。
火焰的巨人和高大的木龙纠缠争斗,不得已,千手扉间只得带着族人退到足够远的地方以免多余的无谓伤亡。
果然不出我所料,对方家族跟来的族人并没有能够抵挡千手扉间的强者,很快战场上就只剩下千手的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随后观战的他总是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或者说有点失魂落魄。
“泉……”
我听到一些熟悉的音节,是开战前他问过的、那位族长的弟弟的名字。
是跟他有什么纠葛吗?
可是……
——我的弟弟因为上次受伤过重,死了。
“……泉奈。”
他用很轻很轻的、几乎连我都听不到的声音低低道。
逝者已矣。

8.
战争停止了。
说得不那么委婉的话,就是斑输了。
啊,对了——斑,宇智波斑,那个拥有着火焰气息的男子,与千手家敌对的宇智波家的族长。
……我没有想到他拥有了那样强大的力量后还会输给千手柱间。
我也没有想到……千手柱间竟然会做到这种地步。
战乱的时代结束了。
我们的时代也结束了。

9.
结盟的文书是扉间起草的。
我站在他身旁,看着他将柱间提出的条款字字句句更改成不动声色却暗中更为利于千手的条款。
以他多年周旋于大名和贵族的经验和心计,这份结盟书堪称完美——对于千手来说。
而宇智波,还没有心计上足以与他匹敌的人物。尤其是在那位泉奈死后,唯一能与他抗衡的死敌也不在了。
同时也意味着,他唯一的、心意相通的伴侣也不在了。
是的,伴侣——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是他们小心翼翼掩盖的真实。随着一人的死去,这份感情也终究陪葬。
剩下的,除了苦涩,便只有深深压抑着的入骨思念。
真是出人意料,这样一位严肃的、冷静自持的副族长,竟然也会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任由恍惚着下笔写了满纸的名字,又在惊醒后收敛神色将纸张燃成灰烬。
“泉奈。”
泉奈、泉奈、泉奈。
……泉奈。

10.
结盟那天,扉间在场,我也去了。
印着两族族徽的旗帜下,两族的族长,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握住了彼此的手。
我们谁也想不到,当年那两个小男孩的堪称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般的梦想,竟然真的有实现的一天。
连千手柱间本人都十分惊喜。大概是这些年被斑拒绝了太多太多次,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次斑会答应下来。等到结盟这天真的到来时,他就笑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激动地拉着斑诉说自己的喜悦与美好的愿景。
大概兴奋与欢乐真的是可以传染的,也可能是因为同样达成了自己的梦想,斑被他拉着的时候,面上也显露出浅淡而真心的微笑。
你能这样真的太好啦。别被过去束缚啊。
从今往后,不会有早早夭折的儿童,也不会有青年早逝的成人了。虽然年长者的世仇仍在,年轻一辈却已经可以放下芥蒂尝试合作了。从最小的事情开始,试着去接受对方,试着去相互信任。
从此不再会有累积的仇恨和交叠的血肉,幼儿手中的苦无终有一日会变成美味的茶点,任务卷轴会变成泛着墨香的书画。终于可以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
这样真的,太好了啊……

11.
磨合期渐渐过去了。
木叶的建设终于开始走上正轨——虽然还是很忙,不过总比刚开始时扉间连影分身都要分三四个出来的好。
想想也是可怜,每天都累的连形象都不顾了,瘫在榻榻米上就很快睡去,连被子都不盖。就算是千手体质好也不能这么个不顾身体的样子啊。
对比起来就显得我清闲极了,整日里除了飘来飘去,就是飘去飘来。
建设文书我也看过了,可惜有什么想法也提不出来,实在是让人闹心的很。好在扉间的大多数想法都和我相同,也算是看着木叶的建设起来吧。
啊,对了,木叶——他们建立的村子,保护孩子、保护弟弟的地方,名叫木叶。
虽然很想夸夸这个名字真好听毕竟是那个人起的,但是和扉间一起目睹了——没错我们就在他们身后的岩壁后面——目睹了取名的过程之后,我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承认这只是个单纯的村子名和首领名罢了。
尤其是木叶的标志图纸送到扉间手中后,我简直和扉间感同身受,只觉得眼睛好痛。
这不是那片存在感奇高的破洞树叶吗!不过是简化了几笔当我们认不出来吗!
为什么最后还是被千手柱间叼走了,好气哦。
但是不得不承认,千手柱间确实将斑带离了那样沉重的近乎绝望的哀伤。这是我由衷的开心着的。
虽然还会心痛还会悲伤,但总归能够振作起来了。这样就好。
人总该是向前看的,可别被过去束缚了啊。
——别被我束缚。
活着的人……别让自己背上来自亡灵的枷锁。

12.
大概人忙起来的时候,时间就过得飞快。
直到扉间能泰然自若的踏入宇智波族地的时候,我才恍然时光荏苒。
和平真的改变了族人很多。长一辈的人虽然还是对他有所敌意,却也有着敬重。而小一辈的孩子更是已经敢围着他闹了。
他没说来做什么,只是送了公文给斑,交代了几句。当然,气氛一如既往的冷凝与僵硬。
然后他便谢绝了引路的族人,自己寻了条小路慢慢的走。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只是随便走走,很快就会离开。然而随着周围景色的越发熟悉,我隐隐意识到他要去哪里。
——墓园。
是我从小到大无数次送别亲朋的地方,也是我最终的归宿。

13.
别再靠近了。
扉间……快停下……
……快离开啊。

那座墓碑终于映入眼帘。
所有时隐时现的零碎记忆,在那一瞬间被丝线串联起来浮出水面。
那些显露一瞬便再次沉淀的所有终于喷涌而出,裹挟着未尽的情感与执念。

我终于知晓了自己的存在。

***

千手扉间尚是第一次来这里。
墓园,他进过很多次了。送别朋友、送别弟弟、送别父亲。在活着的人的人生里,总有需要送别的人,也最终会成为别人送别的人。
但他从来没进过宇智波的墓园,也没有送别过敌人。
现在他来了。

「“我要是死了?”
“什么啊……死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我们忍者从握上苦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自己的命悬在刀尖上了。”
“等……你该不会喝醉了吧……千手的酒量有这么差的吗?怎么执着在奇怪的问题上啊……咿!别凑过来啊好重的酒气!”
“我要是死了的话……也该是简单的葬下吧。棺木中也别放什么陪葬的繁物,就简简单单的,只在碑上留下我的名字。”
“怎么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就怎么离开,什么也不带走。”」

“还真如你所说过的那样啊。”
扉间在林立的墓碑间寻到那块新碑——因为结盟所带来的和平,那块墓碑后已经很久没有再立新碑了。于是它便成了墓园里最新的一碑。
说是很久,真要算来,从立碑至今也不过半年多光景。对于深深镌刻的字迹来说,这点时光不值一提。它甚至不能磨平刻碑人在句末微微颤抖的笔画,仍能让祭拜的人从中窥见他当时的情感。
【弟 宇智波泉奈之墓】
【兄 宇智波斑刻】

字是他最近才熟悉起来的字,斑在批阅公文时也是这样的字体,只不过没有碑上如此沉重到透露出痛苦。而名……却是他早就熟悉的名。
宇智波泉奈,他唯一的宿敌,他隐秘的爱人。

扉间抚了抚碑面,沉默着用指尖划过那个名字。他最终还是压下复杂的心绪,只是选择在墓前盘膝而坐,取出一个卷轴解封。
“梅酒。之前跟你提到过的,早些年埋在树下封着,这段时间正好是享用的时候了。”他取出一个小酒瓶和两盏酒盅,满上酒液,一杯摆在墓前,一杯自己静静持着,自顾自说起话来。
“好久不见。不过现在你不能跳起来和我打了,还是听我说说话吧。”

“你死了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斑最终还是和大哥结盟了。没办法,真没想到我大哥竟然会为了你哥一句话自杀……你哥真是有毒。你们宇智波都有毒。”
“大家都对战争疲惫了,相对来说结盟的阻力也算是弱些。最后决定是在南贺川附近建个村子,两族共同守护。不过现在又有新的忍族想要加入了,大概在未来村子规模会进一步扩大吧。”
“刚建村的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斑又防我防的紧,所以哪怕知道你在哪,也是到现在才有机会来看你。”
“建的村子名字叫木叶,你哥起的。村子的首领是火影,我哥起的。现在我哥是初代火影——虽然他一直坚持让你哥当火影,不过投票选举时是他胜了。我估计着你要是在,肯定会出手控票。我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咱俩暗地里又该较量一番了。”
“不过这次我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大哥在村子里的人气本来就比你哥高——别生气,我只是陈述事实罢了。你哥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吗,不善表达,村里人都怕他。你不在,连个帮他经营形象的人都没了。”
“而且你想想,斑刚失去弟弟,哪能有什么好心情。所以他整日沉着脸也有你的错——你怎么就这么干脆的死去了呢,连你哥都不顾了。”
“现在村子里都有流言了,说是斑为了获取更强大的力量夺取了你的眼睛杀了你。斑那样的性格,不屑解释;知情人又少,解释了也没有什么立场和公信力。除非你自己出面解释,不然恐怕流言难消。所以说你那么慷慨赴死做什么,现在想解释都解释不了了。”
“现在木叶还不错的样子,新迁入的商户们也逐渐习惯忍者了,普通人也开始接受和忍者生活在一起的情况了。现在再去甜品店,就不用再把自己伪装成无害的普通人了。”
“其实你直接去买和果子也不是不行,虽然他们怕忍者,但也会和忍者打交道啊。你其实只是不想让杀戮的气息沾染平和吧……明明你也向往和平,你也厌恶时刻警惕、受人畏惧的生活啊。”
“你说你亏不亏,一死了之,结果结盟也结了,你哥被中伤也没法解释,连和平都体会不到。”

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绕来绕去,似乎在尝试着转变话题——虽然这是他一个人的诉说。但有些东西就是不受控制的汹涌,结果还是不免回到这样的问题上。
泉奈……你怎么就这样死去了呢。

“……你怎么就这样死去了呢。”
连眼睛也不要了,连你哥也不要了,连族人也不要了,连……
连我也……不要了。

泉奈静静站在他身后,听他絮絮叨叨这样那样的事情,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随着梅酒香甜微酸的气息勾起回忆。
他缓步上前,盘膝坐在扉间面前,屈起手指环住面前的另一盏酒盅——当然,什么都没有触碰到。
但他还是保持着手指相扣的姿势,举起手来虚虚碰了一下扉间手中的杯,和他还在世时两人小酌的情景一般模样。
只是一方默然为之,而另一方毫无所觉。

“……原来死去是这样的感觉啊。”
不被察觉,不被感知,不被映入眼中。
他伸了伸手,试图握住什么。然而手中一空,整只手轻松穿过了扉间的手指和手中的酒盏与他交叠,乍眼看去就跟两人胳膊融到一起了一般。
泉奈看着自己的手完全透在扉间手上,动了动手指,却什么都体会不到。
别说触感了,他的动作甚至都无法使空气激荡丝毫。
明明仍在同一个时空,却好似分属两个世界一般互不相干。
——这就是死亡了。

而认识到自己的死亡,认清自己的存在,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看到那座碑时……或者在更早之前。

我是宇智波泉奈。
我……早就死去了。
死在冰冷的刀锋和雨夜交叠的夜晚,将自己奉为兄长通往巅峰的最后枯骨。
然后,迟迟不去。
哪怕记忆时隐时现,却也有这样多的迹象啊……
明明,早就该有所猜测。
只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自欺欺人的一天。

黑发青年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白发的男人。他微微低垂下眼帘,长而密的睫羽遮住了眼中神色。
既然已经清醒,就该做些什么了。
他握了握拳,面上显露出恍然的神色。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有所执念,对吗?
那……我的……执念……

我是来……哥哥……杀……为了……族……
——我是来杀千手扉间的。
失去了我的牵制,无论和平与否,宇智波都会居于劣势。
若战,则在哥哥与千手柱间缠斗时无人可拦千手扉间;若和,则宇智波族内无人可对抗他的谋划。
——起码现在还无人。而宇智波到底没有培养起代替我的优秀后辈的时间。
只要千手扉间活着,就是威胁。对哥哥,对族人。
而且,是他杀了我啊,我为什么不能复仇呢?将爱恨一并给予溶于骨血,然后,就可以再不分离。
所以,杀了他……

杀了他!

“滚出来!”
黑发的亡灵一声厉呵,双眼直直看向墓园周围深幽的林木。
“嘻嘻……嘻……哎呀呀,真是了不起呀……竟然发现我了……”
良久沉默后,他所盯视的树干上逐渐分离出如黑泥般的液态物质,纠裹着形成类人的样子,伴随着充满恶意的笑声睁开一双圆圆的黄色眼睛。
“咦……为什么我会被发现呢~”混着恶意的黑泥构成的生物歪了歪头,裂开自己空洞的嘴,“明明以前也有过因陀罗一脉的亡灵,为什么你能发现我呢……不应该呀?”
也……?因陀罗?
敏锐地察觉到隐含的讯息,泉奈来不及深思,快速向后跃起躲开对方甩来的黑色绳索状物。
那不知是何构成的生物甩出了他的手——是真的甩出,正如他出现时一般,那只手迅速化为液态的黑色绳索直冲而来。
那东西扑了个空也不恼,嘻嘻笑着收回黑泥。那些东西蠕动几下,又恢复成了一只手的样子。
“奇怪,你为什么能察觉到呢~”他活动了一下脖子,面上那大概可以称之为笑容的表情越发扩大。

不能在这里打……!
泉奈落在自己的墓碑边上,余光瞥见扉间毫无所觉的模样,暗暗咬牙。
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能让现实的人察觉不到他。偏偏这东西又明显能干涉现实……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总之,不能在这里打起来!这里是宇智波的墓园……先辈的英魂绝不容亵渎!
离开这里!

他一个转身极速向园外掠去,脑海里掠过一条条应对方式。
自己现在只是个亡灵,接触不到任何实物,按理说也不能“察觉”到对方。然而他不仅能够察觉,还能与对方产生交流……这至少说明对方也是类似灵魂的构造。
然而他现在并没有办法与对方展开战斗,撒菱、苦无、手里剑,所有远程攻击的武器都不在身边——别说远程了,就连一把刀他都没有。
……何况有也拿不起来。
而体术……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本能告诉他,对方并不是体术能够伤害到的东西。贸然进攻,反而会被对方吞噬操纵。
写轮眼也……写轮眼……
沉思中他的身形骤然停滞,像是被什么壁障强硬地拦住。
糟糕,恢复记忆的冲击太大……忘记自己还被限制在扉间身边了!

黑泥绞成的绳索极速冲至泉奈所在的位置,却被什么东西阻挡一瞬。
黑漆漆的东西“咦”了一声,抖抖手收回那些物质。
泉奈勉强稳住身形,抬眼已是一片鲜红。
“写轮眼~”
黑色东西的语调扬起,却依旧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你现在可只是个亡灵~这样发动写轮眼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吧,你在挣扎什么呢?”
泉奈干脆就地坐下,单手撑住地面闭上双眼,不理会他的挑衅,只是平静道:“我的死,是你做的吧。”
“嗯~?你是怎么发现的?”对方不答反问,身边黑色的物质涌动几下,拉伸开来封锁泉奈去路。
“我死的时候……那些想法……还有刚刚的想法,都是你做的吗。”
这下那东西似乎是真的有些讶异了:“哇……真了不起,你怎么发现的?不过你可太误会我了,我只不过是把你真正的想法引出来而已~”他发出嘶哑的笑声,嘲道。
“我是绝计不可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的!”泉奈猛的握拳,恨声道,“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定会有出路!”
“何况……报复与占有这样畸形的心态,绝不会出现在我与扉间身上!”
以爱为名,所谓占有,其实不过是杀戮的遮羞布。
“在我想到报复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了……呵,你这家伙的气息当真恶心至极,体会一次真是再难忘记了。”

“嘿……看来是死前被附身的记忆太深刻,连死后都时刻警惕着呢。”黑绝这么多年难得阴沟翻船——虽然只是被无力而羸弱的灵魂发现,他稀奇的啧啧叹道,“连这点细节都注意到了,不愧是这一代唯二的万花筒,难怪年纪轻轻就背负如此盛名。”
“我只想知道,无论是推动我死在扉间手中,还是蛊惑我将扉间杀死在宇智波,你这么费尽心机挑拨宇智波和千手,究竟是何居心……!”泉奈低咳一声,似乎逐渐虚弱下去的样子。
“是很有好处的事情哦,”黑绝笑嘻嘻的缩小自己的包围圈,“你被缚灵的规则所桎梏,已经是死路一条了~倒不如放弃抵抗,也有个伴陪你不是吗?”
“……呵……咳,”泉奈突然低低笑了起来,“是啊,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呢。”
他一直撑在地上的手骤然收紧,于此同时他抬起头睁开眼,眼中繁复的花纹高速旋转,正正对上靠近他的黑绝!

“万花筒?!”
黑绝发出震惊嘶哑的尖叫。
他与泉奈的距离太近了,近到来不及躲闪。从泉奈所在的位置展开玄奥繁杂的阵法,金色的光芒拔地而起封锁退路,交叠的锁链层层叠叠束缚住其中的黑色恶意。
“你的万花筒——竟然是封印!”他愤怒的挣扎起来,不断变换着形态想要逃离,却被锁链形成的网紧紧捉住,随着阵法的收缩而逐渐被压制。
他的语气中终于流露出惊恐。
“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强行用灵魂之力发动写轮眼——你的灵魂会碎裂的!你此生此世、永生永世都无法离开黄泉——”

泉奈依旧保持着握紧拳头的模样,发出低低的笑:“那又怎样?”
“我滞留的真正目的,是看着哥哥幸福啊——怎么能让你这等苟且之辈暗中加害于他!”
他将全身的力量调动至双眼——那是他烙印在灵魂的血脉证明。
阵法终于收缩成封闭的小球。
泉奈脱力一般倒在地上,感觉到缚灵的束缚逐渐从身上消失。
——倒不如说,他在逐渐从现世消失。
然而他却笑的张扬肆意。
“黄泉路上……可算是有个伴呢。”

千手扉间手中的酒盏骤然落地。
他豁然起身,看向自己身后。
那里依旧是土地平坦、树木葱郁的样子,与他来时并无不同。可他偏偏一阵心悸,那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熟悉的查克拉波动。

“……泉奈?”

END

或许会有一个托梦小番外,字数不多我尽量写写呀x

评论(3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