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大学好苦啊呜呜呜呜

片段(2)

按惯例的,刀糖混杂片段
把很多很早以前的废稿也丢了出来
虽然我没打tag,不过cp是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1)
非典型血族宇智波带土救了典型血猎旗木卡卡西,并且把人带回了族地。
这个消息被白绝风一样的传开,一时间带土家门庭若市,全宇智波都来围观了。

老祖宗因陀罗是最先到的,身上挂着他弟弟依然行动潇洒自如,衣袂翩翩泰然自若踏入带土家门。
“听闻你救了木叶的血猎?”
还不待带土回答,阿修罗就先开口了:“应该是木叶的旗木卡卡西来着,哥哥你可能不记得了,十几年前来宇智波族地玩过。”
他这么一说因陀罗似乎想起来了,了然。
“行,那我放心了。”
留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转身就和自己弟弟离开了。
带土:……所以说,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听说你救了卡卡西?”斑推门而入,“怎么,还放不下他?”
带土看到斑就下意识炸毛——毕竟这个人算是围观了他和卡卡西的大半纠葛,总是让他有点微妙的尴尬:“不过是救了个卡卡西而已!怎么,还不能救吗?”
“没什么,你爱救不救。”斑一眼看透带土,也不说破,直截了当道:“我就是来看看人怎么样,要是你没那个实力救人柱间借你,毕竟是他后辈。”
带土这才发现斑身后等在门外的柱间。对方手里拿着个刚编好的花环,看样子很是跃跃欲试要给斑。
斑也注意到了,面色柔和了许多。见带土半天也不回答,干脆丢了个绿色结晶给他:“不想求助也行,这个留着玩,就当我们送卡卡西的见面礼。”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带土纠结半天,还是默默把结晶收了起来。
等等,为什么给卡卡西的见面礼我会收着?

“小带土~”泉奈人还没进门,声音先飘了进来,“白绝说你救了木叶的人?那个卡卡西?”
“不要叫我小带土!”
泉奈毫不在意带土愤怒的反驳,好奇地看来看去:“咦?人呢?听说和扉间一样也是白发我才来的,还打算见一面呢。”
“人还没醒,我等会再去看看。”带土下意识回答。
“那我能见一面吗?”
“不能!”
“真小气,”泉奈鼓脸,突然笑了起来,“不过我已经知道人在哪里了~”
带土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这个预感在泉奈突然消失在他眼前的时候成真了。
等他急慌慌赶到卡卡西休憩的房间时,泉奈早就见着人然后跑了,只留下床边一个飞雷神印记明晃晃的彰显存在。
带土:我就说为什么没有看见千手扉间!原来早就摸进来声东击西了吗!!!

“小叔叔,听说卡卡西前辈被你救了?”
止水和鼬一起来的,两人曾隐瞒身份去木叶血猎协会过一段时间,卡卡西是他们的前辈,来关心一下似乎也理所当然。
“卡卡西前辈真是辛苦了。”鼬客气道,“小叔叔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我当然会。”带土理所当然道。不过为什么这个对话有点不对劲?
“前辈的东西我们改天去血猎协会拿一下好了。”
“小叔叔不必担心,协会那边我们会帮前辈处理。”
“申请假期我们也会申请的。”
“……”
等带土晕晕乎乎把人送出去的时候,回来才发现哪里不对。
带土:等等!这种要结婚的既视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带土,听说你……”
佐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带土自暴自弃的打断了:“我救了卡卡西!人没醒!醒了在我这里养会伤!还有什么吗?!”
佐助沉默一下,道:“我只是想说,听说你最近开发了新能力,回来看看。”
“不过你救了卡卡西?”
带土:“……啊,救了。”
“所以你们要结婚了?”佐助一针见血,犀利道。
带土简直无语极了:“到底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觉得啊!佐助你小孩子家家不要管这些!鸣人呢他不是追着你吗!”
“他要回去和他爸爸妈妈说我们在一起了,所以我也先回来一趟跟哥哥他们说一声。”佐助道,“既然没事那我走了,记得照顾好卡卡西。”
“哦对了,”他临到门口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回头道:“鸣人过段时间大概也会过来住,等卡卡西醒了正好有个人聊天。”
带土:……等等,我们家助助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叼走的?

带土:我早就想吐槽了为什么我们血族宇智波族地会有这么多血猎!还都是重量级人物!这是木叶血猎协会血族分会吗?!

(2)
(废稿)
(弟弟阿修罗穿越哥哥阿修罗世界的脑洞)

阿修罗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什么地方呢,他也说不出来。
“阿修罗,”因陀罗远远唤他,“你在外面干什么?父亲在找你。”
“啊我这就回去!”
他高声应到。

阿修罗总算知道有什么不对劲了。
他现在觉得很不好,世界观摇摇欲坠。
什么叫……“照顾好你的弟弟因陀罗”?
哈,哈,哈哈哈怎么……怎么回事啊?!
他回头看向因陀罗,对方堪称精致的脸上一片淡然,完全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啊,你回来了,阿修罗。”羽衣温和慈爱的看向他们,“因陀罗这段时间的修行怎么样了?”
说着他冲着因陀罗招招手,在小儿子靠近的时候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转而对阿修罗道:“因陀罗还小,也依赖你,你可要好好照顾他啊。”
“是、是!”
阿修罗脑海中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父亲说了什么,只能胡乱应了一声。
因陀罗看着他,水墨浸染的眸一沉。
“我要出一趟远门,”羽衣道,“在此期间,阿修罗,忍宗和因陀罗就拜托你了。”
他叹了口气,再次强调:“阿修罗,身为哥哥,一定要照顾好因陀罗啊。”
“是、是!我会的!”
羽衣欣慰的笑笑,转向因陀罗和蔼的道:“这段时间我不在,因陀罗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直接去找阿修罗好。或者等我回来直接问我,由着你的选择来吧。”
“是,父亲。”因陀罗低眉应声。他犹豫了一下,小声补充:“……那个,路上请小心。”
“哈哈,会的。”
其乐融融,父慈子孝。

我仿佛活在梦里。
——来自大筒木·世界观炸裂·突然变成哥哥·我觉得父亲在和我抢哥哥的注意力·突然危机·阿修罗。

羽衣离开了。
临行前他细细叮嘱,要阿修罗担起身为兄长的责任,照顾好乖巧的弟弟因陀罗。
因为他还小。
他还小。
小。

阿修罗看了看一脸严肃翻着书籍,分明仍是哥哥模样的因陀罗,内心是崩溃的。
为什么——我变成了——哥哥的哥哥啊——!!!
“……阿修罗?”仿佛注意到阿修罗的注视,因陀罗抬起头了,有些疑惑,“怎么了吗?你一直看着我。”
“阿修罗?……阿修罗!”
“啊没什么!”阿修罗猛然回神,“哥……因陀罗你修行真努力呢哈哈哈哈哈!”
不能称呼哥哥为哥哥……光叫名字的话,好奇怪。
不适应。
因陀罗……因陀罗。
不是哥哥的,而是,因陀罗。

“啊,毕竟术的研发虽然便捷了生活,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可以改善的地方。”因陀罗低头继续翻书,“多亏了父亲有写书的爱好呢,很多都可以直接从中汲取经验。”
“……术?哥、因陀罗研发的那个?”
啊,哥哥是弟弟的时候,也是哥哥研发出来的术吗。
阿修罗突然感到十分骄傲——果然他的哥哥是最棒的。哪怕哥哥不再年长,也是最优秀的。
“阿修罗也帮了很大的忙,”因陀罗翻着书低声道,“阿修罗真是个可靠的哥哥。”

阿修罗真是个可靠的哥哥。
可靠的哥哥。
哥哥。
阿修罗:突、突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被哥哥叫哥哥不错嘛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但是哥哥好像还是习惯直接称呼名字( ´;ω;` )
为什么不叫哥哥呢?
阿修罗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因陀罗翻书的手停了一瞬,抬头,双眼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瑰丽的红。
阿修罗反射性正襟危坐,尴尬的笑笑:“啊哈哈哈我就是随便问问哈哈哈……”
“……你不是他,为什么要叫。”
阿修罗:???
阿修罗:!!!

“你不是阿修罗吧……不对,你是阿修罗。”因陀罗合上书,站起身来看着他,“但是你不是我所了解的阿修罗。”
“诶……真不愧是哥哥,一眼就看出来了啊。”阿修罗尴尬的挠挠头,干脆完全放弃掩饰——毕竟他们那么了解彼此,如果是哥哥有什么变化,他也迟早会察觉。
“……哥哥?”
“啊,是哥哥。我哥哥因陀罗,是个非常优秀的人!”阿修罗开始兴致勃勃对着因陀罗吹因陀罗,“哥哥他从小博览群书,对于很多事物都有独到的见解,小小年纪就发明了印和术,对忍宗的未来也总有一番思量……”
“莫非你是……另一个世界的阿修罗?在那里你是弟弟吗?”

(写到这里接不下去了,变成废稿)

(3)

开端是那样绝望的一个亲吻。
泉奈显得主动极了,近乎急切的带着撕咬的亲吻交换气息,燥热燎人。
——像是迷途黑暗的旅人终于抓住了一线光明。
他们在无人的河畔激烈纠缠,伴着呻吟低喘和放肆的爱语,在不为人知的夜晚无声演绎落幕。
任落叶与流水演奏着盛大的离别和凋零。
仿佛只有彼此激烈碰撞的肢体和从对方身上传达而来的炽热才能让他们安心,才能稍稍捕捉到一点真实。
扉间模模糊糊感受到从对方心底层层叠叠涌出的无奈与绝望,翻涌着像是深渊一般将怀中人吞噬。像是沉重的枷锁套在他身上禁锢自由,而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头顶高悬。
他甚至错觉泉奈在无声的哭泣,紧紧搂着他的脖颈埋首于他颈侧,落下不知是汗液还是泪水的液体,将所有的情绪尽数隐藏在放肆的呻吟里。
交换亲吻交换气息,紧密结合着的快感越激烈越充实,反而越是涌出空洞。
而除了在泉奈面上落下似安抚似亲昵的吻,他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不该做。
——利刃将坠。

(4)
(废稿)
(原为百鬼奇谈系列的花鸟卷篇,题目卷意,音同倦意)
(妾身的称呼是我个人爱好_(:з)∠)_)
(花式废稿)

妾身名为,花鸟卷。生于花鸟卷,也伴于花鸟卷。
前段时日里,青行灯来寻了妾身,品茶笑谈,言道四五故事。
那故事里有一个,妾身听着熟悉,似是故人……

妾身,曾被束于高阁。
那是很久以前,久到妾身还未能化形成人,仅有的一点意识藏在巨大的卷轴内,在懵懵懂懂中见证世事更迭。
彼时,妾身的持有者还是一个大宗族的一支血脉。他天赋异禀,勇武双秀,在时势动荡之时率妻子亲戚独立而出,凭借着得天独厚的体质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氏族。
他们,姓氏「千手」。

(中间接不上)

那孩子长大了啊。
从小小的、灿烂笑着的小男孩,长成了顶天立地的大人了。
他的梦想也实现了,可是看着他挚友逐渐暗沉的眼神,妾身不由得担心起来。
那孩子还是太过乐观,还是怀揣着赤子之心看待他人,而没有看到瞒着他进行的、对挚友无言的排挤。
——直至他的挚友离开。
从那一日他遍寻不见的痛苦开始,妾身隐隐觉得,有什么再也无法挽回的事情开始缓慢但坚定地推进了。

妖怪的预感果然是不会错的。
但是妾身却宁可不要这不详的预感。
作为武器之一的妾身的本体静静躺在战场的边缘,妾身才得以见证这场声势浩大的战斗。
他们都足够优秀足够强大,就连最终体术的比拼也携着凛冽。
然后,成王败寇。
大雨倾盆而下,浇在他身上脸上,混着不知名的液体蜿蜒流下。
他的手甚至颤抖到握不住手中的刀——那把沾染了挚友的血液的刀。
事已……定局。

那孩子迅速的衰败下去了。速度快的仿佛是妾身眨眼之间,他就将要逝去了。
他为了梦想坚持的年份对于妖怪漫长的生命而言不过渺渺,但他终于可以解脱了。
妾身不知是喜是悲。为这孩子跌跌撞撞的一生。
或许在世人眼里他足够成功。但是在妾身眼里,他只是一个伤害了心上人而痛苦的孩子。
兜兜转转,跌跌撞撞,与他的挚友、他唯一的天启……失散了。
而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妾身所能给予的,竟然只是那段河流边孩童打闹的回忆幻境。
这是妾身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5)
(废稿again)
(同样的百鬼奇谈系列,关于一目连的(虽然他几乎没什么出场OTZ),题目是【风岁】)
“哥哥。”
方下战场的青年面上还有些许凝固的血迹。他解了身上的护甲,含笑问闻声回首的男人:“听火核说,这段时间附近镇上会举行庆典。正好族里的物资也该采买补充了。哥哥,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斑思量着族内物资确有所需,何况此次与千手一战,短期内不会有大型战役,倒也是个带泉奈出去转转的好时机。
“好。”他应声,取了沾温水的毛巾冲着泉奈招手。
泉奈闻言面上笑容更甚。他愉悦地走过去盘膝坐下,任由斑将温热的毛巾覆在他脸上,认真地为他拭去血迹。

(没了,想写的其实是第二年斑一个人去了祭典,收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泉奈留下的信,大概是道歉自己设计换眼和表达支持的一封信。
这一次在祭典上遇见了千手家兄弟,柱间把斑拉走了,泉奈甩开扉间自己找到了一目连的神社,和伪装成人类的一目连比较聊得来。
泉奈其实已经隐隐意识到一目连的身份了,所以才托他转交自己的信。

【哥哥,日安。】
【首先要说的是对不起,留下哥哥一个人。是我太怯懦了,承受不住可能失去哥哥的代价。但是哥哥不一样,哥哥有着足够坚强的内心,是比我强大很多的内心。而且,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千手柱间他一定能将哥哥带离失去我的悲伤。】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追赶着哥哥,这一次大概可以算是我赶上哥哥了吧?……开玩笑的,但是能够让哥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的话,能够更好的带领族人的话,这么想想我的牺牲也是有价值的呢。只是,身为弟弟这么任性的把担子都丢给哥哥,真是愧疚极了。】
【虽然不知道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帮我给扉间带句话吧?……(墨迹)想来想去还是不用多说了吧,他会理解我的,虽然这一点总是让我很生气。】
【不知不觉写了不少,说实话支开哥哥也不容易……好吧,这点感谢一下千手柱间。不过甩开扉间也不容易,所以这封信也算是来之不易了。连君应该会帮我转交吧?希望它能到达哥哥手中。不然匆忙之下连个正式的告别与解释都没有,未免太过遗憾。】
【真正下笔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絮絮叨叨讲了很多凌乱的东西……不过呢,有一点是绝对的。】
【无论哥哥之后做出怎样的决定,我永远与你同在。】
【你所期盼的,我永远支持着。】
【这是我这个任性离开的弟弟唯一能帮的了。请你相信,哪怕你与全世界为敌,也有我在你身边。】
【所以放手去做吧,我的哥哥。】
【因为你是宇智波斑啊。】)

(其实还有想法是花鸟卷章下承妖刀姬章,妖刀就是那把杀了斑的刀,还有想过关于九尾和玉藻前的,讲鸣佐,不过都没写……)

(6)
(注意避雷,伪自闭症其实是灵魂缺失的泉奈)
宇智波家的小儿子从小乖巧,安安静静不吵不闹,见过的人都夸他是个好孩子。
可是一晃三年,小泉奈仍是安安静静,任父母和哥哥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开口说一个字,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像是个漂亮精致的傀儡娃娃。
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宇智波夫人几乎是抖着手接过医生鉴定的结果。
「自闭」
这两个字重重砸在她心上,她几乎站不住身子,抱住自己安静的小儿子簌簌落下泪来。
大概是对这样精致的孩子竟然身患如此病症的惋惜,医生安慰道:“一般自闭症的孩子都在别的方面比较有天赋,你们可以尝试引导他通过自己喜欢的事物来和外界多接触。”
“而且这孩子也特殊,”他说着看了看泉奈,“他的学习能力极强,只是不对外界做出反应。依你们的说法他平常在家除了过分安静以外并不会有什么别的过激表现,应该说万幸他不必花费你们做家长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如果耐心照顾,说不定某天就会发生奇迹。”
这一番话算是给宇智波家打了一针强心剂,无论如何,还有希望就是好的。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他们心底的祈求,泉奈所表现的行为越发正常——只是,仍不言不语,不对外界做多余反应。
宇智波家本以为就这样了。小儿子在慢慢恢复,虽然苦了些但还是有希望。谁料到转折来的这么快。
起因是隔壁家搬了新邻居过来,姓千手,家里也有一大一小两个男孩,恰好与斑和泉奈同龄。大一些的叫柱间,小一些的叫扉间。
也不知怎的,搬来没几天,柱间就和斑成为了极其要好的朋友,整日形影不离黏在一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话来。
于是秉着让孩子们交流交流感情的想法,两家交往逐渐密切。
直到某日,拗不过千手夫人的盛情邀请,宇智波一家登门拜访时,两家的小儿子终于见面。
“这就是泉奈吧?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哦!”千手夫人俯下身子笑吟吟地揉了揉泉奈的头——理所当然的,没有回应。
她抬头看了看宇智波夫人眼中浅浅的悲伤,露出怜惜的神色。
“扉间——”她唤自己的小儿子出来,“来,陪小朋友玩一会好不好?”
扉……?
白发红眸的小孩子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黑色的瞳孔逐渐升腾起波动。
“妈妈,我都说了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子一样……”早熟的白发孩子拿着书有些无奈,看着面前泉奈,张口欲言。
变故突生。
泉奈松开了哥哥牵着他的手,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扉间。
“扉……”
“千手……”
陌生的、软糯的音色,带着点生涩轻声喃喃。
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宇智波夫人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眼中瞬间蓄满泪水:“泉奈!”
她太激动了,一时除了抱住自己的孩子一遍又一遍的叫他的名字竟不知该怎么办。

(啊中间大概是,泉奈除了对扉间以外其他人都是还是不开口的,而对扉间开口也只是简短的磕磕绊绊的词语。
自学能力很强,但是排斥交流这样的感觉。
出于某种原因扉间主动提出照顾泉奈,然后一照顾就是十几年。)
然后才是我想写的片段,是泉奈二十四岁的生日当天的事情:

给自己从小照顾到大的人过完了又一个安静的生日,在泉奈吃完一小块蛋糕之后,扉间冷酷无情地顶着泉奈的默默盯视把剩下的蛋糕全部收好。
然后就是惯例的洗澡。虽然知道泉奈完全可以自理,就连学习都能优秀到被学校破格录取,扉间还是总把他当成脆弱的琉璃娃娃。
早在多年前宇智波家就确定了泉奈本身无恙,没了所谓自闭症的阴云连家中气氛都好些。然而泉奈的异样仍是未解之谜,至今都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只对扉间特殊。为此斑难受了许久,大概是类似于不被弟弟依靠的悲伤。
而主动提出照顾泉奈的扉间,整个宇智波家都对他充满了愧疚。无论如何都是自家孩子为别人添了麻烦,而对方的通情达理和体恤知事更是让这愧疚更上一层楼。眼看着两人都步入二十大关,一个大好青年的十几年光阴都大半倾注于泉奈身上,甚至至今也没有谈婚论嫁的打算,千手家不急,宇智波家却是急得上火。
最主要的是,泉奈只有对扉间才会多做反应,本人也堪称依赖扉间。这样的情况,对两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千手家的反应淡定的不行。千手夫人甚至开明地表示扉间他自己本身就是不婚主义,再加上她这个做妈妈的似乎看自己儿子对宇智波家的小儿子有点什么心思,她也算是乐见其成。
当然这些宇智波家是不知道的。千手夫人自觉是儿子仗着人家儿子的依赖温水煮青蛙,也有点子心虚的意味。
不过这些也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这么多年过来无论是家里还是朋友,都习惯了扉间这样对泉奈无微不至的照顾。再说两人都是颜值高的养眼,行为又是那么理所当然,弄得大惊小怪的人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
洗个澡也没花去多久,不一会就是一个裹在大浴巾里红扑扑热乎乎的泉奈被扉间抱上床。他给泉奈找好睡衣让他穿上,按惯例给他讲了讲今天出门发生的一些趣事,在听到泉奈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后才入睡。
墙上的钟表指针滴答、滴答地迈步,终于转到了顶端的数字十二处。
彷如察觉到什么,泉奈睁开眼,有些无神的瞳孔逐渐漫上赤色与黑纹。
他轻轻翻身坐起来,任由散开的长发落在胸前,举起手细细打量了自己双手好一会,才将目光转向身边睡着的扉间。
“真是的……不过是缺失一块灵魂碎片而已,竟然得在这家伙身边恢复十几年吗……”
“哼,虽然时间久了些,不过能使用一部分写轮眼,也不亏了。”
泉奈眨了眨赤红的眼,回想起这些年自己奇怪的举动,又想起扉间的耐心照料,面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没想到啊,千手的二把手竟然这么会照顾人……虽然这个扉间并不是千手的二把手,而只是个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
不过有什么不同吗,总归都是那个人不是吗?
他翻身骑坐在扉间身上,笑吟吟的伸出双手虚虚环住扉间的脖子。
看,现在的扉间可真是弱小啊……这样大的动作,脖颈的致命之处被他挟住,竟然还一无所知。
泉奈的手微微收紧。
现在就可以……
仿佛察觉到什么,扉间在睡梦中微微皱眉。
“……嘁,没意思。”泉奈突然改变了主意,无谓地松手,“真是的,这种仗势欺人恃强凌弱的感觉……看在我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恢复的面子上,先留着你好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自言自语:“写轮眼的力量也被限制了……啧,再观察看看吧。”
看着扉间一无所知的样子,泉奈俯下身伏在他身上,伸出手指点在他脆弱的喉管,又渐渐上移,落在微微抿起的唇上。
他凑到扉间面前,双唇隔着手指相贴,以一种暧昧的姿态戏谑道:“不过你也真是禽兽啊,当初战国那事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现在竟然连灵魂缺失的我都不放过,也亏你能动得了情。”
虽然这么说着,却莫名有种被取悦到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发现自己魅力不减吧,泉奈随便找了个借口。
不得不承认扉间对自己是真的好,贴心体恤,还尊重极了。哪怕自己像是个傻子一样呆呆傻傻的什么都不反应,完全没有能力反抗,他也在对自己起了某种恋慕之心的情况下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呵,也幸亏他没做。泉奈冷笑。
未修复完全的精神涌上疲惫,有些小恶劣的,泉奈就着这个暧昧的姿势闭上双眼。
啊呀,可真是期待明天早上某人的表情——不过,得等下次醒来才能看到了……
阖上双眼沉寂下去的灵魂无法看到的是,扉间随后睁开的、沉淀着复杂情绪的眸子。
……真的是泉奈啊。


(7)
(四战后全员复活,无断臂情节,副本场景终结谷存活确认)
(张家界的玻璃栈道……看着就可怕qwq)
(虽然我认为忍者都不怎么恐高……emmm,大家理解为代入普通人的立场入戏太深吧_(:з)∠)_)
(写着摸鱼,假装他们代入普通人(。))
(没有逻辑,让智商和ooc一起飞(。))
四战后,经济复苏、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旅游业也飞速发展起来。
风之国的沙海漫漫、水之国的岛屿相连、雨之国的细雨绵绵,都是颇受人欢迎的旅游景观。
当然,名气最高的,还是火之国木叶的终结谷。
得益于黑科技聚聚二代目火影的新发明——定点位移飞雷神传送阵,各大忍村间都实现了长途快速通行。只要有身份鉴定取得使用资格,从忍村传送站到木叶传送站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再加上木叶里随机刷新的漂亮宇智波……哎呀兄弟们走着!
而近期,为了让大家有更好的游览效果,木叶新推出了一项惊险的旅游项目——玻璃栈道!
为了增加惊险度,木叶特意请来了漩涡水户大人设下了个小封印——在终结谷范围内,一切查克拉相关力量都无法动用,管你咒印人柱力还是尾兽本兽,通通给你搞成普通人和小宠物。
木叶官方:鼓励忍者们用普通人之躯直面终结谷的魅力哦~
而今天,刚建好的玻璃栈道迎来了第一批客人。或者说是试用者。

“为、为什么鹿丸坚持要建这个啊我说……”鸣人颤颤巍巍扶着崖壁。没有查克拉支持又仿佛悬于高空,脚下是奔涌的流水和渺渺烟霞,虽然意境动人,但着实不怎么好受。
水户笑吟吟的拉开金色的锁链,将封印拍入每个人的身体:“体验感嘛,多刺激!啧啧,你们这群超影级的家伙我还得单独封印,看来得找时间调整一下封印阵了,封印程度随实力调整怎么样?”
被水户重重拍肩顺带封印的柱间苦着脸,觉得自己肩膀都快碎了。

四战后复活的水户带着封印术和柱间打了一架,神清气爽地离了婚。用她的话说,一纸婚约束缚着他们三个人,谁也得不到幸福,还不用干脆点一拍两散,也别妨碍她带着自家后辈玩。
漩涡·后辈·玖辛奈:(乖巧.jpg)
千手·后辈·纲手:“……”所以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漩涡·后辈·鸣人:“水户婆婆好帅啊我说。”
“现在的话,虽然晚,但也还不晚。”红发的端庄女子敛眸道,“一切都还来得及。当年我们都错了,但是幸好我们还有改错的机会。”
“希望所有人在经历这么多风雨后,都能得到幸福。”
虽然水户离婚,但她和创设组四人的关系反而莫名融洽,这大概就要得益于她身为女子也令人佩服的胸襟和远见,以及开朗热情的性格了吧。
当然……最重要的是,没了束缚的水户在三天之内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好好见识了一下漩涡的封印术。
性情固然得人欣赏,但实力才能赢得尊重。

水户的效率很高,娴熟的封印术几乎是拍肩就好。被封印成普通人的影级超影级强者们站在柱间雕像肩上,遥望着玻璃栈道彼端的斑雕像。
沉默,是今天的栈道。
鸣人率先采取行动,深吸一口气——
“九喇嘛!就决定是你了!
被缩小丢到栈道上的九尾:???
它很是鄙夷了一番齐刷刷等它试探的一群家伙,尤其是一排三个漩涡家作加油打气状的人柱力们,用毛绒绒的爪子拍了拍脚下的玻璃:“嘁,这不是挺结实的吗。”
九尾的肯定还是值得信赖的,起码玖辛奈就安心了许多。
“那么……去吧鸣人!妈妈看好你的说!”她一巴掌拍在儿子背上,把人往栈道上一推,“勇往直前才是我儿子的忍道啊!”
鸣人:不,妈妈,不是这样的勇往直前_(:з)∠)_
“可是已经有人上去了的说。”
鸣人震惊的看到自家朋友跟着修因柱斑四位老祖宗悍然无畏地踏上了征程。
“佐助助助助助——!等等我!”来不及犹豫,鸣人赶紧追上去跟在佐助身边,“你怎么又一声不吭地离开我!我们可是朋友啊我说!”
佐助:……
“朋友?”佐助冷哼了一声。
鸣人:“是朋友啊!所以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一定要一起经历啊我说!”
“是么,那就先追上我吧。”佐助低笑一声,转身就走,丝毫不惧悬空的视野效果。
鸣人挠挠头,快步追上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刚刚生了一下气现在反而没事了,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要追。
当年他追上去了,现在自然也一样。

水户:……玖辛奈啊,你家孩子……
玖辛奈:_(:з)∠)_明明当年水门可不是这样的说。
纲手:看开点吧(拍肩)

斑:“噗嗤。”
在突然爆发某种情绪的水户的积极助攻下已经和柱间戳破窗户纸的斑斜倚在栏杆上,围观了全程后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点评道:“真是惊天动地的友谊。”
柱间在一旁配合的点头,一脸被感动到的样子。
水户站在栈道边遥望上面的一群人,见柱间这样忍不住升腾起吐槽之心——你有什么立场这样子啦!
很快就有人帮她说出了心声。
“一直在说我哥是他天启的人请代入反思一下自己谢谢。”泉奈的声音毫不客气地插进来。然而他紧闭着眼被扉间背在背上埋首在他颈边,比挂在因陀罗身上走的阿修罗还紧张的样子,声音闷闷的语速飞快。
柱间看着他们这个状态,被吐槽了也一时无语。
柱间:虽然话没有气势但是我的眼睛好痛。
斑瞬间站直了身体紧张起来。泉奈从小恐高他是知道的,但是后来忍者常登高,泉奈也就渐渐习惯了,没想到这一遭封印反而让弟弟又回忆起那样的感觉,他的表情沉了下来。
“哥,我没事。”泉奈敏锐地察觉到斑的情绪波动,赶紧安抚,“我就是一时不太习惯……没事的,有扉间在,你和柱间大哥好好体验就好。”
斑还是不太放心,正欲说些什么,却感到右手被一抹温热包裹。柱间拉住他的手摇摇头,做了个眼神示意他看弟弟们的相处。
那边泉奈双手环住扉间的脖颈,紧紧埋在扉间颈边小心地睁开眼看下方。而扉间背着他,脸上难得带了轻松的神色,周身都是放松的气息。
斑啧了一声,了然地把二人空间留给弟弟们。虽然早就知道泉奈和扉间之间不简单,但是亲眼目睹还是痛心自己不知不觉间弟弟就被叼走了。
眼不见心不烦,他拉着柱间扭头就走,决定赶紧过完这桥解了封印去打一架。这种程度的惊险根本无法令他血液沸腾起来,果然还是只有柱间能满足他。
柱间任由他拉着走,回头对扉间做了个“大哥只能帮你到这了的眼神”,然后回头专注地看着斑的侧脸,神色包容而温情。

水户:(突然燃烧的迷之魂)诶嘿嘿~
玖辛奈:初代大人和斑大人其实挺配的……?
纲手:…………………………

“你哥和我哥已经走了。”扉间道,“你也自己走试试?总不能遇到这种情况就让我背着你,你也该克服自己的弱点。”
“啊啊没情趣的家伙,不愧是单身一辈子的二代目。”泉奈不甘不愿地从扉间背上挪下来,手还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睁开眼看了一眼脚底——天旋地转,他差点又蹿回扉间背上。
也不想想我单身是因为谁。扉间腹诽。但是泉奈一脸苍白的无助样子实在是可怜,令他忍不住回想起当初南贺川边上个树都泪眼汪汪的小团子,心底不可抑制的柔软起来。
平日里的泉奈总是温和而疏离的,战场上更是凌厉而危险,更衬得泉奈现在难得一见的脆弱美感。
都是令人心动的模样。
“那这样,你睁开眼,”扉间循循善诱,如同当年教导那个黑发的孩子克服恐惧一样,再一次引导他,“睁开眼拉着我的手,不管怎么样我还在呢,绝对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快点,大哥他们要过来了!”】
【“没关系,在树上的时候你就拉着我的手,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嗯。”
时隔多年,泉奈又一次握住那双伸向他的手。

水户:玖辛奈记下了吗?
玖辛奈:记下了的说!回去教鸣人!
纲手:说好的千手家最后的良心呢?!

带土看看那边腻歪的二代目和斑弟弟,扭头对着卡卡西理直气壮道:“我恐高。”
还不待卡卡西吐槽他六道状态在天空不是飞来飞去很飘吗,一旁听到的玖辛奈就揭了他老底:“咦,带土你小时候不是经常爬树翻墙去卡卡西家送东西吗?”
带土:……
卡卡西:……难怪总能在家里看到神秘出现的各种东西……
当然这样的小尴尬是难不倒我们的带土同学的,被拆穿了当然也要若无其事的样子,并且再接再厉换个方法。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带土面色凝重地扶住卡卡西的肩,用一种疼惜的眼神看着他,语气沉痛:“卡卡西……我都知道的。”
卡卡西心底一惊,颇有些无措。他差点以为带土发现了自己的感情就要就此摊牌,整个人都神经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
“我知道你其实是恐高的只是不好意思说没关系我不会介意的!!!”
带土的动作和他的语速一样快的惊人,一把打横抱起卡卡西,以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抱着人冲对面飞奔:“不用谢我我只是个无名的好人!”
卡卡西:……不,我真的一点也不恐高。
带土:哈哈哈哈哈这个公主抱我可以笑卡卡西一年!

水户:……玖辛奈,这个别记。
玖辛奈:我知道的说……带土这样难怪追不到人(同情)
纲手:所以说为什么水门那么高情商,儿子和弟子反而……

“哥哥~”
阿修罗不顾自己年龄,以一种几乎将因陀罗整个拢在怀里的姿态挂在他身上,像小时候那样唤他。
“哥哥……哥哥……哥哥。”
因陀罗任由他抱着,阿修罗喊一声,他应一声。解开心结的兄弟俩旁若无人,周身都是他人无法插足的氛围。
“现在的小辈们可真是有新意,”阿修罗边被因陀罗带着走边点评,“这样以普通人的姿态体验高空还真是第一次,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阿修罗紧张吗?”因陀罗回头问他。
“不紧张,有哥哥在就什么都不紧张。”阿修罗笑嘻嘻的答。确实是这样的,哪怕小时候他完不成父亲布置的读书课业时,他也不紧张——哥哥一定会帮他的。
而那时,因陀罗也总是会笑着揉他的头,努力板着脸想教训他好好学习,却总是忍不住透出温柔来。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对话在他们之间逐渐变少了。一方面是因为阿修罗长大了,开始承担自己的责任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因陀罗为了树立一个严格的标准,也开始冷着脸越来越严肃了。
阿修罗真是越想越怀念那时候哥哥的笑容,忍不住蹭蹭因陀罗的脸,试图讨取福利:“哥哥~要不你笑一下,你笑一下我就更有动力了!”
当然他只是随口一说,谁料因陀罗真的转身,对着他露出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
虽然转瞬即逝,但阿修罗看得分明。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半晌才回神,猛的抱紧因陀罗:“哥哥笑起来超好看!”
他翻来覆去也就能用好看来形容这个笑容了。所有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他刚刚的惊艳和悸动。
“阿修罗笑起来也好看。”因陀罗道。他也不是安慰,阿修罗生的阳光,一张脸也是五官俊朗,笑起来的时候热情大方,让人心生好感。
“那这样,以后我天天都给哥哥笑,哥哥你也每天对我笑一下?”阿修罗趁机讨价还价,能多讨一点是一点。
“好。”因陀罗自然毫无异议。那么多年的心结一朝解开,所有的误会都消融,他也不再需要绷着脸来掩饰内心了。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阿修罗满足的抱住因陀罗笑嘻嘻的继续闲聊。
经历了这么多,终于能等来一个回答。

水户:宇智波多骨科,古人诚不欺我。
玖辛奈:可是他们是大筒木的说……
纲手:顺带一提他们就是古人。

“小鼬?”止水发现一直和自己并肩而行的鼬突然停下,担心地看向他。
鼬站在栈道边缘,低头望着涛涛奔涌的流水。
“止水,”他低着头问,“这里的风景熟悉吗?”
止水:“……”
他艰难道:“还、还好?”
“后来我常来这里看到的,也是这样的风景呢。”
止水抑制不住的心疼起来。他知晓自己的离开对鼬的伤害,哪怕他们心意相通到不需要言语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鼬仍旧会为他的死而痛苦。
自复活至今,耿耿于怀。
不同于别人的无可挽回,鼬总是觉得若是自己当时再向前一些,反应再快一些,是不是止水就不会……
明明可以做到的。
“小鼬……别自责。”止水站在他身后拥住他,低低笑了起来,胸腔的震动通过身体相触传达给鼬,鲜活的、生动的。
……令人安心的。
“这是熟悉的风景,因为这是我们一起看到的风景。”
“我们的未来还有很多熟悉的风景等着我们一起看啊,小鼬。”

水户:说起来,按你们所说的,止水当年是在这附近跳崖的吧?
玖辛奈:那这风景真是熟悉了……
纲手:所以说能撩回来的止水才是真的厉害。

水户:哎呀今天真是学了好多。
玖辛奈:是的呢,我感觉回去可以和水门一起好好教鸣人了的说!
纲手:我回去就和断赌一赌谁能撩到谁!

九尾: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你们三个全程围观吐槽不上去啊!!!

(8)
「要在这里建一个村子,把所有孩子保护起来!」
柱间的木叶是为了保护孩子。
「嗯!等村子建好了,我要把弟弟放在里面,好好的保护起来!」
斑的木叶是为了保护泉奈。

「我已经,一个兄弟也没有了。」

「为了我们……不,我的村子。」
所以说,是柱间的木叶啊。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