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大学好苦啊呜呜呜呜

论坛之外(一)

良心发现撒把土,前文tag→捡到弟弟的求助
近万字存稿丢失,心态崩溃重写一遍……写了一半写不下去了,心态崩溃
出现什么bug……都是我心力交瘁没有改……等我缓一缓……缓一缓……缓……(吐魂)
预警:大量战国奈和现代奈互动,对的我是双胞胎控(。
查克拉能躲监控和隔音是我瞎编的(。
距离聚聚登场还有——(不知道)
私设比天高,预警大家看到雷点就关闭页面吧…
称呼方面:
战国奈→宇智波泉奈
现代奈→泉奈
——————
泉奈捡到宇智波泉奈的情景,可以称得上是兵荒马乱了。
天知道,泉奈鼓着脸推开自己房间门,气哼哼的决定不给那个白毛买毛领子了现在就退订结果扑鼻而来一股血腥味然后发现“自己”浑身浴血的躺倒在房间中央的时候——
仿佛到了异世界。
泉奈差点想关门再开门看看这个场景会不会消失。
或许下次开门就是不同的次元了也说不定……不等等,别梦了醒醒,血快淌到脚底下了。
???什么情况???
泉奈只觉得自己惊恐的像个二百斤的胖子——虽然他才一百多。
够了快住脑,现在不是头脑风暴的时候,停一停。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
大概是泉奈在门口僵直太久,亦或是浓郁的血腥味吸引了斑的注意,他一边上楼一边问泉奈:“泉奈怎么了?怎么半天都没反……”
一个应字硬生生卡在喉咙口,斑仗着身高优势越过泉奈看清了房间内的情景。
泉奈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转过头,用一种略带惊惶的无措表情看着自己的哥哥。
斑在此时展现出了他身为宇智波长子的冷静。
“先联系医院,”他说,“让团扇旗下的最好医院做好准备,先把人送去急救。”

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时候,泉奈才真正有时间梳理事情经过。
然并卵,梳理无果。
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普普通通的回家,普普通通的开门,怎么就看到房间里倒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重伤青年呢?
斑正在给田岛打电话,而他刚刚就向田岛问了他是不是有兄弟。
田岛:“怎么可能!我就只有斑和你两个儿子!”
可是手术室里那位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啊!刚刚护士姐姐还问了问是不是双胞胎啊!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他心乱如麻,突然想起带土常戏言的论坛多大佬。
虽然当时他和哥哥嗤之以鼻并且微笑着表示我们宇智波自己就是大佬不需要论坛,但是此时泉奈大佬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
他干脆掏出手机点开论坛,试探着发了个求助帖。
然而他越叙述越觉得那个是他兄弟,泉奈手机一收,就毅然决然的联系人做血缘鉴定。
他握了握手,一脸坚定。
只要有了鉴定证据,无论如何他都要让他的兄弟归家!

手术很成功,人救回来了。
但是泉奈却发现对方的伤,和自己腰间的胎记格外相像。
不会吧……双胞胎还带这样的吗,泉奈表示有点蒙。
他想起来自己发的帖子,爬上去发了疑问发了胎记,谁知道刷的一下被自家堂姐扒了马甲。
泉奈:这世界真小。
堂姐宇智波羽风风火火一路赶来,正好赶上鉴定结果新鲜出炉。
斑,羽,泉奈,三个人对着一张纸三脸懵逼。
EXM?!

泉奈扒在病床边,一脸严肃的看着床上的“自己”。
床上的这个人就是他——这是证据确凿的事实。
医生苦笑着说小少爷不要闹,他们检查也不容易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恐怕他们以为他提供的两份细胞都是自己的吧。
可是……他真是冤死了!
他取得真的是对方的血啊OTZ
所以……他也真的是他。
他们是同一个人。
这又怎么可能呢?!
基因克隆?伪造信息?对方是什么目的?冲着他来的还是冲着家族来的?为什么让这个“他”重伤在他房间?是怎么突破家里的防御系统的?
刹那间无数思量自泉奈心头划过,宇智波家的小少爷面色微沉,手指不动声色的划过腰间——那里时刻备着一把锐利小刀,随时可以控制住面前之人。
如果,真是一场阴谋……起码能从面前人口中问出什么。
显然斑和羽也联想到这一点。斑换了个姿势斜倚在窗边与火核通话,依旧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族中事物,羽则就近择了个位置坐下刷起了手机搜索信息,似是无心一般,两人分别挡住了出路的窗和门。
何况他们现在身处家族医院,周围人手皆是宇智波家精锐,一旦有所动作,对方仅凭一人之力,想必也是难以破围而出。
如果,真是一场阴谋……起码能从面前人口中问出什么。
沉吟间面前人眼睫微颤,注意到的同时,泉奈肌肉紧绷,指间利刃蓄势待发。
然后,他对上了一双赤色双瞳。
挣开双眼的他们更加相似,从面貌到神情,如同镜像——他有些走神的想到。
那双与他同样的眼中三勾玉流转勾连,许是颜色太过艳丽而奢靡,饶是身经百战心智坚定的宇智波也不由得眼神一瞬空茫。
他仿佛看到席卷天空的红海,看到兵刃交接的花火,看到被刺穿的身躯迸发鲜血——然后绵密的疼痛跗骨而上。
甚至分不清梦与现实。
待到挣脱那片红色的海,四肢被压制的疼痛先理智一步回笼。
方才还昏迷不醒的伤员睁着红底黑纹的双眼,以刁钻的姿态锁住泉奈的四肢,动作之狠厉完全看不出他带着几可致命的伤口。
对方的手亦是探向腰间,泉奈眼神一冷,看出他的意图——他从他身上取下的那把长刀,原本便绑在他腰间之处。
同样是将武器悬于腰间的习惯,这细小的相似令他心头一动。
寻找武器的手落了空,对方也不见惊慌,快速反应过来,并指为刃便要击向他身上穴位,显然是也打着先控制住他的念头。
泉奈面色微沉,被压制的右手下压翻折,从小训练出的精湛技巧在此刻发挥作用。挣脱了腕部的压制,他毫不犹豫的抬手上击,正正卡住对方袭来的手。
身形一滞间两人目光相对,一红一黑同样眼型优美的两双眼中皆是满盛凌厉锋锐的色彩。
僵持不下时,对方游离的目光终于聚焦到泉奈脸上,神情一怔。
趁他愣住,泉奈屈膝上顶,强行挣开他的桎梏。
恍惚不过一瞬的事,方才的压制优势却是险些落为劣势。回过神来的红瞳青年果断放弃缠斗,先泉奈一步躲开他的反击,从空间狭小的病床上转移到房间里,青年抬手结出一串奇异的手势。
与此同时,泉奈腰间利刃出鞘——
……然后他们被斑一手一个按了头。
那双戴着黑色手套也仍显骨节分明的大手一只拦下了泉奈出鞘的刀,另一只动作迅捷的强行打散青年手势。
斑左手微动从泉奈手中缴来利刃,只是一个回身便破开对方的防御抵住咽喉。
当然,这也和青年被打散手势后的怔忡不无关系。
被锋锐的刀尖抵住要害,青年却是在沉默之后将目光投向斑冷凝的面容,随后扫过一旁笑靥如花却是手持明晃雪锋的羽。
他抿了抿唇,面上显出略有迟疑的神色。
“哥哥……和,堂姐?”

场面一时沉寂。
真要形容,大概就是秋风扫落叶的肃杀式静默。
羽内心刷过一条弹幕,悄悄瞥了一眼斑和泉奈的表情。
很好,和她一样茫然。
而对面的人显得比他们更为茫然,他的目光仔细扫过他们的衣着,眼中三勾玉高速旋转,眉头愈紧。
斑依旧保持着持刀的姿势,冰冷的刀尖点在对方略显纤细的脖颈上,莫名的有种脆弱的美感。
他眯起眼,声音低沉:“你到底是谁?”
红瞳青年面对这般堪称冷硬的态度,敛下神情。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漆黑如墨的瞳色。
真的,和泉奈一模一样啊……羽看了看相对而立的两人,表情复杂。
青年和斑身后同样蹙眉的泉奈对视,缓缓开口——
“我是宇智波泉奈,”他说,“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斑的弟弟。”
宇智波三人:……
羽:我竟不知道是先吐槽两个泉奈好还是先吐槽斑是族长好。

身份的核对被迫中止。
因为宇智波泉奈的伤口开裂了。
想来也是,刚下手术台,只是缓和了伤口的恶化和进行了初步的治疗,修养不过一会便又进行了激烈打斗……何况,刚刚泉奈和宇智波泉奈的交锋,一开始便是以体术为主。
羽:这种情况下伤口还不得开裂,科科。
对医学略有造诣的羽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她在冷凝的气氛中,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腥甜的,丝丝缕缕的,血的味道。
“斑!他的状态不对劲!”
斑和泉奈一起回首,在他们的注视下,羽抬手指向宇智波泉奈的腰间。
“伤口!伤口崩裂了啊!”
宇智波泉奈身上深色的衣服掩盖住了伤口的恶劣情况。但是斑和泉奈却仍能看见腰间布料的濡湿,随着范围的扩大愈发弥散出浓重的血腥气。
然而当事人面上一派冷静,云淡风轻的仿佛流的根本不是自己的血。
若不是微微泛白的唇瓣,羽几乎要以为他丧失了痛觉神经。
这人怎么这么……!
她心底莫名的涌上酸涩和心疼,不知怎的回想起小时候险些被绑架的那次。
那次也是这样的,小小的泉奈护在她面前,浑身是伤,却笑着安慰她自己不疼,安慰她不要怕。
明明,他比她还小两岁啊——她才是那个该照顾他的人。
为什么这种时候这么坚强啊……
“斑……!”
她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她相信,另一个泉奈对他们没有恶意。
因为,是泉奈啊。
“身份的事情等会再说,”她快步上前,“先找人缝合伤口!这种时候不能拖!”
“总要把人保住了,才能问清楚事实吧。”
她看着宇智波泉奈,不自觉的柔和了神色。
“去治疗吧,”她放缓了声音,“有再多疑问,都要以身体为先。”

泉奈拉了拉斑的衣角,在他回头的时候冲着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斑明白泉奈的意思,总归都是在自家的地盘,重伤在身,不怕对方逃脱。他也是这么想的。
而且……他刚刚看到对方伤势加重时,在担心。
真切的,担忧着心疼着对方。
显然羽也有同样的感觉,否则不会表现出这么忧虑的样子来。
而刚刚他回头与自己的弟弟对视的时候,也从那双墨色双眸中看到了复杂纠葛的难言情绪。
仿佛冥冥之中有着看不见的丝线,透明的丝丝缕缕,悄悄将这一方之地的四人串联在一起,互相牵动着心绪。
宇智波从不怀疑自己的感知,也不后悔自己所作的决定。
斑闭眼低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收刀。
“说的没错,”他转身走向门口,打算去找医生,“先疗伤吧……【泉奈】。”
他咬着音,一字一顿地念出了这个他念过无数遍的,属于弟弟的名字。

“……不必。”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拒绝了他们。
语落宇智波泉奈略略迟疑,伸手从衣领里拉出一条顶端坠着绿色结晶的细链。
温和的阳光在结晶上折射出美丽的光泽,显得这一抹莹莹绿色更显生机勃勃。
宇智波泉奈将结晶握在手心,低头沉默一会,手指无意识的摩挲了几下结晶的棱角。似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还不待另外三人有所反应,他一把捏碎结晶!
“什……”
想象中碎片四溅的危险场面并没有发生。莹润的光点从宇智波泉奈手中弥散飘落,温柔的覆上他腰间伤口。
待到碧色消融于身体,宇智波泉奈的面色明显的红润起来,俨然一幅几近痊愈的样子。
他抬头看着呆住的三人,露出一个微笑,略带无奈略带复杂的解释道:“啊,是一个讨厌的家伙送的……本来没打算用的。”

“伤口……好了?!”
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学医的她顾不得男女之别,一个箭步冲上去掀开对方的衣服露出腰部。
较为宽松的衣物下是劲瘦的腰身,线条流畅的肌肉覆在结实的骨骼上,略显纤细却极具爆发力,充斥着力与美的诱惑。
如此香艳的景色下羽的目光却死死集中于唯一瑕疵的地方——左侧腰间一道狰狞的疤痕破坏了本应光滑的肌肤,令人不由生出一股惋惜。
可这疤痕和方才血肉模糊的刀痕已经是天壤之别!
刚刚的刀伤贯穿骨肌破坏内脏,一看便是害人命悬一线的重伤;而今不过是愈合良好的结痂状态,显然已经恢复大半只待静养。
“堂姐!”宇智波泉奈猝不及防被掀了衣服,鲜少与女子有过这样的接触,他涨红了脸后退几步整好衣服。然而面对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性格,他只能无奈的低喊一声,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
“怎么可能……”羽松开手,仍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刚刚那个光吗?那个结晶?”
“嗯……是的,这个解释起来会有点麻烦,”宇智波泉奈笑笑,“可以等到有足够的时间时,再让我完完全全的讲述吗?”
“然后……堂姐还请稍稍冷静一下,太近了。”他轻咳一声。
“……咳。”羽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以饰尴尬,小声嘀咕,“竟然面对我还会脸红……这点和从小被告白到大的小泉奈倒是不一样呢。”
“堂姐我听到了哦,”泉奈从斑身后探出头抗议,“我被女孩子告白的时候我也脸红啊!”
“然后你会温和的笑着拒绝他们,”羽补充,“我觉得总有一天你会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我决定珍惜会脸红的小泉奈。”
“不只有这种境界的绝对无法达到的……”泉奈无力道。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先看眼前事,”斑开口阻止了他们越飘越远的话题,提醒他们:“我们的时间可是不多了。”
“……时间?”泉奈猛的醒悟,“糟了!等一会医生会来检查术后情况的!”
“诶?!”羽被这个消息炸的一懵,“啊呀这可怎么办!这可是刚下手术台就痊愈的奇迹啊,肯定会引起轰动的,到时候脱身就难了!”
“斑!你能做到把这件事压下去吗!”她转头紧张地问。
“不容易。”斑沉吟后摇摇头,“一开始因为不知情况如何,闹得阵势很大。虽说刚刚我已经下令让守卫们离开了,但是医院内部知情人士也不少。想要完全压下来,不易。”
“啊……早知道就悄咪咪的送人过来了……”羽泄气道,“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等等,哥哥不行,那父亲呢?要是父亲和长老们的话,可以把这件事隐瞒下来吧?对他们解释的话,就方便多了。”泉奈灵光一闪,提议道。
“唔,这个可以诶!”羽恍然大悟,开心道,“那我们现在回去吧!我这就联系田岛堂叔!”
斑果断伸手拦住她:“你就打算就这么出去?我们四个,还有一对【双胞胎】,目标可不小,哪能随意走?”
羽:“呃……失策失策。”
“……那个,”旁听半天的宇智波泉奈终于稍稍弄懂局势,开口道,“如果是要悄悄离开的话,我有个办法……”

“斑少爷,羽小姐?”值班的护士姐姐看到他们离开显得非常惊异,“泉奈少爷那边没事了吗?”
“啊,是这样的,泉奈那边那位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啦。而我和斑刚刚想到一些线索,打算回家找找。”羽笑眯眯的解释。
“原来如此,那要安排人去看护吗?”护士姐姐好心建议道。
“啊不不不,让泉奈一个人待一会,他今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大。”羽赶紧谢绝,“他也不想让别人打扰,留他一人没问题的。”
“好的,我明白了。”护士姐姐了然的笑笑,“我们不会打扰泉奈少爷的。那么祝两位一路顺风。”
“好~谢谢啦。”羽笑着接受了对方好意,待出了医院大门,才回首望向楼上的某间窗户,眼神一触即收。
剩下的就靠你们了哦,小泉奈。

“呦西,哥哥和堂姐已经离开了。”看到两人离开,泉奈从窗边回头,“那么我们怎么办?”
“暗处有十二人,”宇智波泉奈答非所问,“跟着哥哥和堂姐离开了八人……是保护你们的人吗?”
“……你究竟是什么人。”泉奈面色一沉。
“别这样紧张,”宇智波泉奈举手作无辜状,笑道,“我只是习惯性探查周围的环境而已。放心吧,这些总归是要解释给你们的,迟一会也不介意吧?”
“……哼。是保护我们的没错。”
“那么,”宇智波泉奈严肃了神情,问,“那些人可信吗?”
“绝对忠诚。”泉奈自信道。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准备走吧?”宇智波泉奈也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侧头看向泉奈。
“走……?等等?!你莫非打算跳窗?!”泉奈急速后退,一脸拒绝,“这里可是十一楼!而且下面还有监控!”
“监控?”
“就是一种能够记录你的行为的仪器……总之从这里跳下去会被看到的。”泉奈试图解释。
“唔……是那几个小东西吗?”宇智波泉奈的目光扫过楼下,示意着指了几个隐蔽之处,“那里给我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是的……你竟然能察觉到,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你是什么人了。”泉奈目光灼灼。
“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人。”宇智波泉奈苦笑一下。他很快越过这个话题,将注意力集中于离开的计划,将窗户拉到最大探头下望:“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几个小东西所在的地方,那么避开它们不就好了?”
“你说的轻巧……”
泉奈不甘不愿的上前,站在窗边和宇智波泉奈一同俯视街景:“我们可是垂直下落诶……要不还是想个理由从正门溜走吧……哇啊!”
泉奈正在推脱,宇智波泉奈却是干脆的一把拦腰抱住他,另一只手在窗沿上一撑,动作敏捷的抱着他跳了下去!
“啊啊啊——!”

正所谓,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泉奈的声音简直惨烈到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连宇智波泉奈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他落地的身型踉跄了一下,看着终于脚踏实地整个人都显得虚脱极了的泉奈,不可置信的问:“你……恐高?”
“我恐高啊!”泉奈悲鸣,“十一楼!没有防护措施!直接往下跳!”
“呃……抱歉……”宇智波泉奈讪然。
“算了算了,”泉奈无力道,“这下可惨了,刚刚叫的那么大声,肯定会被听到的……白受罪了。”
“不会的,”宇智波泉奈闻言低笑,“刚刚为了躲开监视,我是用查克拉包围着我们跳的。正好将声音阻拦了。所以完全没问题的。”
“查克拉?”
“唔……这个也等到回家时再一起解释吧?”
“也好……那我还有个问题,”泉奈总算是从晕眩感中解脱,晃晃悠悠站直身来,“按理说我们应该是一个人,那么特点什么的也应该是相同的,为什么你就不恐高呢?”
宇智波泉奈闻言愣了一会。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展开一个温和的笑:“啊,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也是恐高的。”
还不待泉奈继续发问,他就补充道:“但是忍者经常要登高望远,时日久了,我就忘记自己恐高了。”


泉奈倏然沉默下来。
“喂喂,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宇智波泉奈哭笑不得的伸手揉他的头,“你看起来好像是要哭了一样。”
他轻松道:“我已经习惯啦,能够看到你还保留着这些小特点,我反而挺欣慰的。”
因为这样他就知道,另一个世界的他是平平安安正常长大的。不必委屈,不必勉强,是快乐的生活着的。
仅仅如此,就好。

“才没有哭。”泉奈下意识的回复了一句。
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觉得难过,有莫名其妙的压抑的心绪。
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同一个人,他是最能理解那种在高空中虚无空茫的恐惧与无措。所以他也最能体会到一句“习惯”轻松掩盖过去的煎熬。
于他而言,那种轻快的笑容和轻松的语调,只是一种掩饰。不由得让他觉得对方那样的温和微笑也不过是一种“习惯”。
但是,宇智波泉奈已经能够“笑”了——他已经可以笑如春风,那么他也不该徒增伤感。

他抬头拉下对方的手反驳他:“我们是差不多大吧?不要搞得好像你是哥哥一样,很奇怪诶。”
“哎,是这样的吗?”宇智波泉奈顺从的放手,笑吟吟道,“我二十四了哦。”
“二、二十一……”底气瞬间不足的声音。
泉奈:可恶,莫名感觉输了……亏我之前还以为是弟弟……
“哈哈,所以我这样是没错的啊。”宇智波泉奈露出一个略带狡黠的笑——这样活泼的表情倒是驱散了刚刚的沉闷感。他又伸手揉了揉泉奈的头发,“往好处想,这不是说明未来三年内你的样子变化都不大嘛,青春永驻什么的也挺好的呀。”
“可是我想长高。”泉奈幽幽道。
宇智波泉奈:“……何苦这么戳心……你这是黑我身高吧。”
泉奈:“没有,错觉,我什么都没说。”

深知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只会是两败俱伤,宇智波泉奈明知的停止互相伤害:“现在呢,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了。接下来怎么办?去你家?”
“是的!哥哥和堂姐他们已经有人接回去了,我们也走吧!”泉奈掏掏衣兜掏出自己的毛绒绒伶鼬小钱包,拉着宇智波泉奈就向路口奔腾,“走,带你感受一下现代的风驰电掣!”

TBC
发烧了……发文的时候就没纠错
头脑不清醒+1+1+1+1+1

评论(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