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大学好苦啊呜呜呜呜

片段(1)

花式片段,前后毫无关联,完全各种脑海片段
*片段之间毫无关联毫无关联毫无关联!*
有甜饼有玻璃渣有刀,不知道为什么甜饼总是刹不住字数……酸腐的恋爱使我快乐(bu)
玻璃渣把自己扎了一下,心好痛_('ཀ`」 ∠)_

(1)
“什么都不能做吗?”
“什么都不能做。”
斑这么回答。他干脆原地盘膝而坐,耐下性子给小带土解释:“我们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从一开始就在被天道监视着。”
他抬手指了指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天空,低低的嗤笑一声。
“上面可是一直盯着呢。”

(2)
“我想养宠物!”
一个正常的、美好的、安宁的早晨就这么被破门而入的带土和他的兴奋宣言打破。
然而家里仅有的几个人并没有理会他。斑占据了电视,正盘腿抄着游戏手柄杀的酣畅淋漓。佐助淡定的拆了一包薯片,刺啦一声权当对带土的回应。
“你们就这么冷酷无情的吗!”带土愤然道,“我要养宠物了!竟然一句建议也没有?!”
另外两个宇智波抬眼看了他一眼,又径自做自己的事。
“别养十尾。”斑操纵着人物将敌人一枪爆头,轻描淡写的说。
“养猫记得联系猫婆婆。”佐助将薯片分成两份,拨给身边的小黑猫一份。
“我不养猫……你们都养猫,哦还有乌鸦,所以我决定养一个特殊点的。太过分了斑我在你心中就是养十尾的那种审美吗,以及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打枪战游戏不开音效,这样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
带土开始滔滔不绝,背后却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
“因为我在睡觉,傻兔兔。”
松软沙发上堆高的抱枕拱了拱,露出一张不满的隽秀面孔:“带土你超吵的你知道吗?”
哦豁,是泉奈。
斑抬头给了带土一个和善的虎式微笑。佐助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带着自己的猫和薯片往旁边挪了挪,远离核爆区。
“呃,抱歉?”带土一时语塞,宇智波一米八无意识的对一米七进行了嘲讽,“我没想到泉奈你竟然会被这么点抱枕埋住……”
“够了你别说了快去买宠物吧……记得别买狗,看到狗就想起万恶的千手。”泉奈眯着眼在枕头上蹭了蹭,意思意思蹬掉了一个抱枕彰显存在感,有气无力的赶他。
“他买什么狗,直接去旗木家抱一只就可以了。”斑向着带土开炮。
“附议,以及我觉得带土不需要养狗,毕竟他现在就已经成天一身卡卡西味和忍犬味了。”佐助抱着猫,诚恳的嫌弃。
“泉奈你好像被狐狸精吸了阳气的书生,怎么这么颓。”带土没有理会另外两人的毒舌——毕竟爱的互相伤害是宇智波家优良的传统美德,相对的他对泉奈难得一见的咸鱼状态表示好奇极了。
“昨晚闹太晚……累。”就这么一会泉奈已经是意识模糊又要睡过去,只是勉勉强强答了一句就埋回枕头里。
“闹♂的♂太♂晚……”带土语气奇怪的咬着字又重复了一遍,好半晌才作肃然起敬状的感叹道:
“二代目好体力。”
他哈哈大笑着躲开泉奈软绵绵砸过来的抱枕,冲着他笑嘻嘻的挤眉弄眼,却被呼啸而至的游戏手柄正中红心。
斑活动着手腕站起来,脸上的笑容在身后电视机内猩红的“K.O”映衬下格外骇人。
“带土,来,我们谈谈人生。”

带土:大清亡。

(3)
“我大概明白我为什么存在了。”
“并不是什么为了某个人而存在的老套故事,而是有更深远的意义。”
“但是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现在存在的意义,就是找到这意义。”
黑色长发的年轻灵魂笑着说。
他顿了顿,抬头遥遥的看向天空中的圆月,低低叹道:“要是还记得就好了……总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回忆呢。”

(4)
小时候,南贺川边的两个孩子最爱炫耀自家弟弟。
斑:“我弟弟超可爱!每天都会给我抱抱!”
柱间:“我弟弟也可爱!像个小白团子一样!”
斑:“我弟弟会主动和我一起训练!”
柱间:“我弟弟虽然嫌弃我但是他会在我爹面前护着我!”
斑:“我弟弟还很懂事!他会专门给我做豆皮寿司!”
柱间:“……我、我弟弟不给我做蘑菇杂饭……”
斑:“哼,所以还是我弟弟最可爱。”
柱间:“我弟弟将来总会给我做蘑菇杂饭的!”(不服)
斑:“我弟弟也肯定会一直给我做豆皮寿司的!”(骄傲)

终于他们长大了。
柱间的弟弟还是不给他做蘑菇杂饭。
但是斑的弟弟却不能给他做豆皮寿司了。

(5)
生命就像一场旅行,只是我喜欢的人游览的太快,与我失散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早早走完了全程。
真狡猾啊,泉奈。

(6)
斑比泉奈大,又比泉奈高,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走的比泉奈快。
泉奈小时候呼哧呼哧在后面赶的时候,一抬头就会发现哥哥在不远处笑着看着他,伸出手来等他。
这个时候泉奈总也会笑起来,然后飞奔过去拉住哥哥的手。
什么时候才能不让哥哥等自己呢,小泉奈暗暗的想。
他非常努力的追赶着追赶着,从小到大,想和哥哥并肩而行。

后来,他终于做到了。

再后来,他走的太快了。
斑还没有来得及拉住他,他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7)
四战后,扉间回到黄泉,被自家大哥和他天启闪瞎眼了很多很多次以后,又被秽土转生了。
扉间:一次两次三次的,为什么什么事都找老夫!而且这次的召唤者查克拉这么弱根本年龄就不大啊!
他睁开眼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乱用禁术的小召唤者,却看到了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容。
黑色长发的少年撑着脸望着他,眉眼带笑的模样一如当年那个小酒馆内对饮笑言时。

“我好不容易想起来了,转世又转世的等了好久都没见到你,我等不及了,就研究了一下,自己动手了。”
他笑吟吟的说。

(8)
“扉间、扉间、扉间——!”
扉间一大早就迷迷糊糊被人大力晃醒,还没等他完全清醒,泉奈就拖着他到窗边激动的指着窗外,一幅兴奋的不得了的模样:“快看!下雪了下雪了下雪了!”

下雪了。
白色的精灵悠悠荡荡的下落,温柔的亲吻万物,将世界染成纯洁而精致的白。
自幼生于南方水乡的泉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覆着天地一色。
他激动的拉着扉间:“扉间扉间,我们下去玩好不好!”
北方风雪里长大的白发青年无奈的揉揉额角:“只是下雪了而已,反应没必要这么大吧……”
“我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雪诶!”泉奈的眼睛亮晶晶的,撒娇似的拉着扉间的衣角小小幅度的晃,“扉间扉间我们下去玩吧,你看下面的雪积的多厚呀,可以堆雪人!”
“……唔。”扉间遭受暴击,宣告投降,无奈妥协。
泉奈欢呼一声就要往楼下冲。
“等等给我站住!穿厚点再下去!”

“雪!雪雪雪!哇——”
哪怕被扉间用羽绒服和帽子手套围巾裹成球也阻挡不了泉奈的兴奋之情。
他像脱缰野马一样在积雪的操场上一路狂奔,留下一串串脚印。
扉间站在操场边缘看着他,十分忧心他跑的这么快万一滑倒了怎么……
“哇啊!”
……办。
仿佛言灵一般,扉间刚想到这一点,泉奈就在场地中央噗通一声摊平,消失在积雪里。
“泉奈!”扉间赶紧上前,却发现这个小傻子摔跤了还一脸傻乐的趴着。
他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拉人起来:“快起来,下次不要跑那么快——”
泉奈脸上还粘着雪,闻言抬头冲着他狡黠一笑。
扉间暗道不妙,却为时已晚。
泉奈拉住他伸出的手用力往下一拽,成功把扉间扯下来和自己作伴。
“喂!”
噗通一声也趴在雪里的扉间被扑上来的泉奈压了个正着,两个人在雪地里滚成一团,最后双双瘫在积雪里。
“呼……怎么样?我刚刚发现的,这样躺在雪地里挺舒服的吧?”
泉奈喘着气转过头,笑眯眯的问他。
“……啊。”
扉间应了一声。确实是,因为太习惯这样的雪天,他还没有试过这样彻底的亲近雪——不过感觉不错就是了。
纷纷扬扬的大雪里,两个人静静躺在雪中,眯着眼感受冰凉却松软的积雪。

“好了好了不能多躺——扉间!我们来堆雪人吧!”
泉奈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拉起扉间一路走到他之前划好的一块区域:“这里!我早就看好了,这里雪最厚最干净,可以直接堆!”
他从兜里掏了掏,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胡萝卜和两个纽扣,献宝一样举到扉间眼前:“看!鼻子眼睛我已经准备好了!”
“真是万全的准备啊……”扉间一时无力吐槽,却见泉奈已经兴冲冲的蹲下身开始堆雪堆。
他叹口气,拉过泉奈的手:“你那样太慢了,这样。”
他搓了一个雪球,然后就地滚了起来,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个大雪球。
“哝,这样快。”
泉奈相当捧场的激烈鼓掌:“喔噢滚雪球!好棒好棒!”

所以说有的时候真的拿童心未泯的泉奈没办法呢。总是突然一下可爱起来,像毛绒绒的小动物一样的完全抵抗不住啊。
——来自扉·喜欢毛绒绒·喜欢小动物·喜欢泉奈·间。

滚雪球的效率比堆雪球高多了,不一会就是一大一小两个雪球新鲜出炉。
扉间和泉奈合力把小雪球抬到了大雪球上面垒好,泉奈准备的道具终于派上用场。
萝卜做鼻子,纽扣做眼睛,再插上旁边捡来的枯枝,一个白白胖胖的雪人就出现了。
“是不是少了点什么?”泉奈托着下巴沉吟。
“没有嘴。”扉间提醒。
“不是不是……啊,有了。”泉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跑向操场边的木丛中翻找起来。
“在哪呢……我记得之前看到过的……找到了!”
他高高兴兴举起一串结着红果的枝条:“之前因为天气太冷了,这个树还结着果子就注意了一下,没想到能在现在用上,真是太巧了!”
“红色的果子?”扉间迟疑道,“你打算用这个做嘴吗?”
“诶嘿,不是,总之你看吧~”泉奈笑的神神秘秘。

一颗两颗三颗。
红色的果子被泉奈摘下,在嵌在雪人面上。
扉间很快就看出来了这家伙想干嘛——这熟悉的位置,不正是他脸上的胎记吗!
“泉奈!”他一时无语,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无奈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看!完成了!”泉奈笑嘻嘻的拼好最后一颗红果,直起身子拍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是扉间~”他拖长音调,指着雪人比划着打趣道。
“一点都不像。”扉间故意嫌弃他。
“同志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觉得这个胎记非常有神韵!”泉奈假装严肃的批评他。
“雪人鼻子有这——么长,”扉间也比划,然后问他,“我有吗?”
“呃……”泉奈陷入沉思,试图解释,“这大概是一个说了谎的扉间。”
然后他仿佛是被自己说服了一样,非常坚定的认真重复:“是的这是一个骗人的扉间!”
“等等,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唔,你说过要带我去吃冰淇淋蛋糕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为什么这种事情记得怎么清楚啊!这种天气还吃冰淇淋蛋糕你还想不想要自己的胃了!驳回!”
“看!骗人!”

泉奈的血泪控诉换来了自己被冷酷无情的拎了回去。
因为提起冰淇淋蛋糕反而提醒了扉间泉奈不该受凉,他在下面待的时间太久了。于是扉间相当正气凛然的把人从雪堆里扒拉出来拍拍干净带回去了。
泉奈趴在玻璃上哀叹自己受黑恶势力的压迫,不得不与心爱的雪隔玻璃相望。
“温水已经放好了,去泡一下澡——我给你找衣服,你先去洗洗,不然穿着湿衣服太久也要着凉。”
扉间打断他的无病呻吟,一脸教导主任式严肃的指路浴室。
泉奈蔫蔫的往浴室挪,恋恋不舍的看着楼下操场,然后被扉间残忍的拎进浴室,并且迅速被脱光光泡到温水里。
“等等你脱的这么娴熟吗!来人啊非礼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泉奈扯着嗓子开始乱喊。
“对,就是非礼。”扉间被他气笑了,倚在玻璃门上凉凉的看着他威胁,“你要是再不好好洗澡,我们就做点别的能暖身子的运动,左右今天没什么事干。”
他赤红的眸极具侵略性地扫过泉奈水汽蒸腾下泛红的光裸肌肤,话里话外意有所指,就差没摆明了说今天没事干要不干你吧。
泉奈光速闭嘴,瞬间乖巧。
扉间看着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埋在水里吐泡泡的泉奈心里只有一句呵呵,转身出去给他找衣服。
路过窗边的时候,他想起刚刚那个“骗人的扉间”,不由多分了一丝注意力过去。
入目的景象成功止住了他的步伐。
楼下的操场上积着厚厚的雪,一片洁白中,泉奈刚刚跑过的痕迹格外明显。尽管歪歪扭扭,最后还有两个人打闹的痕迹破坏了周边的积雪,却仍看得出是两个熟悉的字。
“扉”
“间”

扉间愣了一会,扭过头不再去看看那个大大的名字,却还是止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所以说,有的时候这家伙真的很犯规啊。

(9)
当一个人出现在生命里,那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所以就算消失,也是特别的缘分。

最特别的当以最绚烂的告别铭记,不是吗?
终结谷木与火的纠缠,是一场无人知晓的,举办于暴雨狂风中的离别盛宴。
待到酒酣宴罢,便是曲终人散。

(10)
抽刀断水,却斩不断水中月。
有的时候,幻影比真实更为坚定。
这是你坚持月之眼的原因吗?斑。

(11)
母亲从小教育我们,要有礼貌,在告辞的时候要说再见。
就算她逝去了,泉奈也一直做的很好。彬彬有礼,谦谦君子。
但是这一次你没有说再见,所以泉奈是一个不礼貌的坏孩子。
不过呢,如果你回来,哥哥我就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了。
所以泉奈,回来做一个礼貌的好孩子,好不好?

(12)
我叫风,风花雪月的风。
或者你们称呼我为梦也好,总之我游离于世界的各个角落,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的梦境。
千百年来我走过无数梦境,美梦,噩梦,在梦中见识了无数光怪陆离的世界。

梦境,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
我一直以来都这么坚信着。

我曾经到过一个孩子的梦。那可真是一个漂亮的梦啊。有风花与清澈的河流,有层叠的房屋和奔跑的孩童,光明的、欢声笑语的,实在是漂亮极了。
我喜欢这个梦。我偷偷收藏了它。

那个孩子的弟弟的梦也是十分的有趣呢。
有松软的甜点和软绵的绒花,还有他的哥哥,做着漂亮梦境的孩子。
还有血与火的战场,有锋锐的刀剑和浓浓的硝烟。
奇异的并存着的梦境里,残酷与美好泾渭分明。

后来我又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境,却再没找到过值得铭记的梦境。
再后来,我又见到了那个有着漂亮梦境的孩子。
不,不该叫孩子了。人类的生命短暂如飞瀑流水,他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翁了
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个拥有着矛盾梦境的孩子,而他的眼里也不再有当初的光。
我有点难受,但是我仍怀抱期望,期待着他的梦。
然而当年灿烂的美丽的梦随着他眼底的光一起,消失了。
我等了好多好多个晚上,只等到了一个梦。那个梦里,只有压抑的漆黑的浪潮从四面八方而来,渐渐窒息。
我感到很难过。大概是因为我失去了那个漂亮的梦。
我还是想再看一次那个漂亮的梦。我找到了我曾经偷偷留下的收藏,将那小小的光点放入黑夜。
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那个漂亮的梦。有光,有花,有欢笑。有奔跑的孩童,有亲昵的兄弟。
那真是一个漂亮的梦。

斑在沉沉暗色中醒来。
他呛咳出声,思维却是飘散。
好多好多年没有做过的梦,突然光顾了他的黑夜。
他看到自己曾经的梦想,看到自己和年幼的弟弟拉着手在街道上前行,看到各个忍族的孩子们笑闹着从他们身边跑过。
于是他的脸上也带了微笑。
是一个,好梦呢。

——————

所有脑洞和片段都归档tag【沅有芷兮】,是湘夫人里自己最喜欢的一句“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将下半句用来表白泉奈x(痴汉住口)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