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我能有什么梦想

追校花的错误示范

是现代paro的宇智波和千手爸爸妈妈的爱情故事!(其实主要只写了宇智波爸爸妈妈……)
是bg是bg是bg!千手妈妈和宇智波妈妈都是原创人物x(其实就是分别把两兄弟特点拼了拼……)
情节我兜头一大盆狗血泼下去(。)
梧桐感兴趣我就写了…用时很长还尬写……十分抱歉( ´;ω;` )

※※※: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挺反感拿追女生当赌注的行为,女生不是炫耀的资本
但是当初脑洞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完善了设定写了一部分后读着感觉难受,后来仔细想想才意识到这一个问题
但是这种追错了人却又追对了人的狗血迷之带感(闭嘴)所以最后还是写了并且没刹住车()
所以雷这一点的小天使们就不要看了()柱斑扉泉都没有出场,只是现代pa的年轻时爸爸妈妈们的故事而已,几乎算是原创了(。)
————
1、
宇智波田岛和千手佛间是死敌。
别瞎想,是正经的,不带哲学符号的那种。
身为对方家长口中的“别人家孩子”,他们可是从小就看不顺眼了。
总是被家长们拿来对比,男孩子们带着年少轻狂和不服气的好胜之心,从身高体重比到章句文学,什么都想争一争。
争来争去,十几年的时光一晃而过,竟然还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还好死不死一个班?!
这也是理所当然了——毕竟他们都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最好的学校,所以这个结果也不难预料。
但是心里就是那个不服啊!嘿这小子怎么还在呢!阴魂不散!
来啊干架啊!高考都没分个胜负今天我们就了结了这桩恩怨!
不过毕竟都是在学校了,打起来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在别的方面一决胜负。
大学了,还是比点有新意的——比谁先脱单!

“等着瞧吧单身狗!”
“你个注孤生做什么梦呢!”

脱单,是一个男生在大学的第一追求,是人生经历的辉煌一笔,是……总之脱单了很骄傲很现充就对了。
不过若佛间和田岛想脱单,还是挺简单的——他们可是很招女孩子的喜欢的。
但就这么为了赌约,随随便便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找个喜欢他们的女孩子谈恋爱,辜负她们的心意耽误她们的青春,就非常不符合两位的性子了。
所以,要有挑战性的赌约——赌,谁先撩到校花。
当然这之中也有两人对校花较有好感的原因了。
在进入大学三个月后,撕的举校瞩目两个人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订下了这个对他们来说关乎未来的赌约。

2、
校花这个词语是相当挑剔的,并不是只有颜就能冠以如此称呼。起码在佛间和田岛所在的学校不是。
而他们学校的校花,有两个。
藤原堇,千代悠子。
之所以会是两个校花……唉,是因为太难在这样两位美人之间抉择了。
藤原堇是令人又爱又恨的小恶魔,这大概是大家公认的了。黑发黑瞳的活泼少女有着得天独厚的可爱容貌,身形也是娇娇小小的,高高扎起头发的时候元气满满,小厚唇挑起的笑容简直让人甜到心里去。
至于偶尔无伤大雅的小小恶作剧?能博美人一笑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千代悠子则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像是从古文中走出的大和抚子一样。白发红瞳,面容姣好,面上永远带着三分温和笑意,一举一动都是优雅的贵女典范,如山巅冰雪一样动人心弦。
她缓言曼语的时候,就仿佛有一种令人宁静安心的氛围缭绕着,安然恬淡。
最妙的是,这两位美人还是极为要好的朋友,每日形影不离。气质迥然却和谐的两人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回头率真是高的吓人。

不过这开学三个月了,两位还没有名花有主的原因,也是令人一言难尽。
主要还是要归功于我们的小恶魔。别看藤原堇人小小的,力气可是大好。曾有想要献殷勤的男生去帮忙拎堇姑娘的箱子,箱子刚一入手,桄榔一声可砸脚上了——拎不动。
藤原堇就笑嘻嘻的拿回箱子,轻轻松松甩了甩:“诶呀哪有这么夸张啦,我箱子有这————么重嘛?小哥你要回去好好练练肌肉了呀嘻嘻嘻嘻嘻。”
如果一个两个是真的因为自己没肌肉,也没什么了。但是五个六个八九十个都这么铩羽而归,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新晋校花的不简单。
嘶……这莫非咱们新校花还是个怪力少女人设的?
后来不知怎的,就有传言说,新校花武力值超高,手可开山河。
很快这个传言就有了实锤——有外校小混混见到两位美人起了色心调戏。正当本校男生摩拳擦掌准备上前英雄救美的时候,只见千代悠子微微一笑。
“关门,放阿堇。”
……不对错场了。
面对调戏,千代悠子只是微微一笑,并且后退半步,让开了一片距离。
本校男生眼中瞬间就成了对方盛气凌人恃强凌弱,校花受到惊吓楚楚可怜,气的当场爆炸就要和对方拼命。
不过他们并没有这个机会。
藤原堇唇边挑起一抹后来被尊称为“虎式微笑”的弧度,几步间便冲入对方阵营大开杀戒。
肘击开路,下劈迎敌,拳拳到肉,闭着眼睛过肩摔一摔一个准。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便哀鸿遍野横倒满地。
身材娇小的女孩子轻轻松松拍了拍手,踩过哀嚎的不良混混蹦蹦跳跳扑进千代悠子怀里:“千代!这次有没有破纪录!”
千代悠子笑吟吟地接住她:“六分钟五人,退步了哦阿堇。”
“诶~果然是太久没动手了吗~”藤原堇忧伤的叹口气,“以后要多练练手了啊……”
围观群众默默后退一步。
千代悠子摸摸鼓着脸的藤原堇的头,应她:“好啊,下次我陪你练好了。”
围观群众迅速作鸟兽散。
怪不得刚刚千代悠子要后退,是为了给藤原堇腾场地啊!
原来两个校花都是高武力值的隐藏大佬吗?!惹到了会被打成饼饼吧???
这件光辉事迹迅速被传播出去。从此两位校花变成了众男生眼中的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
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他们并不想还没碰到花就做鬼了啊!
而现在,佛间和田岛要挑战这两朵难采的荆棘花了。
众男生:怕不是会被打成饼饼哦!
能怎么办呢?吃瓜看戏吧。

3、
赌约是订下了,但是最尴尬的情况出现了。
诶,那什么,我没谈过恋爱啊,追女孩子怎么追?
宇智波田岛,未来的高智商精英,现在的低情商学生,陷入了沉思。
损友嘻嘻哈哈的闹腾:“苦恼这种东西做什么啊!”他神神秘秘递过来一部手机:“给你秘笈!保证有用!”
田岛看着手机界面上的○度,默然。
“——所以说这种东西到底哪里秘笈了啊!!!”

4、
顶着瑟瑟寒风和楼管阿姨的杀人目光,站在女生宿舍门口的田岛开始认真思考起到底是自己脑子进水了还是损友脑子进水了还是他们都脑子进水了。
应该是都进水了。大概是被混在衣服里洗了洗吧。
○度这种东西真的靠谱吗。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
看着田岛一幅神游天外的样子,损友恨铁不成钢的小小声提醒:“表情!表情啊田岛!你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怎么搭讪!拿出勇气来啊!”
田岛:你在那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时候倒是给我从树后面站出来啊!
友:人怂,不敢,怕被打成饼饼。

“喂——我说,”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你一个大男人,站在女生寝室楼下干什么?拦人告白吗?”
高马尾的娇小少女一幅好奇的模样,可爱又无害的表情让路过男生忍不住的捧心。
啊,藤原校花今天也这么可爱呢,请继续可爱下去——(窒息)
“啊?不是,我……”田岛突然有些无措——太近了,没谈过恋爱的低情商少年表示离女孩子这么近,他很方。
“我……”他试图寻找场外求助,却发现损友已经跑的连影都没了。
友:啊啊啊是堇校花啊她知道目的以后我们会不会被打成饼饼快跑快跑……
田岛:我记住你了!友谊的小船翻了!!!
“你?”藤原堇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你什么呀?”
娃娃脸的少女逐渐沉下脸色:“你——该不会是想来骚扰女生吧?变~态~?”
田岛内心顿觉警惕,多年训练的直觉让他下意识躲开了迎面一拳。
“心虚什么!前两天在女寝楼下骚扰女生的是不是你!已经有好多妹子和我反映了——变态大叔给我站住!”
变……变态?!还大叔???
田岛几乎呆立当场——就算他长得有点急,也不至于到大叔的地步吧???而且他像是那种猥琐的会骚扰女生的男生吗?!
没等他多做辩解,藤原堇又是一拳挥出。
虽然田岛也从小习武……好吧是学过散打之类的提升武力值的技能,但是藤原堇毕竟是女孩子,在能解释的情况下,田岛并不想那么没风度的欺负女生。
可惜藤原堇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连续多日听到女生们的怨言的她在看到大家口中的“变态”时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端愤怒的状态,只想好好教训对方一顿。
多次欲解释却被打断,田岛终于忍不住了。
藤原堇又一次抬腿下劈时,田岛不闪不避,反而跨步上前,借着少女动作之间的破绽一把架住对方的腿,相当强硬的止住了她的动作。
“——够了!就算情有可原也不能这么冤枉人啊!”
“咿!”没想到一直(在她看来是)心虚的人会突然还手,藤原堇一时不查,竟然就这么以一种相当尴尬的姿势被架住腿。
然而显然面前的少年对两人这样的微妙姿势毫无所觉。他俊秀的脸上带了一层不知是因为躲避还是因为气愤的晕色,皱着眉一幅愤愤不平的样子。
“我不是那种变态好吗?!开学这么久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来女生寝室楼下!——我是来找你的!”

“喔——哦——”
围观群众齐齐发出意味不明的起哄声,也不知是因为田岛的话还是因为他们暧昧的姿势。不过藤原堇觉得是后者多些。
她漂亮的脸上瞬间一抹飞红:因为从小到大备受宠爱,再加上自己也拥有自卫能力,她还尚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如此暧昧的姿态和一个男生僵持不下。这着实令她羞愤不已。
面对田岛一幅心无杂念一心要说个明白的样子,藤原堇更是一阵气闷。
呆瓜木头二愣子!这么尴尬的姿势竟然完全没有感受……!
不过尴尬的气氛没多久,不待两人再做交流解释被一声尖叫打破。
两人回首就看见一个穿着短裙的女生羞愤地按下被掀起的裙子,她身边一道黑色身影快速逃窜而去。
显然骚扰女生的罪魁祸首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藤原堇和宇智波田岛的身上时,又犯案一起。
来不及多犹豫,藤原堇转头叱他:“还愣着干什么!放手啊……喂!”
猝不及防的被突然松手的田岛吓了一跳,右腿终于落地的藤原堇身型不稳地踉跄几步,不等她过多反应,刚刚还和她僵持不下的黑发少年已经冲了出去。
动作好快!但是……
“啊真是莽撞的家伙……!”她低声恼道,“连话都不说一句!”
虽说如此怨念,但毕竟是自己一开始误会了人家,何况现在人家还是去帮忙了。想到刚刚见到的那一幕,藤原堇冷了神色,也毫不犹豫的向着刚刚那人逃跑的地方追去。

5、
“……那个,刚刚对不起。”
男女混合双打之后扭送色狼去警局,回来的路上,田岛突然没头没脑冒出来一句。
藤原堇先是懵了一会——没心没肺的开朗小姑娘在抓到并且教训了一顿变态后早把刚刚的事置之脑后了。
不过她看着田岛后知后觉涨红了的脸,很快回想起刚刚的尴尬事件。
藤原堇:……等等,这个人反射弧这么长的吗。
这都多久了怎么才反应过来啦!(哭笑不得)
但是面前的人又是一本正经的,哪怕红着脸也是一幅深感歉意愧疚的快要切腹的样子——田岛自觉是自己冒犯了人家女孩子,还是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人看着,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实在是太失礼了。
唔,这么一根筋的家伙,现在可真是少见了。以前和藤原堇打交道的男生多是八面玲珑巧舌如簧,总是想在她面前秀一把。哪像这家伙,呆呆楞楞的,正经的和个老干部一样——
噗,老干部。
藤原堇被自己这个形容给逗笑了。她一时玩心大发,面上迅速调整到了委屈表情泫然欲泣:“你……你还敢说……!呜呜呜我丢脸死了……!大庭广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呜呜……”
她似是不愿回想一般捂脸,一幅羞愤欲绝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刚刚揍色狼时开山裂地的气势。
藤原堇:好肉麻,呕……这种小白莲作风真的好假……
“等、等等,你、你别哭啊!”田岛顿觉手足无措,自觉是自己把女孩子欺负了,尤其是看起来这么小小的乖乖的女孩子,一股深重的罪恶感涌上心头,“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所以你是故意的吗!”藤原堇转换一下词汇,硬是跟田岛扯起来了文字游戏。
娇小少女略带(装出来的)哭腔的指责和路人们谴责的目光烧的田岛简直想要自我枪毙以谢罪。
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也没有弟弟妹妹,也没有谈过恋爱,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
至于○度搜的?这种时候哪还能记得起来一言半语,大脑一片空白。
他只能笨拙的尝试转移女孩子的注意力:“呃……我不是真的不是……那个,要不我请你吃甜点吧?就当是赔罪?”
“唔?”藤原堇眼神亮了一下,“吃什么甜点?”
似乎是发现自己的态度太过急切,她咳嗽两声假装正经:“要是好吃的话,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

6、
nice!好收获!
看着摆了半张桌子的各色甜点,甜食控·藤原堇内心的小人开始撒花吹喇叭放鞭炮。
她最近摄入甜食过多,被千代悠子看的紧。正好今日千代被人约了出去,此时不吃更待何时啊!
一时间她看田岛也顺眼了不少,尤其是对方明显也喜欢吃甜点的情况下。
少年面前同样摆着大量甜食。对方完全没有什么关于大男人不该喜欢吃甜点之类的奇怪思想,吃的一脸坦然,满满都是喜爱的样子。
藤原堇:爱吃甜食的就是友军!是甜食同盟!
她脸颊鼓鼓的像个小仓鼠一样,嚼着丸子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不错嘛少年,有眼光!这家店超好吃的!哎哎你是怎么找到的,我可是专门去问了好几个爱吃甜食的学姐呢!”
“啊这个啊,是家里人推荐的,说是很好吃。名不虚传啊,看起来很低调,味道确实一绝。”田岛看她脸上的轻松神情,松了口气——这样大概是,哄回来了吧?
“原来如此……对了,你刚刚不是说找我吗?找我什么事呀?”藤原堇咬着叉子若有所思,突然发问。
“呃这个……”田岛一时语塞,虽然自己确实是去找她的,但是理由太不可告人了,直接说大概会被打成饼饼。
他随口胡诌:“因为你是社团负责人嘛,我同学说你们社团最近有个活动,我比较感兴趣,就想来找你问问。”
“活动?什么活动?”藤原堇一呆,“我是负责人没错……但是我们社团最近没有活动啊?”
“啊?没有吗?”田岛装的像模像样的,一幅生气的样子,“那肯定是我损友骗我!回去和他好好理论理论!”
“噗,那你可真好玩,竟然就这么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我。”藤原堇忍俊不禁。
她放下叉子伸了个懒腰:“啊……舒服!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吃甜点了。千代她是咸党,最近又看我看的紧,可把我给憋坏了——小姐姐~我们这里结一下账~”
田岛正打算取出钱包,却被藤原堇抢先一步。
少女递去一张贴着可爱贴画的卡片,服务员接了过去,轻车熟路的刷卡结账。
田岛一懵:“等等?不是说我请客……”
藤原堇挥挥手,笑嘻嘻的:“哪能呀?其实是我一开始误会你了啦,该是我赔罪才是。而且我也有这里的会员卡嘛,不用白不用。”
她看着田岛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他:“哎呀这有什么好争的啦!你要是实在过意不过去,干脆下次再寻一家好吃的甜品店请我好了!反正,是一起抓过色狼吃过甜点了人了,算是朋友的吧?”
收拾东西起身,藤原堇拍拍田岛肩膀,一幅好哥们的样子:“你叫宇智波田岛对吧?我觉得你不错哟,以后我罩你啦!”
小姑娘放话出来的样子显得骄矜极了,说会罩着少年的样子有种故作成熟的感觉,令人忍俊不禁。
“看看时间千代也该回来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今天谢谢你陪我吃甜点呀!”藤原堇收回手,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自己的卡,笑着打了个招呼就风风火火离开了。
田岛扶了扶额,突然有种无奈感。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这种场景以后会经常出现呢……

7、
#惊!藤原校花名花有主?#
#大新闻!与校花共进晚餐的神秘少年!#
#学弟的逆袭,这一次的校花我们大一自产自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友人在桌子上笑成一摊:“共进晚餐哈哈哈哈哈你们明明只是吃了个甜点而已啊哈哈哈哈哈!这些校园新闻都是些什么鬼啦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噗咳咳咳!别!田岛你冷静!”
田岛放下举起的行李箱,怒视他:“笑够了没有!还不是你乱出馊主意!”
“我没啊!”友人顿时喊冤,“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度多有用啊这不是搭上话了吗!”
田岛送他一个呵呵,干脆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完全不想理他。
“哇竟然已经有人开论坛了……田岛你大概成红人了。”友人握着手机,鬼鬼祟祟凑过来,“哎我说,你打算追藤原堇?”
“啊?没啊。”
“哦没……没???”友人的声音瞬间拔高八度:“你说你没想追藤原堇?!”
“你!没!想!追?!”他丢下手机转而疯狂晃着田岛的肩膀,“你没想追???”
“我听力还很好不需要你重复那么多次……以及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追藤原堇了。”田岛被他晃得书包都要掉了,带着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拍开他的手。
“你不追你去撩人家?!”友人抓狂的问,“你不追你还和人家吃甜点?!”
“等等我没撩啊!还有甜点那件事我都说了是因为冒犯了对方想要赔罪!”
“结果还没赔成。”友人吐槽,“那你干嘛去找人家校花?你这是赌局打算认输?”
“傻孢子,我校校花有两个啊,”田岛用看智障的目光看自己突然智商下线的友人,“我从一开始就想追的是千代悠子啊,我对温柔的女生好感比较高。再说,找藤原堇不是你给我的建议吗?喏,这个。”
明亮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度画面。
【求助:想要追一个性格温和优雅的女生怎么办?校花级别的那种
答:少年你想追校花嘛?给你加油哦~
这种女生一般都是高岭之花型,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其实并不好接近,这个时候教你一个成语——曲、线、救、国~
你可以接近她闺蜜呀,先打探好对方的喜好,再对症下药嘛~百试百灵~不灵不要钱~男孩子要会讨好女生哟~
那么祝你成功哟么么哒~】
“喏,闺蜜,曲线救国。不就是去找藤原堇吗。”田岛点了点几个词语。
“……且不说这个能不能成,就这个回答的人的语气就很不靠谱好吗!!!”友人几乎抓狂到癫痫,“你怎么就信了这个!”
“总归要想办法,感觉这个比较靠谱啊,再说我还要请藤原堇一次,不然就这么心安理得的不赔罪还吃人家甜点,太说不过去了——话说,你到底去不去吃饭,不去我可是要先走了。”
友人捂着脸兀自哀嚎,完全没有理会田岛问了什么。
田岛:……算了,不用理他了。
他拍拍自己的书包,径自去了食堂。要知道大学食堂的抢饭竞争不亚于战场厮杀,先到先得晚了没有,为了饭总之先冲!
徒留友人一个人在原地,神情复杂了半天终于掏出手机,手指几次迟疑,最终才下定决心一般点开了某人的联系电话。
“喂?阿海?对我有事找你……别口花花!正经点!是关于你妹妹的……”

8、
不知道为什么,友人最近总以一种复杂难言又夹杂愧疚和探究的目光看着田岛。
每天都被目光凌迟的感受并不好,然而田岛问他他也不说。
田岛:有种不详的预感。可能大清要亡(bu
问不出来什么,田岛也不欲强求,只是暗自琢磨着寻个时间请藤原堇一次。首先要和目标闺蜜打好关系嘛,何况两人都是甜党,田岛预感他们将会很有共同语言。
临出门前友人又一次问他:“我说田岛啊,你真的不是追藤原堇吗?”
“不是。”田岛斩钉截铁。
然而赶去赴约的他并没有看到,友人那种堪称怜悯的表情。
友:“唉,情商真低。”

9、
【我不追藤原堇。】
【个鬼】
宇智波田岛,男,二十岁,正处于人生危机中。
有什么办法可以撤回半年前所说的所有话吗?很急,非常急。
他撑着脸看着对面的少女小口小口吃着布丁,完全抑制不住、也不想抑制自己内心涌上的暖意。
阿堇真可爱,小口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抱着玩偶一脸满足的样子也可爱,生气的时候鼓着脸的样子更可爱。
因为是阿堇,所以怎么样都可爱。
你完了,宇智波田岛。他告诉自己。你彻底栽了。
半年光景足够两人的相熟,而田岛目的从一开始的了解千代悠子很快变成了了解藤原堇。
再后来,变成了眼里只有藤原堇。
已经完完全全的,忘记了所谓的赌约和原本的目标。
想到半年前自己斩钉截铁的回答不追阿堇,田岛只想穿越回去扯着过去的自己领子疯狂摇晃并且告诉他别犹豫赶紧追。
只要看着她,内心就会不可思议的柔软下来——这大概是因为阿堇的魅力吧,温软的,甜蜜的。
“你这样看着我好像变态耶,呆呆。”对面的人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动作,同样撑着脸笑吟吟的看他。
啊,呆呆这个称呼是藤原堇给田岛起的。因为她总是说田岛反应慢的要死,呆呆的像个木头一样,而且情商低的没眼看——不过人很有趣就是了,而且很可爱耶不觉得吗?
面对藤原堇灿烂的笑容,田岛晕晕乎乎的嗯了一声,等清醒过来已经迟了。从此这个称呼就变成了藤原堇专用的梗,总是笑嘻嘻的咬着字眼唤他。
“没有变态,是对美好事物的正常欣赏和赞叹,赏心悦目。”田岛相当耿直的解释。
“哎呀,认识久了呆呆竟然会撩了……好欣慰哦,”藤原堇一脸“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唏嘘,语气复杂。“呆呆你可要记得这句话,将来你女朋友肯定会喜欢的。”
田岛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
“……那你喜欢吗?”
“诶?”

——抑制不住,想要告诉你。
——我喜欢你。

田岛认真的看入她眼里:“这句话,你喜欢吗?”
“这句话只是说给你的,所以你喜欢吗?”
黑发的娇小少女愣了愣,在少年的灼热目光中缓缓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

——我听到了,你的心情。
——真巧啊,我也是。

“嗯,喜欢哦。”

10、
“我跟阿堇在一起了。”
回到寝室,换着衣服的田岛突然冒出来一句。
趴在床上打游戏的友人差点没被惊的掉下去,好容易缓过来扒着床沿问他:“你们修成正果了?哎呦可算是……”
“你知道我看着你天天约人家吃饭却总说自己不在追人家有多急吗!”他悲愤道,“你还说你想追的是千代悠子,你看看你这半年来可是问过什么关于千代悠子的话?还不承认,啧啧啧。”
“不过话说回来,那你和佛间的赌约怎么办?”
“认输。”田岛干脆利落。在爱人面前,大男人可有可无的所谓骄傲算什么?
“认个输能换个这么可爱这么好的女朋友我也愿意啊……”友人重重倒回床上开始哀嚎。
“你少来,不是有人追你吗。我就是想说,阿堇跟我说她下周要和千代悠子吃饭,要把我一起带过去,毕竟男朋友和闺蜜总得见一面。所以下周指不定哪天我就突然没影了,提前告诉你一声。”
“谁要他追……行了行了知道了,有异性没人性啊你。不过你约藤原堇了这么久,竟然没见过千代悠子一次吗?她们两个不是形影不离吗?”
“阿堇说她好像也有男朋友了,估计下周也要带来,所以下周可能就是个家属见面会了。”田岛难得开了个玩笑,显而易见的心情愉快。
“何方神圣啊竟然能追到千代悠子……哇这岂不是说,两个校花都被拿下了?!这么快,今年本校男生效率真高,这可是难得出现的大一就成为校花的美人诶。”友人莫名感慨。
“不知道,阿堇也好奇,下周就能见分晓了吧。”
虽然此时田岛这么说,不过他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于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家的阿堇,对别的完全不想上心。
所以,他错过了打听千代悠子的男朋友的最好机会,并且直接造就了未来的苦逼。

11、
大清亡。
什么何方神圣,明明是牛鬼蛇神!
对面那张丑恶嘴脸熟悉的惊人,分明是从小到大都针锋相对的千手佛间!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空气中徒留两位校花的轻笑戏言。

“呆呆?怎么了吗?怎么不说话?”注意到男友不同寻常的沉默,藤原堇凑近了问他。
田岛发誓,在呆呆这个称呼出口时,对面那家伙绝对在憋笑。
“木头你也是,怎么今天这么沉默?”对面温柔娴雅的白发丽人亦是伸手点上佛间眉宇,柔声道。
田岛:……不愧是闺蜜,起的昵称都如此相似。突然对佛间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感。
千代悠子揉着佛间眉心,语气舒缓:“是因为看到打赌的对手了吗?觉得自己要输?”
佛间:!!!
田岛:!!!

“打赌?什么赌?诶等等,你们认识吗?”藤原堇看看这边看看那边,俨然一幅好奇模样。
“认识,但是那个赌约……”田岛急急解释,冷汗直冒。
“没什么呀,就是他们打了个赌,赌谁先追到校花。”千代悠子笑吟吟的看着田岛手足无措的慌张样子,迅速补上后半句。
“……追校花?”
“对呀,追校花。”

风雨欲来。
天要亡我。
世界再见。
田岛满心的弹幕光速刷过,却找不到什么更好的解释。
如果现在说自己认识她没多久就放弃了赌约,别说藤原堇了,他自己都不信——太假了,一股子亡羊补牢气息。
“……校花?……我?”
藤原堇低眉,略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看不清神色。
“……所以,”她沉默好一会才说,“你是因为打赌才追我的吗。”
一个肯定句。
“不是!”田岛慌忙解释,“我是真的喜欢你!一开始或许是有这个原因,但是之后就是真心的喜欢你!”
“真假啊。”千代悠子凉凉补刀,狭长的凤眼同时也瞥向自己的男朋友,“对吧,佛间?”
佛间也不顾所谓恩怨了,张口就想唤千代悠子想解释些什么。
“你就别说啦,”千代悠子撑着脸笑道,“你手机里的录音我可是拷贝了一份哦,要放一下吗?”
“傻木头,”她说,“下次打赌可别太张扬了——唔,不过估计你们也没有下次了呢。”
……录音。
他们两个打赌的时候,两人的损友都在,怂恿着录了一份音频——如今成了撞开防守的机械。
悔不当初啊……

“千代,我们走吧。”藤原堇推开椅子站起身,“没什么好见的了。”
“那就走吧。”千代悠子笑笑。
“阿堇!”
“千代!”
“住口!”黑发少女拉着白发丽人的手低呵,“你们不是打赌要追校花吗!现在都追到了!你们两个都成功了没有胜负不行吗!”
这次少女的声线真真正正染上了哭腔:“已经成功了还说什么,就当我们两个陪你们演了场戏吧。”
千代悠子安慰的拍了拍她,拉着她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宇智波田岛和千手佛间,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做过的傻事。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苦逼。
自己种的苦果,跪着也要吃下去。
唉,这能怎么办呢?只能诚心诚意的,再追校花一次了。

12、
“千代……”藤原堇小动物一样缩在毛绒绒的毯子里,“你早就知道啦?”
“你不也是。”千代悠子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输入大串代码。
“诶嘿嘿,”藤原堇顶着刚刚在被子里打滚滚乱的头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没办法,谁让呆呆这么呆,一点也不会编借口。”
“噗,你是指当初那个因为社团活动找你的借口?”千代悠子想起来也是忍不住一阵发笑,“我保证他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校花什么的,不然肯定知道那个所谓社团只有我们两个。”
“对~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啦,我悄悄告诉你哦,”藤原堇笑的像个小狐狸,“我哥在追他朋友——虽然是单方面的,不过在他说他没想追我的时候,为了我不被撩到他朋友就打电话给我哥啦。”
“厉害了我的堇大人!”千代悠子也笑了起来,“这都能打入敌人内部!”
“嘿嘿……过奖过奖,不过千代你呢?你是怎么发现你男朋友是为了打赌追你的?”
“他才没有追我呢,是个榆木脑袋,”千代悠子撑着脸讲,“他从一开始就是直截了当的跟我说他想追你,然后说要讨好我好打探一下消息。”
“哇……这个比呆呆情商还低耶。”藤原堇叹道。
“对呀,他后来根本就是打着讨好目标闺蜜的幌子各种追我。真是难为他了。”回想起自己男友的乌龙,千代悠子也是忍俊不禁。
“嘿嘿~总要给他们个教训,不然他们根本不知道错。”藤原堇鼓着脸,“怎么能为了打赌比胜负追女生呢?要不是看在他们认清自己后果断放弃那什么鬼赌约,我才不原谅他。”
“对呢,要留个教训。”千代悠子赞同道。“不过我也好奇呢,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办呢?”
“诶~那就是,考核期咯~”
两位美人在寝室里相视而笑,定下了田岛和佛间未来的艰难追妻路。

13、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追校花可以,绝对不能是为了炫耀。
像宇智波田岛和千手佛间这两个!就是!标准的!错误!示范!
不过他们最终还是抱得美人归了呢,实在是可喜可贺啦。
但是校花们可不是容易被打动的人,怎么这次就沦陷的这么快呢?

大概是因为,喜欢上笨蛋的话,自己的情商也会降低呢(笑)


END
以后大概会以这个为背景写一个柱斑扉泉的现代paro……不过肯定要很久了(。

评论(1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