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大学好苦啊呜呜呜呜

传承

只是想吸奈的产物,无cp(划重点!)的不好吃的腿肉【。】
宇智波纯亲情www只有单人tag!
斑泉镜都是天使呜呜呜呜〒▽〒
努力赶出来了上篇……祝燕子生日快乐!@燕子里的猫 
各种私设出没,看到雷点请大家及时关闭页面……( ´;ω;` )
——————
(1)
众所周知,镜是扉间的学生。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成为扉间老师的学生之前甚至之后,他还有一位老师。

或者说,长辈。

实力仅次于族长宇智波斑的,其弟宇智波泉奈——这样一位长辈,能得到他的教导,这真的是件十分令人羡慕的事情。

但是镜并不怎么愿意用长辈这个称呼来指代对方……大概是因为对方年轻的脸,吧。

也可能是因为温和的态度,总归是像是年长一些的哥哥一样。所以镜总是觉得,长辈这样的称呼令他不太适应。

虽然他明明白白的知道,这位温和的、像是哥哥一样的人物,是执掌着宇智波一族暗杀、外交与情报的,主战派领袖。

但是看到他温和雅致的微笑的时候,谁会相信这位看起来就像是贵族子弟的俊秀青年,对敌手段狠的连族人也怕其三分呢?

然而,这样一位,按理说对于父母早亡的镜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人物,事实上却一直对他青睐有加。

直到现在,镜还能从略微泛黄的模糊记忆里,寻找出最初的时候,那一下轻柔的抚摸。

——“镜是个优秀的孩子呢。”

(2)
那确实是他很小的时候的事了。

那个时候还没有木叶,他也还是宇智波族内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子,没有父母的教导,只能随着同龄人在族学中自我摸索着学习。

镜是个有天赋的孩子。虽然没有亲长的教导,但是凭借极佳的悟性,他竟然也能保持着中等的水平。

他一直以为,自己将这么茫茫然的过下去,直到六岁拿起刀奔赴战场,然后不知前路何处。

他的父母战死沙场,甚至来不及教导他们的儿子更多。他们留下的除了宇智波的骄傲,还有笼罩在镜身上的阴影。

饶是忍界豪族宇智波,也总会有些落井下石的宵小。窃窃私议,说他有没他父亲的荣光。

势利的话语不知怎的传到孩子耳中,再经过童言无忌传开。

镜,是个有没他父亲威名的,废物。

每次的族学比试上,所谓同窗的窃窃私语,都如浪潮般袭来。

镜几乎要溺毙在这阴影下——

有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他头上,轻轻揉了揉。

“镜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呢。”

(3)
“泉奈……?”

陪同的师长一幅有些愕然模样看向面前身披羽织的黑发青年,目光从镜身上一略而过,然后投注回泉奈身上。

“你……就这么决定了?”师长语气复杂。

又是这样否定的话语。镜垂眸下去,默然无声。

“决定了。”泉奈挥挥手。他的另一只手仍搭在镜的头上,似是感觉手感很好一样,又揉了揉他的小卷毛。

“镜是个优秀的孩子,”他又重复了一遍,“从此以后,就由我来教导他吧。”

(4)
后来镜才知道,泉奈那天是听了斑的劝,想着寻个弟子继承自己的衣钵——他不仅是族内唯二的万花筒之一,在刀术方面的造诣也是极高的。

长时间的战场相搏,让他在宇智波家族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了自己的刀性刀风。

当年教导他刀术的那位长老曾无不惋惜的跟他说,他这么好的刀法没个继承人着实可惜。

斑听了也是一脸附和赞同的样子,劝泉奈将这份锐意传承下去。

自然,长老和斑的意思都是让泉奈尽早寻个心仪的姑娘迎娶进门,生个白白胖胖的继承人出来。

不过泉奈并没有这种想法。他只是笑眯眯的应:“哥哥一心为族,至今还没成婚,我这做弟弟的怎好置私利于前?”

长老慈爱的目光立刻投向斑,俨然一幅不如今天就给斑做个媒的架势。

祸水东引成功,泉奈含笑品茗,看长老语重心长地劝哥哥早日解决人生大事,时不时帮腔道:“是啊是啊,哥哥你身为族长,不能没个持家的贤内助照顾着呀。”

斑是向来拿自己这唯一的弟弟没办法的。此时被泉奈这样语带三分揶揄的劝,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他一巴掌按在泉奈头上狠狠揉了揉,把弟弟梳的整整齐齐的小炸毛揉乱。

都是不想被束缚而无意于情爱的人,他还不懂弟弟怎么想?

“咳,”斑收手,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对长老说,“现在时局未定,正是动乱,我怎好此时耽于情爱?我身为族长,还是当以家族为重。”

他顿了顿,补充道:“何况我这做哥哥的,不看着弟弟有个归宿,又怎么安心呢。”

斑这么似笑非笑间,话题就抛回了泉奈身上。

泉奈立刻反应过来,放下茶盏正襟危坐道:“哥哥怎么能这般推辞。这时局未定之时宇智波若是有个族长夫人安排族务才好呢,哥你任务时出门在外也能安心些啊。”

斑双臂环胸,好整以暇的回应:“这不是有泉奈吗?族人都习惯了泉奈你的行事风格,突然族务交由他人操持,怕是会有一番周折。不如泉奈早日寻得佳偶,身边也好有个辅助的人。”

“哪里哪里,”泉奈谦道,“还是哥哥……”

“咳咳!”眼看着面前的族长兄弟开始互相推辞,一幅为着对方着想的感天动地的模样,长老猛咳几声,成功止住了泉奈的话语。

长辈要发话,兄弟俩瞬间乖巧,烹茶品茗好不惬意,就是安静如己不提婚姻大事。

长老简直要为他们愁掉了头发。奈何这两个软硬不吃,一提这个话题就打太极绕过去,或者兄友弟恭互相推让……反正最后谁也不结婚就是了。

此时面对一幅事不关己淡定喝茶的两人,长老无奈地摆摆手:“去吧去吧,我这把老骨头也管不了什么了,你们按着自己心意来吧。”

“哪有,长老您可是老当益壮啊。”泉奈依旧笑眯眯的模样,随斑一起起身告退,“那么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您也好好休息吧。”

(5)
“哈……逃过一劫逃过一劫。”

身披黑色羽织的低马尾青年相当不顾形象的伸展身体,一幅解脱了的模样。

身边同样披着羽织的斑相当无奈地看着自己弟弟,忍不住再去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问道:“泉奈,你这么这么抗拒长老的提议?”

他语重心长循循善诱:“你看,你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未涉情爱,这怎么好。”

“诶……哥哥不也是,”本就被揉乱的头发再次遭受摧残,泉奈不得不解开发带重新梳理,顺带抗议斑的双标行为:“哥哥你可是比我大哦。而且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至今还没个内人,才是不好呢。”

深知这个问题是得不到结果了,斑叹气:“好吧好吧,不提这个了。”

他又忧虑道:“但是泉奈,你多年来形成的战斗技巧和刀法心得,不打算把它传承下去吗?就算不结婚,培养一个弟子作为继承人也好,将来也有人照应着。”

“唔,这提议倒也不错……”泉奈沉吟,目光游离间,投到了族中高高的建筑上。

“……哥哥,不如我去族学里视察一番如何?”

他突然提议:“权当是去检查工作,再者也关心一下孩子们的学习——若是看到优秀的苗子,观察一段时间收为弟子也不错啊。”

“嗯?”斑想了想,族学确实是族中孩童们最多的地方了,收为弟子也好从小培养,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他点点头同意了,“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泉奈整了整衣袖,笑眯眯地应,“就当是一个惊喜好了。”

对族学里的师生们来说怕是有惊无喜。斑暗叹道。

不过这样随性而为,反倒不会让某些人有可乘之机。他可不想弟弟的弟子们都是被各旁支派别安插进来的怀异之人。

——宇智波,是时候清理一下了。

看着弟弟远去,斑面上柔和的表情隐去,露出一种堪称锋锐的凌厉。

(6)
泉奈的突然到来,对于族学师生来说确实是有惊无喜。

或者说,对大人们有点惊吓了。

他们可是明白泉奈的手段。虽然相处着确实是如沐春风,笑容也如三月春花渐次醒……但是那是在日常的时候。

各司其职时,即便是好友也仍要合乎分寸。

正经的时候斑和泉奈都是很少会来族学的,一来族务繁忙,二来……也是怕长老们借口他们对小孩子的喜爱逼婚。所以往往只是在休息的日子里,来看看依旧刻苦学习的孩子们的进度。

而对于学生们来说,能见到泉奈着实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宇智波族人私下里有过玩笑,言泉奈仿佛是为了与斑互补而生的。这样优秀又互补的兄弟俩,老族长对他们的培养当真费心了。

哥哥领导族人,一骑当千;弟弟联系族人,八面玲珑。恰是一刚一柔。

究其原因,恐怕也与他们各自的特质离不了干系。

斑总是张扬而不羁的,如同他炽热的火焰,铺天盖地而来;又或者像是沾染着烽火硝烟味道的锋锐利刃,总归是战场上浴血放歌的人物。

而泉奈,不同于哥哥斑那样极具侵略性的相貌气质,他五官柔和,笑容温煦,唇角也总是带着笑意,让人第一眼看到就心生好感。

——尤其是对小孩子来说。

毕竟,相对于看起来总是表情冷冽而显得不好接近的、他们又敬又畏的族长,还是会微笑着给他们分糖果的族长弟弟更亲切。

“泉奈?”演武场边缘的身影很快引起老师的注意,他纠正了身边训练的孩子的动作,才直起身子向泉奈走来。

“怎么今天……啊,”他的目光看了看泉奈身上的羽织,面上露出了然的笑容,“刚从长老那里回来吗?”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对方的眼中明晃晃写着“又被催婚了是不是”。

“少来打趣我了,和彻,”泉奈无奈道,“现在连哥哥也开始劝我了……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拒绝哥哥。”

对面的宇智波和彻“噫”了一声表示肉麻:“所以你是打算结婚了?提前贺喜了啊。”

“不,”泉奈微笑,“我打算收徒了。”

“继承人什么的——有个弟子传承衣钵不好吗?”

“……”和彻张嘴吐出一串省略号,好半晌才吐槽,“真是狡猾啊泉奈,长老他们说的继承人和你的继承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吧。”

“谢谢夸奖,受之无愧。”泉奈看向演武场中练习手里剑的小炸毛们,“怎么样?教孩子们可还是习惯?”

“不我并没有在夸你……挺好,学生们都挺努力的,”和彻无奈点头,似是玩笑道:“不过这种正式教导的时候你会来真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这边出了什么问题,要被泉奈大人惩处了呢。”

“喔,有问题哦,”泉奈双臂环胸睨他,“现在可是上课时间,而你居然在和我闲聊。”

“为朋友两肋插刀啊,这不是看到你来了吗。正好自由训练,不如我介绍几个孩子给你,你看看根骨如何?”

“自由训练的时候无师长看护还是挺危险的,这是失职,有理由也不行——不过这次也确实是我贸然打扰,所以引以为戒吧,要好好教导他们啊。”泉奈拍拍他的肩,认真道。

“啊,还真是犀利啊泉奈大人……”被批评教育的人扶额,承认确实是自己的过错。“那么,我要去看着他们了,你呢,要去看看吗?”

“已经在看了……唔?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在别的孩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时候,孤零零一人练习的镜就各外显眼。

“那个啊……”和彻的目光随之而去,“那个是明的孩子……叫镜。”

“……是明大哥的孩子吗……竟然已经这么大了啊。”

提到已逝的好友,两人一时陷入沉默。

“明和玖雅美战死,这孩子也就没个人照顾了吗?玖雅美的家人呢?”泉奈看着镜稍显瘦弱的小小身躯,蹙眉道。

“泉奈,你知道的,玖雅美家本就不同意明和玖雅美的婚事,因为这事他们一度闹得很僵,直到镜的出生才缓了关系。”和彻叹气,提起来也是无奈的模样。

“但是,后来玖雅美和明一起战死……玖雅美是她家的掌上明珠,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她的坚持让她嫁给明。听到这个消息她母亲几乎是当场昏了过去,甚至之后连镜都不愿意见了——所以,到现在为止,镜家里也没有长辈,玖雅美家都是直接把生活必需品送来就离开的。”

“那镜这孩子,也没有朋友吗?”

“没有——镜因为没有长辈教导,各种技能都需要自己摸索,所以比起明当年的天资聪颖而显得差些。也不知道是谁乱嚼舌根,说镜有没明的威名,不知不觉其他人就排挤他了。”和彻道。

“但是我觉得,镜的天赋比明高,只是苦于无人引导罢了。”和彻苦恼的揉着眉心,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劝过其他人了,但是还是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只能在课上多加教导。也不知能不能对镜的成长稍作帮助。”

“苦于,无人引导吗……”泉奈沉吟,抬步走向镜。

“那么我来引导他吧。”

他这么说着,已经走到了镜身后。

俯下身,抬手抚上镜的头,泉奈看着惊讶回头的小卷毛,微笑着说:“镜是个,优秀的孩子呢。”

(7)
“泉奈……?”

和彻愕然:“你……就这么决定了?”

身为族中唯二的万花筒,同时也是族内刀术巅峰的存在,泉奈若要收徒,定然是要层层筛选的。而现在,几乎只是一面之缘,他就决定要收下镜了?

镜能有泉奈照顾,他确实很开心。但是若说弟子这等继承大事,还是要多加斟酌。

“决定了。”泉奈摆摆手,当着和彻的面又揉了揉镜的小卷毛。

“镜是个优秀的孩子。从此以后,就由我来教导他吧。”

他看着镜的双眼,微笑着重复道。

TBC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