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扉泉】阎君(下)

我怕是个废的了(瘫)
这么久了写的这么水……没啥好说的了我果然是条咸鱼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写完了(趴)
接下来就可以浪了啊哈哈哈我的脑坑摸鱼终于可以搞起来了!
……等等,我是不是还有个花鸟卷(。)
……哎呀,好像还有连连辉夜妖刀(。)
……那啥,我现在说我忘记了行不(。)
啊,脑洞一时爽,码字火葬场(微笑着升天)
请大家慎入,并不好吃的咸鱼更新,请准备好随时点叉(。
最后好像还ooc了……(失智.jpg)
——————
……沉。
千手扉间在睡梦中蹙眉,逐渐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对上一张放大的团子脸。
果然。
连续无数个早上被团子突袭,不知不觉竟然都习惯了……竟然到他压到身上才醒过来。
啧……并不好的预兆啊。
“扉——间——早——安——”团子扑在他身上,拖着长长的散漫的音调道早安。
“早。”
得到回答的团子满意的从扉间身上挪下来,把前一天叠好的衣物抱到扉间面前。
怎么今天这么乖……?
“扉间快!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出去吗!”泉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像是看到食物的幼猫。

嗯。
是有这么一回事。
扉间研究了几天泉奈的情况,却并没有什么收获——数据显示一切正常,却是显示的成年男子的数据。
所以扉间疑心泉奈其实仍是原身复活,却因为某种忍术或者其他原因身体缩小。
依数据来看,他将来总会恢复正常。
但是这个将来有多远……就谁也不知道了。
如果能够找到变小的原因,事情就会好办多了。
但是泉奈失去了记忆……所以也无从得知,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影响。
目前来看,最便捷的突破口就是让泉奈恢复记忆。
因此,扉间就想尝试一下故地重游——没错,就是这么老套的方法。
扉间:他这么个状态其他刺激性方法我哪里敢用!

宇智波家是最后一个计划地。
扉间:如果真的哪里都不管用了,再去那个地方吧……(心累)
而其余的……泉奈和斑之间有没有什么深刻记忆,他不知道。但是……他和泉奈之间,还是有一些勉强称得上是“回忆”的地方的。
大哥来信说他和斑已经完成了任务,正在回村的路上。
希望,能够在斑回来之前,让泉奈真正“复活”。

这都是为了村子。
他对自己说。
若泉奈恢复……他就能成为斑的“鞘”,也能成为宇智波的“锁”。
他的复活……是必要的。

不过没想到,前两日与泉奈随口一提,却是被他记得这么牢。
扉间向来言而有信,既做了承诺,自然不会忘记。他接了个任务,带着泉奈出了村子。

第一个去的……什么第一个,先完成任务啊。
不过,在任务之前,还是得找个地方把这家伙安顿下来。
扉间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把泉奈暂交由一户农家照顾。
——是的,就是那户他们常隐了身份去拜访的农家。

要说他们与这农户的渊源,也是个俗套却现实的故事。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一个合作的宿敌重伤流落的故事罢了。
那次任务不知是不是故意,竟是点明了要千手和宇智波合作完成。
任务难度略大,可是报酬丰厚。扉间和泉奈深思熟虑,决定由自己接下任务。
宿敌见面,一开始虽有摩擦小斗,却也相安无事的取得了任务物品。
问题就出在这返程的路上——不知是巧合还是走漏了消息,他们正面遇上了羽衣的精锐。
之后就是理所当然的情节了,宿敌的联手,被重伤被追杀,走投无路的流落,伪装之下被好心的农户收留。
那农家着实安然闲适,在养伤的期间,扉泉二人与他们不知不觉的熟悉了起来。
而之后,也不知不觉的,常来拜访。
这似乎变成了一种默契,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的隐瞒,像是熟识的小辈一样,共同在破落小屋里陪着慈祥的农人琢磨着烧制野味。
而今选择他家,一来是较为隐蔽安全,忍者们并不愿意涉入普通人的生活,尤其是接近底层的农户;二来他们也与农家熟悉,扉间愿意交付信任;三来……他寻思着农户家恰有一女,尚且年幼,许是可以在他任务期间与小泉奈暂作陪伴。
谁知道那小姑娘看见他们,张口就是一句天雷。
“这是鸢飞哥哥和小泉姐姐的孩子吗!”
扉间:噗咳咳咳咳……!

这个小泉姐姐的称呼……也有个渊源。
路遇贼人的小夫妻总比浑身伤口的忍者们要更令人生怜不是吗?
宇智波的幻术模糊了性别,于是商人“鸢飞”和其妻“小泉”,就得到了善良的农户的收留。
宇智波的容貌向来艳丽到锋锐,可是幻术稍加修饰便足够柔和醉人。
这是他们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是裹在致命刀刃上的蜜糖。
却总有人甘之如饴。

扉间和泉奈虽是以夫妻身份住下,关系却是冷淡。
黑发的“少女”常常独坐院外,看着天边悠悠落下的昏黄。
农家女儿铃最是喜欢小泉姐姐,她觉得姐姐是天底下最漂亮、最温柔的人,会在她从外面玩回来的时候非常温和的抚摸她的头,为她拍去身上的灰,还会笑着和她讲鬼神怪谈,在她害怕的时候点点她的额头。
小泉姐姐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了——小小的铃非常坚定的认为着。
但是为什么哥哥姐姐之间的关系很冷淡呢?哥哥娶了这么漂亮这么美好的姐姐,不应该好好呵护怜爱她吗?
所以每每看到姐姐一人独坐,铃就会用各种理由把鸢飞哥哥叫出来。
蹩脚却足够真诚的理由,让人难以拒绝。
能看到哥哥姐姐们站在一起,气氛平和的聊天,铃就很开心了。
……虽然感觉小泉姐姐被抢走了嘤。
不过一切都是为了小泉姐姐的感情顺利!
看!虽然这次姐姐没来,但是哥哥都带着孩子来了呢!
铃果然做了好事!

“不是……他是……”看着面前小女孩亮晶晶的眼睛,扉间一时失语。
“是……小泉家人的孩子,”他勉强翻出来个解释,“小泉她……身体不适,不方便来。”
“哦……”小孩子沮丧了一会,突然眼睛亮晶晶的抬头,“等等,小泉姐姐是怀孕了吗?!”
扉间:……………………
除了铃亮亮的目光,还有另一束目光也令他心绪复杂——来自他手中牵着的,小泉奈的好奇目光。

撑过了热情的铃的问候,和农家的大人讲述了请求,安抚了略有不安的小泉奈,扉间总算是可以安心的去完成任务。
……只是,总觉得少了什么。
他握了握自己空空落落的右手,神色难辨。

农家的日子总是安宁而有序,哪怕添了个陌生的孩子,也打不破这祥和的平静。
“给~”
铃将编好的花环套在小泉奈头上,笑眯眯的说:“这还是小泉姐姐教我做的呢!”
她看着抬手试图拿下花环的孩子,拉住他的手:“小泉姐姐说了,花环呢是带给人幸运和美好的东西,现在我给你一个花环,就把快乐送给你啦~”
被拉住的泉奈看着女孩,他笑了笑,一言不发的伸手取下花环,然后反手轻轻覆在铃的头上。
“诶……?”
铃猝不及防,不仅被戴了花环,还被温柔的摸了摸头。
“铃也长大了呢,已经会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了啊。”
那个她以为的、需要照顾的孩子站起身,带着她熟悉的微笑揉了揉她的头。
这种感觉……?
“……小泉姐姐?”
然后,她看到对面的孩子食指轻点嘴唇,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做个好梦吧,铃。”他带着笑意道。

铃再醒来的时候已然是黄昏。
她茫然的坐起来四处张望,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哦……对了,今天鸢飞哥哥和小泉姐姐又来了,在家里坐了一阵就离开了。她送完哥哥姐姐,想在外面再待一会……结果
“哎呀!都这么晚了……遭了遭了!”
猛然意识到什么,铃急急起身冲回家。
“啊啊啊竟然在外面睡着了!”
待女孩远去,树荫下方转出一道身型修长的人影。
目送女孩安全归家的泉奈整了整身上衣服,转身离去。
他已经为农户家伪造了一段正常的记忆,他们只会记得商人夫妻再次拜访,而不会记得曾被托付一个孩子。
现在,是他该想办法……出场的时候了。
黑发的宇智波有点恶劣的笑了起来。
啊啊,真想快到看到扉间与自己见面时候的表情啊。
他寻着熟悉的查克拉,迅速掠向某个方向。

在泉奈的目的所在,扉间的情况并不算乐观。
他面无表情的避开对方的忍具,反手一张起爆符将对方击远。
啧,有点失策,竟然被埋伏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有点棘手,看来要比预计的晚归一段时间了,他想着,掷出手中的苦无。
突兀的有熟悉的查克拉在靠近,不容忽视的侵入扉间的感知。
这气息……是泉奈?!
怎么可能?!
晃神之下,敌人的刀刃已经近在咫尺——
“火遁——豪火球之术!”
青年人的声音伴随着灼热的温度涌入紧绷着的战斗空间,火焰的赤红颜色侵占视野,一如当年战场上那人凌厉的红瞳。

突如其来的火遁将敌人包裹,毫无防备之下正面承受宇智波的火遁——还是宇智波中的佼佼者宇智波泉奈的豪火球,并没有什么好下场。
“许久不见,你反而越来越弱了啊,千手扉间。”
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黑发的宇智波在树枝上居高临下,微微挑起唇角的表情,让扉间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场。
当年的,他们能骨血纠缠的战场。
“竟然会被这种人绊住,你可真是毫无进步呢。”
泉奈从树枝上跃下,动作迅捷而无声。
他一向以速度和敏捷而纵横战场,落下的样子也是轻盈的——虽然这个词语略显弱气,并不符合他战场上杀神一般的状态。
目光扫过泉奈那飘飘悠悠随他落地的衣摆,再转移到那人的脸上,扉间一时失语。
“怎么了,太震惊了?”泉奈弯眸,笑的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还是说现在看不习惯我这个样子?”
“扉间哥哥——”他拖着长长的音故意叫道。

怎么说呢,扉间他现在其实是……有点懵的。
因为突然出现的、恢复完全了的泉奈,还有他熟稔依旧的态度。
仿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生死的间隔,当初黑暗的血腥的杀戮的、横亘着的那些压抑都从来没有存在过。
大概是对方的态度过于坦然一如往日,扉间下意识的回嘴:“你也没好到哪去,还是这样,落个地都要凹造型。”
“没审美的千手,我这可是气质!”泉奈投掷出匕首结果了敌忍的性命,顺带嘲讽千手。
啊,真是令人怀念的场景啊。
扉间这么想。

不过这句话他可不会说出来。
所以理所当然的,扉间嫌弃的表示表示不跟你纠结这个话题,任务要紧。
于是同样理所当然的,泉奈一边表示呵呵你竟然连这种任务都搞不定果然是个废扉了,一边口嫌体直的帮忙杀敌。
……其实还不是因为担心他嘛,泉奈。
两人合作,千手组合宇智波,这酸爽……自然是迅速解决了敌人。
然后就……气氛有点尴尬了。
刚刚可以说是战斗中情况紧张,再加上泉奈突然出现震撼较大,现在任务完成了没什么绊着身的了,扉间很快反应过来事情的始末。
科科,感情这家伙早就恢复了啊。
“诶诶,话可不能乱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今天才恢复的。”泉奈笑眯眯的,相当恶趣味的闹他,“看我多爱你啊扉间,恢复了就来找你还救你,感到荣幸吗?”
荣幸个鬼。
扉间暗暗吐槽,但是却因为那一句不知是否无意的戏言而心中一动。
真是魔性的宇智波,他想,擅自的死亡刻下烙骨的痕,又在冲击后回归给予拥抱,现在还一脸无辜的说出令人误解的话。
真是……硬生生逼着他看清自己啊。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多做纠缠,扉间相当干脆利落的问。
“嘁……真是一点都不配合啊,”试图调戏却没有得到理想的效果,泉奈有些无趣的回答,“是阎魔,黄泉的主人,据说欠我们宇智波的老祖的人情,就把我送回来咯。”
怎么可能像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死者复活,逆转生死,必然付出代价。
暂时性的失去记忆,身体缩小成幼童的样子自我恢复……都是代价。
多亏了彼岸花和阎魔的帮助,让他得以并未付出太多就能重回人世。
但是……或许还有埋藏更深的“代价”。
谁知道呢?

“这个话题略过略过,倒是扉间你,不打算带我去看看木叶?”
扉间暗暗记下这一研究计划,打算回去逮住泉奈好好折腾一下看看有没有缺点什么身体部件,嘴上却是相当冷漠的道:“你不是早就看过了吗,木叶的甜品店都快被你逛完了。”
这话没错,团子泉奈的亮晶晶的眼神真不是什么人都能扛得住的。扉间养了团子泉奈这么久,不知道为什么久被他拐带到各大甜品店了……虽说团子拐带大人这个说法很奇怪。
当然,一个千手咸党带着爱吃甜食的孩子去甜品店,更坐实了私生子的传言。
现在想来,那时候估计也是故意的了。扉间一脸看透的表情。
“喂……我那时候是真失忆……你那什么表情!”泉奈被这个表情激到了,愤愤道,“起码叫你哥哥那会是真失忆!不然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羞耻的事情!”
“你刚刚可是毫无羞耻感的叫了扉间哥哥呢。”
“……咳。”
泉奈:哎呀,失策了(若无其事的撩头发.jpg)
“那你也该是向导,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他干脆不要理由了,强行绑定扉间。

扉间看着眼前的人,这样一个失而复得的敌人,现在鲜活的在他面前,笑着要他导游的青年。
现在终于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他们曾被截断的未来终可延续。
他略略柔和了目光,那一瞬间的表情意外的温柔。
“好。”他说。
“哇哦这么干脆……那你要要拉好我哦,不然我可不认识路,迷路了你负责啊。”黑发的宇智波顿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玩笑般的伸手,像是个任性的孩子需要大人牵着。
“不会迷路的。”扉间也伸出手握住泉奈的手,“走吧,回去。”
未来很长很长的路,都可以拉着你走。

END

最后ooc了吧……绝对ooc了吧……(失智.jpg)
但是扉间聚聚明明也很温柔的嘛(小小声)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