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扉泉】阎君(上)

本文上接tag「百鬼奇谈」下的 【扉泉】花询 ,一篇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而导致的原本预定一发完变成两篇的故事……
总之是糖……迷之瞎私设,我已经不知道我写的是是阎魔大姐姐还是十殿阎罗王了_(:_」∠)_
总、总之让泉奈回归现世就是好阎魔……!
逻辑?那是什么,不存在的。
(放弃文艺,安心傻白甜_(:зゝ∠)_)
(旁友们,听我说,割腿肉真的好痛,并且真的不好吃qwq)
阿西吧我又拖篇幅了(╯‵□′)╯︵┻━┻看来得三篇了
——————
阎罗殿,掌六道轮回,判生死有刑。
而这般冰冷而威严的殿堂,其主却是一个年纪轻轻、姿态优雅的女子——起码,看上去是这样的。

孽云上斜倚着风华绝代的女子,悠然的阅览着繁琐的公文。
笔走龙蛇,手腕轻动间便是生死轮回一度。
“……嗯?”
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微微起身细听。
“彼岸花送来了有趣的人呢……真是稀奇,那孩子不是一向沉醉于培育最绚烂的花朵吗?”
她放下手中的长长卷轴,望向殿外。
残空血云之下,赤色的火照之路几乎要与天色融为一体,显得路上白衣黑发的青年愈发显眼。
“……阴之力的后人?”

宫殿巍峨,高耸入云,远远望见便知是那传说之处。
泉奈眼见着,忆起儿时父辈的传说。
三途河的彼岸花,奈何桥的孟婆汤,黄泉尽头的阎罗殿,和它的女主人——地狱真正的掌权者,骄傲的女王大人——阎魔。
白色的云飘荡到他眼前,狰狞的孽魂纠绕出凶恶的面孔,张口却是低沉的温和声音:“阎魔大人已经知晓了您的到来,清茶正热,客位已备,还请您随我来。”

“啊……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呢。”那位姿态优雅气质高贵的女子高坐——是真的高坐,身下魂灵组成的孽云悠悠荡荡。
——“能不能打动那位骄傲的女王大人,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彼岸花的话语犹在耳边,然而阎魔一开口就让他懵了一瞬。
“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请求。”她说,“返还人世以后,你的事情便与我们黄泉无关了,阴之力的后人。”
阴之力的后人……?泉奈微微蹙眉,为这个奇特的称呼。
“彼岸花那孩子,在地府呆的不久,怕是不知道以前的一些事情。”阎魔慢悠悠的解释。
“我欠了当年那位阴之力的传承者一份人情……此后有誓,若其后人来此,得至阎罗殿,便鼎力相助。”
“千百年来,你还是第一位——虽然是彼岸花直接送来的呢。”
须知阎罗殿于黄泉尽头,没有特殊法子,游魂们莫说独自至阎罗殿,怕是连三途河都过不了。
“那么,现在便送你回去吧。不过中间可能会出现一些突发状况,还望冷静以待,很快就会恢复的哟。”美艳逼人的女王大人红唇微挑——
这是泉奈最后看到的画面。
骄傲的黄泉之主雷厉风行,挥手就把他送了回去呢。

都说死者才是最轻松的,因为三途河上奈何桥,饮孟婆的一碗汤,便能一忘皆空,斩了那缕缕羁绊,赶一次新生。
而生者,只能在红尘颠倒中摸爬滚打,走荆棘的路,舔深深浅浅的伤。

木叶建成了,但并不让人省心。
且不说初初建村,两家矛盾犹在关系微妙,就说一个村子的建设也不是说说就能规划好的。
人员的调动、部门的设置、资金的运转……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大哥和斑为了筹集资金,接了长期任务在外,初期基础工作几乎全压在了扉间肩上。
他在昏黄的灯光下揉了揉眉心,合上手中的公文。
看看窗外已是月上中天,附近一片黑暗,唯有身边火烛跳着晃动的光。
想来也是,这个时辰了,人们自然睡得正是酣甜。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长久保持同一个姿势的身体发出令人牙酸的错骨声。
是时候休息了……他这么想着。

空气中仿佛突然凝固一瞬。
有什么奇怪的存在入侵了这一方小小天地。
感知忍者敏锐的觉察到什么,手腕轻动便握住了匕首。
榻榻米上被子鼓鼓囊囊团成一团,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大大咧咧彰显着存在。
在扉间警惕的目光下,被子团蠕动了两下,噗的一下冒出了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黑色的小炸毛团子艰难的在被子里拱了几下,终于露出头。他左看右看,最终把目标锁定了唯一一个活物。
团子看着扉间,吭哧吭哧直起身子,也不顾滑下去的被子,就张开双臂,展开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哥哥!”

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男,千手家二当家,最强的水遁忍者和出色的感知忍者,飞雷神之术的研发者,目前正面临人生大危机。
#被我捅了一刀的宿敌突然复活还是小孩子状态,现在正在叫我哥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哥哥!”
“哥哥!”
“哥……啊呜!”
扉间面无表情的往小团子嘴里塞了一块糕点,顺利堵住不停的哥哥哥哥的奶音。
他看着乖巧安静下来的团子,神情莫辨。
这张脸他太有印象太熟悉了——幼时不知道多少个日子里,这张脸的主人都不自觉的在睡着时乖巧而安静的倚到他肩上。
泉奈。
是……泉奈啊。

但是这个状态实在是可疑。
扉间确认当初泉奈被他重伤,也确认了泉奈的死亡——通过各方消息和斑最后的疯狂。
所以现在这么一团的温温软软的,鲜活的泉奈,令他有点……说实话,有点不知所措。
简称懵逼。
何况……
扉间看着认认真真吃糕点吃的满脸沫沫的小泉奈,小团子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抬头冲着他就是一个软绵绵的笑。
……何况这完全就是一幅失了忆的样子啊!
没忍住小团子天使般的笑容,扉间伸手在他头上摸了几下。
一张口就叫哥哥什么的……这刺激大发了。
到底泉奈是如何复活,又是如何变成这般小孩子模样,又是如何失去了记忆,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
唔,头发手感不错。

总之,扉间莫名其妙的,就把这个小团子宿敌养起来了。
啊,简直养了个祖宗。
小团子时候的泉奈还是个娇气包,大概是因为他是家里的幼子,此时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这性子可丝毫不差。
当初跟踪哥哥们的时候,扉间就不止一次被泉奈嫌弃他大哥的审美叠加嫌弃他有一次带出去的半首……当然那半首他之后跟踪就没带过,直到决裂。
现在看样子他的年龄比当初跟踪时候还要小一点……恐怕,是还没上战场还不必直面残酷的年龄。
……不,这不是他难养的理由。
扉间看看泉奈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拒绝起床一幅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样子,十分无语:“你不是说要早去去买水信玄饼吗,不起床就要被抢完了。”
“唔……哼……”泉奈在被子里模糊的哼哼几声,被子团蠕动了几下,把仅剩的露在外面的一点炸毛也吞了进去。
明晃晃的拒绝。
好了你的水信玄饼没有了。

然而最终还是去买了。
小团子的脸和笑容简直是无往不利的杀器,扉间想着,把刚买回来的水信玄饼打开,不出意外看到出门前还在赖床的泉奈飞速从被窝里飚过来。
“去换衣服。”扉间冷酷无情的拒绝了团子奈的渴盼的眼神,“换好了洗手,然后才能吃。”
小不点乖巧的拖着被子跑走,不一会就噔噔噔的跑过来,改成拖着长长的外衣。
……没办法,家里并没有小孩子的衣服,这件外衣还是他的呢。
眼看冲的太急的小泉奈一脚踩到衣摆,差点啪叽一下扑街,用飞雷神赶过去接住人的扉间开始认真思考改衣服的可能性。
然而他的技能点大多点在了科技树上,改衣服这件事实在苦手。
算了,看来只能带人出去买衣服了。
左右宇智波斑现在也不在木叶,宇智波家那几位记得泉奈小时候的长老们也深居简出,带出去也没事……吧?

于是还是带出去了。
木叶方兴,虽一切尚待建设。却也不缺卖孩子衣服的店家。
千手扉间身为初代火影的弟弟、千手一族的二当家、木叶的扛把子(?)之一……总而言之,是十分有威望的人物。
说的直白点,就是大家都认识他。
也就是说,这位的人设,冷淡的、理智的、坚韧的、喜好科研的、一丝不苟的的人设,都是众人所熟知的。
包括他无妻无子甚至连婚约都没有恨不得和实验室结婚的……黄金单身汉的状况。
所以,当扉间抱着一个套着千手族服的不过几岁大的黑发小团子,一路无比坦然的招摇过市径直进入木叶最大的童装店(话说那时候有这种东西吗算了大家意会好了)的时候,整个木叶的目击者都是震惊的。
这是扉间大人的孩子吗?!不然这么这么宠溺!

“想吃糖……”泉奈裹在衣服里难受的乱动,“你抱着不舒服,我要下来自己走。”
“没有糖,先买完衣服再说,”扉间调整了一下抱孩子的姿势——没办法,他对照顾这么小的孩子真的没经验,全靠多年前照顾弟弟们的记忆撑着,“你现在的衣服太长,自己走又要摔了。”
“反正哥哥会接住我哒!”团子在他怀里踢腿,劲不大,但是这么一动就像条泥鳅一样滑溜溜的难抓。
扉间控制了半天止不住这孩子闹腾,干脆一巴掌隔着衣物轻轻拍在泉奈屁股上:“不许乱动,我总有看不到你的时候,你得自理。还有说过很多次不是哥哥。”
他叹气,有些无奈却又有些没由来的愉悦。
他和泉奈从小时候就纠缠不清,他占据了他的大半生命。
扉间敢保证他了解与他敌对的泉奈的一切——可是在那之前的泉奈,他不了解。
原来更小的、他所没见过的泉奈是这样的。好像在无数年后,补全了他对他缺失的了解。

团子被打了屁股,浑身一僵,瞬间乖巧。
抱着终于安静下来的泉奈团子,扉间继续无视身边人见了鬼的眼神,走自己的路。
过了好一会,才从颈边传来闷闷的声音:“我要讨厌你半天。”
泉奈把脸埋在扉间的毛领子里,一幅没脸见人的模样:“怎么可以打、打……呜,我不要理你了!”

……这家伙小时候原来这么可爱的嘛???
扉间忍住内心疯狂的刷屏,语气依然淡定:“那你不要动,买好衣服就放你下来自己走。”
“还要糖,苹果糖。我刚刚看见了别想说没有卖的。”泉奈讨价还价。
扉间:“……这种地方怎么观察力这么强。”

然后过了一会,大家就看到白发的忍者牵着穿上新衣拿着糖的黑发团子,一步一顿的走过来。
一步一顿,因为牵着小孩子,实在没法走大步。
泉奈人小嘴小,吃苹果糖吃的满脸糖浆。
“啊呜咕噜噜……”咬着糖都泉奈发出一串模糊不清的奇怪声音。
“放手你就摔,乖乖拉着手。”扉间神奇的听懂了他的话,“已经买了糖了,回去记得擦脸擦手再换衣服。”

众:和平常比起来这么宠溺温柔的语调!所以果然是儿子吧!!!
夭寿啦扉间大人有私生子啦!

夜。
扉间看着自动自觉窝到被子里的泉奈,开始思考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大概是,因为泉奈身份不好解释,他又只认扉间,结果各方综合,就变成这样了。
他似乎默认了由我来养他了哦?
虽然现在确实是他在养团子,但是这也太自觉……都快睡着了啊喂!
扉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泉奈留出来的一半床铺,认命的掀开被子也钻了进去。
扉间刚躺好就感觉到身边小小软软的身躯蹭了过来。小泉奈艰难的从半梦半醒的状态脱离,抬头给了扉间一个啾咪。
“晚安……扉间。”他含含糊糊的,说着经过扉间一天的强调终于记住了的称呼。
扉间:……暴击。
他看了看毫无所觉自己干了什么,似乎因为靠近了他而安心下来的睡成一团的泉奈,表情几度变换,最终柔化了冷硬的眉眼。
“晚安。”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入睡后,小小的团子睁开了双眼。
赤底黑纹的双眼里,是不同于白日里的懵懂的、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色彩。

TBC
断在这里!就是断在这里!
然后我下午就要去学校了qwq不能带手机了qwq
高三狗进入缘更状态……放心,我不会停止吸奈!
会找时间把下码出来的www

评论(1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