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旁友你知道什么是尬文吗

对的,取材于我(冷漠)
百鬼是什么,花询是什么,阎君是什么,我通通都不、知、道!
我就是来吐槽一下尬文的痛苦……
讲道理,我,真的,想看正剧,但是,我,自己写,写的,一塌糊涂(看花询)。
呸呸呸,腿肉难吃。
无逻辑吐槽,别扣细节了……真的_(┐「ε:)_你会发现各种逻辑混乱多到能扣出一篇分析文_(┐「ε:)_
啊嗯,只是一个梗而已,里面什么描写……都不是说我,别代入emmm
——————
尬文,来自于尬舞。
尬舞来自于……不知道来自哪里,但是很贴切。
现在的泉奈就处于这样的状态……尬文。
本来只是高中生悄咪咪的做个兼职,写个文投个稿赚点外快,谁知道就这么被一家杂志社看上了,糊里糊涂签了个约,赶鸭子上架就成了写手。

一开始泉奈觉得没什么……直到那天,他们的考试卷子上出现了他的文章。
考……阅读理解。
大题,十几分。
而这场考试……挺重要的。
然后班里几乎全军覆没,横尸满地哀鸿遍野,文章作者不知道被吐槽了多少次换了多少种死法,已经堪比满清十大酷刑。
泉奈:……害怕,捂好我的小马甲。
还有我并没有这么想啊!这个比喻我只是随手一用哪里有什么深意?!这个环境描写只是因为我刚好看到了而已并没有什么铺垫意味?!这个人物并不是这个性格啊因为他原型就是隔壁白毛啊?!
十几分的阅读题原文作者才得了七八分人干事?!
隔壁白毛悠闲的拿着满分卷子路过,赤色双眸瞥过来的那一眼明晃晃的嘲讽。
于是泉奈微笑着用卷子糊了他一脸。

然而糊一脸也没什么用,失掉的分数还是回不来,该改错的还是得改。
老师嘱咐他们参照满分同学的卷子自我反思,泉奈看着面前白毛的卷子和上边工整正经的字体,几乎要憋不住自己的表情。
别的暂且不说……就说人物性格赏析,到底是怎么赏析出来“热情如火又带有浅淡温柔”的……???
这种扉间自己赏析自己性格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扉间卖瓜,自卖自夸。
然后泉奈看看他卷子上明晃晃的满分和自己的卷子上明晃晃的零分。
分几乎全扣在这一题了好吗?!
泉奈:……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在这里再次重申一遍,他真的完——全没有塑造这样一个温、柔的人物。以扉间为原型的人诶,到底为什么会多出这么奇怪的人设???
原作者心里苦,但是原作者不能说。
……掉马了一定会被打,真的。

为了进一步提升自我,写出更好的文章,他忍痛决定去问扉间。
因为他这次一如既往的满分。
要知道,在这次考试之前,他们可是分庭抗礼楚汉相争的,第一宝座上岂容他人酣睡,针锋相对到对个视都能自带电火花特效。
……讲道理,都是竹马竹马,就不能学学你们哥哥那么和♂谐吗?
不能,下一个。

在经历过扉间“骄傲的宇智波泉奈竟然也会来问问题啊真是稀奇”的言语攻击后,扉间大人终于“大发慈悲”解答了他的疑惑。
泉奈:科科,请开始你的表演。
扉间: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随口一说……
“语文的阅读理解大题都是有答题模板的,”白发的少年认认真真指着卷子,“比如第一段一般只有几个作用,结合文章的结尾段筛选信息选出最有可能的结果,然后就套模板就行。”
“再比如,你看这个人物赏析,这一项你扣分最多要注意一下。”他随口又是一个例子,刚好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狠戳了泉奈的痛处。
“文章人物一般都是平面人物……通过文章表现出来的情节去赏析人物性格,就有几个方法。”
“一个是看语言行为,一个人的语言行为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暴露一个人的道德素养和兴趣习惯,这时候就可以进行分析了。”
“另一个是看作者态度,作者写文章或多或少都会带上个人色彩,在遣词造句上会有所体现,也可以用以推断。”
“还有就是个人理解了,一般情况下选入阅读理解的文章都是传播正能量或者发人深思的……当然也有特例,不过这篇显然是传播正能量,那你只要夸他就好了。”
“还有……”

我当然知道语文有答题模板。
语言行为根本就是你说过的啊能有什么深意。
个人色彩我真的没有夸也没有贬低啊挺客观的啊。
传播正能量……对不起,我已经吐槽不下去了。
这……只是个……日常……段子……啊……
啊,我的文章,我的心血,是什么摧残了你,让你变成了这般模样。
泉奈恍恍惚惚回到自己的座位,突然怀疑起自己之前写的都是什么。

经历过漫长的反思后,泉奈决定这次就用答题模板形式写稿子。
他就不信了,就着模板,有伏笔有铺垫有前后呼应有明线暗线,还写不出来好文章!
这样下次万一再出就不担心了诶嘿。

事实证明,文章这东西吧,全靠灵感,强行文艺的下场可以参考隔壁班作文跪卷的阿佩。
现在的泉奈就是在强行文艺。因为好的文章必须要有亮点,要逐字推敲,要句句经典……
……都是虚假的,缥缈的,不存在的。
试着写了一段,泉奈看着这文章,内心很有波动甚至还想去和阿佩一起抱头痛哭哀悼他们去的惨烈的脑细胞。
好了,这段废了。
泉奈难过的折了个纸鹤戳扉间。

算了算了,还是按照自己的文风来吧。
嗯……第一段……首先最好是环境描写,暗示背景埋下伏笔……
好的,第二段开始总分总形式……
然后……第三段分写,人物塑造要多重手法结合……
第四段……嗯……
……好难写。
原来写文章这么难写,为什么之前完全没有发觉过???
泉奈:瘫咸鱼。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尬文。

尬文这个名词是他从隔壁班阿佩那里听来的,据她所言,每次她想写正经的东西都是在尬文,比如这次的考试作文。
佩:果不其然跪卷了呢哈哈哈哈哈(一个质朴中带着绝望的微笑.jpg)
学霸奈表示并不是很懂你的意思,作文不是行云流水一笔而成吗?很容易啊,他还满分过呢。
然后他被轰出了隔壁班。
佩:你走!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翻了!再也不和你一起怼千手了!
泉奈:(超茫然无辜)
幼小,可怜,又无助.jpg

现在他终于能够体会阿佩的感受了,尬文简直堪比从干涩了一年的牙膏管里挤牙膏,拿把几十吨重的锤子才能勉勉强强砸出来一点。
这还是他参照模板的结果,难以想象没有模板会是怎样的光景。
这种时候稍稍感谢一下提供答题模板的扉间。
就感谢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总之千辛万苦终于从牙膏管里挤出来一篇标准阅读文,人事物起因经过高潮结果都有,描写手法和修辞方式哗啦哗啦的堆,句句排比声声押韵,就不信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泉奈信心满满的投稿。
信心满满的……被打回来重写。

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说好的惊为天人大放异彩备受赏识从此登上人生巅峰呢?
编辑:……谁和你说好了。
“伶鼬啊伶鼬,你这次是怎么回事?”编辑大人的声音特别女王,气势爆棚。她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这次的稿子完全看不过去!”
“文风变化这么大简直不像是你了,要不是你亲自联系的我,我都差点儿以为你被人冒名顶替了!”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以前那种温馨的平淡小日常不是挺好的吗?!怎么这次突然开始堆砌词藻?!”

女王大人的气场太强,照本宣科而理亏的泉奈瑟瑟发抖。
电话那头编辑大人喝了一口水冷静了冷静,缓下声音:“你这次发挥的,实在的不好。”
“这篇文章,太僵硬了,这是致命的。”
“虽然辞藻华丽语言优美,但是有很明显的人工痕迹,也就是说,非常的刻意。”
“伶鼬,你知道我为什么看重你吗?”
“因为你的文章有灵气——现在这个浮躁的喧哗的时代,最缺的就是有灵气的文章。”
说着说着她又气了:“可是你看看你这次写的是什么!放弃了自然随和的模样,转而为形销骨立的人套上繁重复杂的华服,这实在是失策!”
“这篇文章不能刊登,”她冷酷无情的说,“一旦发布,你极有可能会被卷入找人代写的风言风语。我绝不允许我手下的作者陷入这般境地。”

……嘤。
稿子被打回来了……白写了。
这么说稿费也没有了……难过,这个月的限量版和果子买不了了。
泉奈瘫在桌子上,消沉的像一个柱间。
有人坐在了他身边,在他身上略略投下一片阴影。
“怎么这么消沉,你不是一向看不惯我大哥这样吗。”
泉奈蠕动了两下,连回嘴的力气都失去了。
“稿子被打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
泉奈猛的弹起来,一把捂住扉间的嘴。怪力小天使发功,拖着他一路到了没人的地方。
“你你你你窥探他人隐私……!”
……隐私个鬼哦。
扉间几乎要绷不住笑出声来:“拜托你醒醒,想想我们两家的关系好吗?世交这个词你以为是摆设吗?”
“我们几乎全天都在一起好吗。”
这倒是,两家离得近,扉间和泉奈上下学都是一起的,班里又是同桌。而回家后班和柱间经常带着弟弟到对方家里去,有时呆的晚了,甚至直接留宿。
算起来,他们还真是几乎全天都呆在一起呢。
而泉奈再怎么文思泉涌,也得需要时间写出来。
虽然他很小心的装作是写作业或者记日记的样子,但是扉间是什么人,好歹是从小到大的对手,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在干什么。
扉间:并不是特别关注,只是要注意对手的状态而已(严肃脸)
泉奈投稿的那个杂志他也有买,在看到“伶鼬”的一瞬间,再结合文风,扉间已经是扒光了泉奈的马甲了。

“所以你早就知道?”泉奈有点不是滋味,在他以为隐藏的完美无缺的时候突然知道自己早就被认出来了,这让他有点郁闷,感觉自己像是被看戏了一样。
“那其他人呢?都认出来了?”要是这样他就可以去死一死了。
被扉间看戏他还能接受,毕竟从小到大他们两个不知道被对方看了多少次笑话。可要是被所有人看戏看笑话——对不起,他选择自挂东南枝。
“没有,”看出来泉奈的表情不对,扉间秒答,“你藏的还是挺成功的,只是我比较了解你才发现的。”
“……谁要你了解。”泉奈憋了半天,只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好了好了你猜对了,稿子被打回来了。”他自暴自弃的说,“这个月稿费没有了也吃不了和果子了……哥哥肯定不会让我多吃。”
“斑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天天的糖分摄入量,迟早蛀牙都是轻的。”扉间一边说一边递过去一摞纸张,“喏,看看这个行不行。”
“这是什么……?”泉奈接过来,然后震惊的发现这篇文章和他之前的文风几乎一模一样。
若不是那工整严谨的字体彰显了作者,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困到模糊的时候写了这篇文章。
“扉间你……?”
“你问我答题模板的时候我就猜,你这次估计是想这么写了。那时候不好刺激你……毕竟你那么兴致勃勃。”
“不过我猜会被打回来重写,干脆先帮你写了这个。”
千手扉间轻描淡写的好像这根本不是他写的一样。
“厉害了我的扉……这已经是算找枪手了吧???”泉奈面对这操作,表示服气。
扉间:……等等谁是你的扉。就算硬要这么说也明明是你是我的奈。
“那你要不要投稿?反正也是你该有的水平。”扉间问。
“嗯……可以吗……?”泉奈有点犹豫,“你专门写的诶……要不我试试?”

投稿了。
泉奈惴惴不安的等待编辑大人回音,生怕被看出来。
毕竟……这个已经算是找枪手了吧……?
不对不对,这种时候扉间是自己人!不算的不算的!
不一会编辑大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伶鼬!原来你写了两篇!”
“哎呀怎么不早说!这篇水平才是正常发挥啊!”
“这个录用了哦,作为你写了两篇——虽然有一篇不过审——的奖励,给你发奖金犒劳犒劳!”

猝不及防被加奖金,泉奈心情复杂,有点心虚。
扉间仗着身高优势,拿着书拍他的头:“心虚什么,本来就是专门写的,你不用反而也是扔掉。”
“你突然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泉奈拍开他的手,突然开始千手阴谋论,一脸深沉。
“有啊。”
“!!!”
看着泉奈一脸惊恐的表情,扉间呵呵:“你那什么表情,只是叫你请我吃饭而已。”
“反正你也拿到了稿费,还有奖金,不亏。”
“哈?我请?”泉奈表情茫然,“你家又不是缺那个饭钱,还是你哥终于断了你的生活费?哇塞那真是可喜可贺。”
“少来那一套,你请,还得陪我吃。这是报酬。”
“行行行你是大佬你说了算,给大佬递火——”

后来泉奈才知道,扉间让他请吃烤鱼。
他!还要!陪着!吃!
让一个宇智波吃烤鱼!还是咸的!
泉奈:我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
决定了,下次就写给白毛吃甜品的故事吧。

END

对不起我错了我这就去肝阎君_(:_」∠)_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