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小孩子的应对措施

摸鱼摸鱼……高铁上想睡一会,不到两小时被一个小孩子哭醒四次……
他家长训他的声音比他哭的声音还大……!
救命我要补觉啊啊啊啊放过我吧(崩溃)
设定什么的……不要纠结忍者世界为什么会有高铁也不要纠结他们都在什么时间点,以及一如既往地佩式ooc
奶我的辞一口小甜饼∠(ᐛ」∠)_
————
Q:面对哭闹不休的小孩子该怎么办?

【柱斑】
旁边持续不断的哭声扰的斑皱起眉,本就睡眠不足脸色不好的他一个眼神看过去,那小孩子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哭的更狠了。
斑:……(只是单纯的看一下谁在哭顺便想看看为什么哭)
“……咳。”旁边传来柱间略忍俊不禁的气音,随后一朵小花就递到了那孩子面前。
这还不算完,继小花之后,柱间很快又催生了一束花朵和一根柔软坚韧的藤条。身为忍者之神,几乎残影之间他就编出一个花环。
眼看那个小孩子红着犹带泪痕的小脸兴致勃勃的开始玩花环,斑也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一丝柔软。
突然头上一重,一个更加精巧的花环被柱间笑咪咪地扣在他头上。
“这种东西……喂,柱间!”
花环垂下的几片绿叶散发出淡淡清香,安宁沉静。
“斑昨晚处理公务到很晚,现在也困了吧?”柱间指了指花环,“这些都是有安神效果的药材,斑好好休息吧,还有……”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斑可以在我身边放松休息的。”
“……啊。”

【扉泉】
在哭闹背景音下,泉奈用胳膊肘捅捅扉间:“你不打算制止一下?”
扉间:“……我去了他会哭的更狠。”他对自己冷着脸的威力还是很清楚的。
“嘁,真是没用的千手。”泉奈一撸袖子自己亲身上阵,“看我的!”
“等等没带道具。”走了两步他一个猛回头扑到扉间身上,把他浑身上下摸了个遍,最后拿着从他兜里摸来的糖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哄孩子。
徒留原地一只扉被摸的浑身燥热苦不堪言。
那孩子正在闹腾,突然手里被放了颗糖果。泉奈笑着问他:“小弟弟哭什么呀?没有什么是一颗糖解决不了的,来请你吃糖。”
“谢谢哥哥!”有了糖的小孩子立刻高兴起来,然后舔着糖问泉奈,“不过要是一颗糖解决不了怎么办啊?”
“那就两颗!甜食的魅力可以让人忘却烦恼!”
“嗯嗯嗯!”
一大一小两个很快建立了甜党的革命友谊,感情迅速升温。
扉间看着泉奈一大只窝在那孩子一小只身边兴致勃勃的讨论甜品的好,无奈叹气。
“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所以还是得他操着心啊。
……不过泉奈,你自己还在蛀牙呢,趁此机会吃糖的帐我们回去算。

【带卡】
“呜哇哇哇哇哇哇——!”
卡卡西岿然不动,认真盯着手里的亲热天堂。
旁边带土刷的一下扣上面具:“这孩子定然是还没见过世间百态,见识过了就不会轻易哭泣了。”
“让我去教导他一下——”
然后被卡卡西扯了面具。
“……算了,我去。”让你去说不定就教出了个五战boss……
然后他拎着亲热天堂打算让那孩子看会书安静下来。
带土:……给小孩子看这个真的大丈夫?!
不过真正面对小孩子的时候,卡卡西正经下来,瞬间当年带出第七班的教师气质就全面暴发。
都说老师有一种很神秘的气质,能让调皮的孩子瞬间乖巧,也能让哭闹的孩子瞬间安静。
卡卡西摸摸那孩子的头,然后俯下身问他问题,低声安慰。
带土看着那孩子在卡卡西的安抚下很快安静乖巧下来,突然感到一种冲动。
这个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以后依然能温柔对待世界的人,是他的爱人。
这实在是,令人骄傲的事情啊。

【止鼬】
“止水,那边的孩子在哭。”
“啊,小鼬关心的话就去看看吧。”
小孩子哭久了对身体不好,鼬有些担心那孩子。
但是哄孩子,虽然鼬和止水都有经验——止水照顾过鼬,鼬照顾过佐助——却没有过哄哭闹孩子的经验。
因为鼬和佐助小时候都很乖……并没有特别哭闹不休过。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结果一去就出事了。
那孩子泪眼朦胧间看到了鼬垂下的长发,也不哭了,反而伸手试图去抓。
宇智波·瞬身·止水眼疾手快把鼬的辫子拉回来,然后他蹲下身义正言辞的跟小孩子说:“别人的辫子不能乱抓的,抓了的话……”
他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说:“抓了的话你就要娶人家的。”
“可是大哥哥你刚刚就抓了啊!”小孩子鼓起脸颊不服输的反驳。
“对,”止水笑着摸摸他的头,回头和鼬相视而笑,“所以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鸣佐】
“佐助我觉得我们不能让这孩子再哭了我说,”鸣人一脸严肃,“这已经是在扰民了我说。”
“你小时候比他更扰民,吊车尾。”
“他和我不同……总之我们要想办法安抚一下他啊我说。”
“……”沉默赞同。
“嘿嘿,佐助我有一个好方法……”
不一会,小孩子还在哭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金发有着六道胡须的孩子拉着黑发一脸别扭的孩子笑嘻嘻的问他:“你在哭什么啊?”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别哭,哭也没有什么用啊,还不如笑起来鼓励自己也鼓励别人!”
“只要你坚持笑起来,笑起来的话就什么都打不倒你!”
“要是实在难过,可以和我们说,我们陪你聊聊天,陪你玩啊!”
有了同龄人的劝慰,小孩子也不哭了。很快他就和金发团子玩到了一起,黑发团子也时不时说上一两句,三个团子相处倒也融洽。
直到分别的时候,那孩子才恋恋不舍的跟他们挥手道别。
直到小孩子的身影看不到了,原地两个孩子彭的一下变回了身姿挺拔的少年。
“嘿嘿,这个方法不错吧佐助!”鸣人笑着蹭了一下鼻子看向佐助。
“明明可以有更轻松的方法,非得要自己去做,吊车尾。”
“什么啊佐助,怎么能这么说!”
每次都是,明明有更轻松的更方便的更快捷的方法,非得要自己一腔热血的去做。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腔热血,才是他和他最终释然的桥梁啊。

END

然而我既没有木遁也没带糖也不是老师也没人撩我也不会变身术……
救命让我补会觉好不好_('ཀ`」 ∠)_

评论(40)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