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六件套]灯言

让灯姐串个场:D
我只是个讲故事的(顶锅盖跑)
OOC什么的有的……讲故事真难啊。我真的不会讲故事所以这个简直就是流水账……!(悲鸣)
第一次打这么多tag……方‵□

补充:群里的大家都开了脑洞干脆把这个开成系列……?加了个百鬼奇谈的tag,将来阴阳师的妖怪们要陆续串场了XD
——————
我是青行灯,是行走在人间与冥界的夹缝中的妖怪。
我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
如今太平长安,诸君不若齐聚此间,品一杯幽茶,听几言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一对兄弟的。
从前有一位父亲,父亲的母亲误入歧途,坚持着爱与大义的父亲和他的弟弟封印了他们的母亲。
这位父亲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像是话本里一样,是天资聪颖的哥哥和善良热诚的弟弟。
哥哥天资聪颖,不仅仅是体现在他拥有着天生的强大力量,还体现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创新了传自父亲的力量体系,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让人更加强大的力量使用方法。
而他的弟弟,相对于哥哥来说,就显得过于普通了。没有传承到和哥哥一样天生的强大,也不像哥哥年纪轻轻就自创体系,但是他开朗活泼,像个耀眼的小太阳。
兄弟间的感情极好,亲密无间。哥哥疼爱着弟弟,弟弟敬仰着哥哥。
按理说,这样的情况下,家业都是该由哥哥继承,更何况哥哥还如此优秀。
可是父亲的家业很大,下属众多,想要继承少不得人心所向。
哥哥性情孤高,独来独往难以接触,再加上他手段凌厉,大家都惧怕疏远他。
而弟弟则热情大方,乐于助人,跟每一个人都相处的极好,很受大家欢迎。
但是重视力量的哥哥并不满弟弟的随和,他不认为让感情束缚了自身蒙蔽了双眼是正确的做法。身处高位要秉持公正严厉,这才是治下之法。
弟弟却不认同哥哥的独行,他和他们的父亲一样,坚定的相信着由爱带来的力量。不仅是亲情之爱,还有爱情与友情。
兄弟之间出现了隔阂——这个隔阂,在日后的每一个大小冲突里被不断的撕裂、扩大,直到宣布继承人的那日,成为了天埑。
弟弟被父亲选为了继承人。哥哥一直以来的努力和骄傲,仿佛是个笑话。
哥哥不承认这样的结果,独自一人离开了他们的家。
弟弟继承了家业,有着众人的支持,他成为了一个成功的首领。
只是仍然思念着他的哥哥。
后来,哥哥终于回来了——
他是回来夺权的。
所以大家反对他排斥他恶意中伤他,不承认他的行为思想甚至存在。
为了守护,弟弟选择了站在他最爱的哥哥的对立面。
哥哥孤身一人,对峙弟弟与他的众多同伴。还有他们的父亲——他指导着弟弟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足以打败哥哥的力量。
于是哥哥输了。
于是哥哥死了。
弟弟杀死了哥哥,为了“爱”。
然而没有人知道,最初的最初,弟弟只是为了变的和哥哥一样强大。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哥哥了。
“可惜,从一开始的追求力量,他们就分道扬镳了。”
那个陪伴了弟弟数十年的曾属于哥哥的发带,用它仅有的微小灵智给我讲述了这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一对挚友的。
他们的家族有着世代积累的血仇,逝者的骨与血造就了两家针锋相对的敌视。
可是年轻的两个男孩并不能认同仇恨。他们的兄弟死在战场上,仅剩的一个,他们想好好保护。
但是他们想又如何呢?只能是他们想。他们的父亲与族人都不能理解,放弃仇恨追求和平?孩子话罢了。
孤单的无法被理解的两个男孩,在两家族地的交界处的一条小河边相遇了——仿佛命中注定。
蘑菇头的小男孩和刺猬头的小男孩,在晴空下川流旁,由一块打水漂的石子开始,开启了他们的宿命。
他们交换了彼此的名,不约而同地隐瞒了姓氏,逐渐的熟悉,直到某一日,谈起了他们的理想。
两个追求和平的孩子终于找到了知音,灵魂寻到缺失的另一半,共鸣之音奏起天籁,让他们很快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可惜好景不长,他们的父亲发现了他们的往来。
彼此敌对的两位父亲也是两族的族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埋伏。
他们相识的地方,也成为了他们决裂的地方。
然后像他们的祖祖辈辈一样,在战场上全力以赴——为了杀死对方,或者杀死对方的族人。
这种对峙一直到蘑菇头长成了黑长直,刺猬头长成了黑长炸,他和他都成为了家族的族长,还在继续着。
看上去似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却是峰回路转。
因为黑长直一直不放弃,他一直在试图唤起小伙伴结盟追求和平的念头。
他成功了。
在他的弟弟杀了他的弟弟,他打败了他之后。
黑长炸同意结盟了。他感于黑长直的坚持,甚至是可以为了他一句话赴死的赤忱。
终于,两族结盟了。
他们像小时候聊起来的那样,在他们儿时选择的位置建起了他们儿时的梦想,建起了美好的村子。
然而,黑长炸凶名在外,且并不擅长表达自己,这令多数人不了解他。
哪怕是两人一起建立的村子,众人也敬仰着另外一人而惧怕着他。
黑长直众望所归,被选为了村子的首领。
黑长炸遭人排斥,逐渐背离民心甚至被族人所背弃。
终于在某一日,黑长炸独自一人离开了他们的村子。
然后,见遍了世间黑暗而失望的黑长炸受人蛊惑,想要建立幻术中的和平世界。他要走出另一条让世界和平而美好的路。
而他们的村子……已经,和他们的理想不一样了。
所以他带着可怕的妖兽回到了他们的村子,带回了毁灭。
破后而立。推翻旧的体制,追寻新的
为了守护他们的村子,黑长直不得不迎战。
这一战,天崩地裂。
最后,还是黑长直赢了。就像结盟前的那一战一样,他再次打败了他。
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是以梦想的结盟结尾,而是以黑长炸的死亡落幕。
从他一直敏感的、终于接受了那一人靠近的身后,被一刀贯穿心脏。
那一战,他们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峡谷——终结之谷。
终结了的不仅仅是黑长炸的“生命”,还有黑长直的灵魂。
他亲手杀死了他的挚友他的天启,撕裂了他一半的灵魂,剩下的不过是个空壳——
这具空壳,也在几年后慢慢衰败,直至消逝。
一个像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可是,其实,黑长炸用禁术逆转了结果,活了下来。
终究还是天人永隔。
从此,一人在黄泉禹禹独行,相错难见;一人在现世苟延残喘,寻求着幻梦的和平。
“追求和平……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孩子话啊。”
那把被束之高阁的染血长刀,用它见证了终结的沧桑语调,告诉了我这个故事。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一对死敌的。
他们是第二个故事中的那对挚友的弟弟。
一个白毛,是黑长直的弟弟。一个黑毛,是黑长炸的弟弟。
不同于他们的哥哥们志同道合,铭记着仇恨的他们从小便针锋相对。
可惜天意弄人,两人的哥哥关系亲密。
再两看生厌,也得看着自家哥哥。
于是一个小白毛一个小黑毛,互相较着劲又无处发泄,憋屈地窝在草丛里偷看哥哥们谈天说地。
尽管气怒于兄长与世仇的相交,面对终于找到志同道合之人的哥哥,两位弟弟还是选择了帮助哥哥们隐瞒。
于是,哥哥们谈天说地,弟弟们就在草丛或者灌木中互相小声争吵。
吵的也是各种理由,可能因为哥哥们的一点动态争吵,也可能因为位置的调整不满。
一来二去,两个弟弟倒也熟了起来。虽然仍然两看生厌,却是又有惺惺相惜之感。
终于,哥哥们的异常被父亲发现了。两位弟弟都接到了父亲的吩咐——看看哥哥最近在干什么。
——瞒不住了。
那天最后一次的跟踪,最后一次的一起窝在草丛中,两个人难得没有争吵,令人窒息的沉默弥漫在他们的周围。
还不如和以前一样吵吵呢。两个人突然有些怀念那些小声争吵了。
气氛尴尬的过于明显,两个人都猜出了对方也接受了同样的任务。
这样也好……总不至于,害死了他的哥哥。
他们这么想。
第二日的决裂,哥哥们陌路,弟弟们末路。
末路……因为不同于哥哥们的梦想,弟弟们更重视族人。
所以离开了川流小河边的茂密植被,他们还是死敌。
不死不休。
那些阳光下互相靠坐在树下休憩的午后,不过是是幻梦一场。
战场,杀戮,刀剑刺入血肉带走生命。该流逝的依然流逝,该挽回的不会归来。
春去秋来,小白毛长成了大白毛,小黑毛长成了大黑毛。
他们依然是死敌,在彼此的身上留下深入骨血的痕迹。
他们合该一直如此,占据彼此生命的大半时光。
然而,在一次白毛将黑毛重伤后,这个局面被打破了。
黑毛的哥哥失去了双眼,重伤的黑毛拖着病体将双眼换给了哥哥。
重伤之下,将眼睛——他们一族的力量的源泉剜去。黑毛很快,不治身亡。
白毛被留下来了。
从此再也没有一个人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他,也没有人会活力满满地与他厮杀,更没有人能够再让冷静的他像小孩子一样,一起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斗嘴了。
黑毛的哥哥失去了弟弟。
黑毛的哥哥与白毛的哥哥决战了。
黑毛的哥哥败了。
哥哥们结盟建村了。
黑毛的哥哥走了。
黑毛的哥哥死了。
白毛的哥哥也死了。
黑毛的死像是一个悲剧的开端,转眼间曲终人散,就剩白毛一人的独角戏。
再后来,白毛也死了。
他们的时代过去了。
“他们的故事,不过是历史之下被湮没的过去式罢了。”
那个封印了白毛此生唯一一次不理智的、逆转生死之术的卷轴,寄托着他们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第四个故事,是关于一对同伴的。
这是一个天才和一个笨蛋的故事。
他们生活在村子里——那个黑长直和黑长炸建立的村子。
天才是个真正的天才,银发蒙面,天纵之才,淡定沉稳,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成为了很厉害的人。
笨蛋倒不是真正的笨蛋,他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平日里总是脱线,大大咧咧的傻得可爱,还是个爱哭鬼。
天才和笨蛋从小就认识,笨蛋老是和天才较劲。可是他又总是闹出各种各样的乌龙,每次都只收获到天才一个嫌弃的眼神。而毒舌的天才,每每笨蛋闹腾,都能把他气哭。
后来,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组成了一个小队。
天才有个很好的很崇拜的父亲,是一位英雄。可是他做出了与大众观念相悖的选择,在众人的讨伐声中含恨自尽。
天才的世界都黑暗了。
这时候,爆发了战争——他们要上战场了。
在战场上,女孩被抓走了。为了救她,他们深入敌营。天才为了救笨蛋,被敌人伤了一只眼睛。笨蛋因为天才的受伤,剧烈的情感波动使他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来源于眼睛的力量。
他们成功救出了女孩,可是在离开关押女孩的岩洞时,敌人击塌了岩洞。
又是笨蛋救了天才,半边身子被压在巨石下。他觉得自己活不了了,便将自己的一只眼睛换给了天才,并着眼睛里的新获得的力量一起给了他。
他说你是我心里最棒的人,他说我将来会成为你的眼睛。这是点亮了天才的世界的话语。
最后女孩和天才得救了,笨蛋却随着碎石湮没地底。
以为他死了的他,为那个笨蛋上了十八年的坟,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改变自己的行为习惯,将自己活成了他。
可是他没有死。他被同样没有死的一个人救了——是第二个故事中假死的黑长炸救了他。
黑长炸受人蛊惑追求幻梦世界,已经年迈的他为了把笨蛋培育成他的代言人,将世界的黑暗面毫无保留的袒露在他面前。
而女孩的死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死在天才手下——哪怕,那是她为了保护村子的自愿牺牲。
而他,答应过他要好好保护她的。
这个世界是错误的,笨蛋想,这个虚假的世界是错误的。他要创造一个有女孩、有天才的真正和平的每个人都不会悲伤的世界。
他走上了和众人背离的道路。
笨蛋一直不笨,这时候更是展现出了他的谋略,他用十八年的时间策划了全世界的战争。
全世界,对阵他和被他用特殊方法召回人世的黑长炸。长大了的天才也在其列。
这是天才和笨蛋时隔十八年的再会,他终于找回了他的英雄。
可是很快,他又失去他了。
笨蛋被利用,作为棋子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以生命为代价复活了他人,奄奄一息。
哪怕这样,他也在最后救了天才——他的双眼和力量,都留给了天才。救了他,也影响了战局。
天才给他上了十八年的坟,终于再见了他一面。
然后,继续给他上坟。
“他们错过了太多……到最后,只能在关于彼此的回忆中舔舐伤口。”
被天才认真珍藏起来的,他们和女孩还有他们老师的唯一一张合影照片这么诉说了他们的纠缠。


第五个故事,也是关于一对兄弟的。
不过,他们是堂兄弟。他们也生活在那个村子里。
两人都是极聪明的孩子,小小年纪对于村子的格局就有了自己的一番见解。
他们都是黑长炸一族的,以眼睛为力量的源泉。
堂兄在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十分强大的幻术能力,他的眼睛被誉为族中最强大的眼睛。
堂弟虽然年纪尚小,却也早早得到了眼中的力量。再加上早熟聪慧,身手敏捷,实力不容小觑。
堂兄很疼爱堂弟,会极好的照顾他,手把手教导他战斗,也会亲昵的撩他束成小辫子的长发。
堂弟呢,也很亲近堂哥,会在他面前露出可爱的笑容,和他谈论自己对局势的看法,也会乖巧的任他背自己回家。
他们本该一起长大,可是这个过程被中断了。
家族和村子之间的矛盾日益扩大,而拥有族内最强双眼的堂兄,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矢之的。
村子的高层小人觊觎着他的眼睛,以诡计夺去了他的一只眼。
而另一只眼,并着他饲养的乌鸦,堂兄选择了托付给赶来的堂弟。
然后,他在他面前一跃而下,跳崖自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暂时的缓解家族与村子的矛盾。
族内的气焰越发嚣张,而他活着回去,失去了一只眼只能成为家族与村子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只差一步,堂弟就可以抓住他的手。
……只差一步。
可是堂哥的死只是令双方的冲突暂时隐下,被埋藏在和睦之下的刀刃只会越来越尖锐。
堂弟想要寻求村子与家族的平衡点,可是没待他找到,村子的高层就给予了他一个任务——灭族。
堂弟有个很疼爱的弟弟,高层便以此为条件,允他保下他的弟弟。而如果他不接下,还会有别人动手。那时候,他的弟弟也将受到伤害。
堂弟接受了任务。他亲手弑杀了全族。然后,以叛逃之名,加入敌对组织为村子收集情报。
这一切他都瞒着弟弟。他以自己为弟弟的仇敌,刺激他成长,直到,弟弟能够杀了他……
他最后如愿以偿,死在了弟弟手下,并把自己的眼睛留给了弟弟,解决了弟弟未来的失明隐患。
安然赴死。
这是迟到了的同归。
“他们都在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决定,却不曾想被留下的才是最辛苦的。”
那只代替堂哥一直注视着堂弟的乌鸦,为它两任主人的固执而无可奈何。


第六个故事,是关于一对好友的。
故事还是发生在那个村子里,故事的主人公也是有一位是黑长炸一族的黑毛团子,另一个则是有着蔚蓝双瞳的金毛团子。
他们两个的纠缠从小开始,也不知他们的遇见是幸亦不幸。
黑毛团子亲眼目睹了他一直敬爱的哥哥刀尖染血——我们说过的那位堂弟有个疼爱的弟弟,便是他了。
一夜之间,繁盛的大族凋零为仅剩他一人末裔,在残忍惊惧的噩梦中自己舔舐伤口,任由仇恨的星火燎原。
而金毛团子,他的父母在他出生之时就为了村子而牺牲,无父无母也不知自己父母,孤孤单单一人长大。而他因着天生的六道胡须,被村里的人们视为不详的妖狐而排斥,只能通过幼稚的恶作剧拼命博取注意,哪怕只能得到厌弃,也好过漠视。
——虽然,毁村的不详的妖狐也确实被封印在他体内就是了。
两个同样孤单而游离于众人的小孩子相遇,大约是对同类的感应,他们相识而针锋相对,争吵不休,两相嫌弃。
但是,他们也是彼此唯一熟悉而在意的人。
只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两个孩子磕磕绊绊的摸索着相处的方式,越是在意,越是烦扰,为看他眸子里或喜或怒皆因自己,然后在内心升腾小小的欢喜。
后来,他们也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组成了三人小队。
金毛团子还是总被黑毛团子嫌弃,总是被喊成吊车尾,然后愤怒的冲上去打一架,在输了之后又被嫌弃,然后元气满满地发出一定要打败对方的宣言。
不知不觉,两人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这样……是“朋友”吧。
两个终于不再孤单的小团子想。
然而,好景难长。
黑毛团子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的残阳如血,他一直敬爱的兄长成为了永生的梦魇。仇恨催逼着他的成长,不可逃避,就踏骨血而上。他决意舍去一切斩断羁绊,哪怕自己也会堕入深渊。
所以,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或者说是能够杀掉他哥哥的力量,他离开了村子,毅然决然。
这等同于背叛。所有人都在憎恶他,将他和他叛离的哥哥一起鄙弃,唯有金毛团子仍然坚信着,他不是叛徒,他只是暂时的离开。
于他而言,世间可憎者背叛者堕落者千千万万,唯独他的挚友不会迷失自我。
他只是一时走错了路。
他说,我会把他追回来的。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为了追回朋友,他跟随长者出去游历,提升自我,不断的追寻,也在不断的变的越来越耀眼。
再耀眼,他的眼里也只有那一个人。
他说他是他的朋友,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珍贵的羁绊。
他说他无论如何也要把他带回村子,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
他说过很多很多,他的信念很坚定很坚定。
不觉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匆匆而去,他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次争执与交流,再多的阻碍也拦不住斩不断他们的羁绊。
终于一切尘埃落定,他追到了黑毛团子。
不对,不该说团子了——是黑发少年与金发少年。
时光打磨了他们的容颜,镌刻了他们的轮廓,将轻狂带走,留下沉淀的韵味。
然而他们的观念依然在分歧,黑发少年的坚持与常人所背离,也依然逃不了背叛的指责。但他不在乎,他一身风霜傲骨,不过是为了挚友而稍作妥协。
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黑发少年和金发少年决定像小时候一样,一战定胜负。
这一战,断去了两人一人一只手,毁去了当年那片终结的峡谷。
但是,金发少年追回了他的朋友。黑发少年同意回村了。
然后,他们结婚了。
各自结婚,和一个温婉的女孩和一个烂漫的女孩。
若不看青年人的眉头愈发深锁,这是多么皆大欢喜的结局啊。
“他们不过是做出了最有益于对方的选择而已。”
那只看着金发少年长大的被封印的九尾狐狸似嘲似叹地这么跟我说。

六个故事讲完了,也该是,曲终人散时了。

评论(4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