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柱斑扉泉】柱间的烦恼

大家好又是我_(:зゝ∠)_我来补文了
还是那篇脱缰……之前LOFTER大量误封的时候我悲惨地中奖了……文被拖了删文后还封我号封了一个下午……(嚎啕大哭.jpg)
悄咪咪地求评论QWQ其实我真的觉得槽点好多啊为什么之前没几个人吐槽呢……?
——————
小时候的柱间一直很烦恼一件事。
——弟弟的颜值,太高了……

千手柱间,千手族长的长子,下一任族长继承人,黑发黑眼蘑菇头,每天都在被新认识的小
伙伴嫌弃审美。
而他的弟弟,千手扉间,千手族长的二子,白发红眼小团子,长得白白嫩嫩还端着小大人架子,让人忍不住想捏捏。
……都是一个爹生的,弟弟颜值为什么这么高。
小河边,烦恼的柱间向他的(同样颜值高的)小伙伴分享了这个烦恼。
“哦哦弟弟!”黑短炸的小伙伴瞬间激动起来,“我弟弟颜值才高,他超可爱!”
柱间:……等等?
来不及反应,斑猝不及防开始吹弟弟。
从弟弟小辫子可爱弟弟大猫眼可爱弟弟小厚唇可爱到弟弟撒娇向他学习忍术的样子也可爱的爆炸,斑仿佛开启了某个开关一样一点不带犹豫。
被迫听小伙伴家弟弟如何贴心可爱的柱间内心很有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消沉。
扉间就不会甜甜的叫尼桑,也不会软绵绵的扑到他身上蹭蹭,更不会乖巧的裹着被子抱着枕头要和哥哥一起睡……
啊,真是越想越悲伤。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尤其是,小伙伴吹完弟弟后,才表示自己完没有这种烦恼。
因为,他和他弟弟一样,颜、值、高。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然后它变成了爱情的巨轮#
#斑真温柔啊没有烦恼还听我倾诉#
#不愧是我的天启#

……总之,今天的柱间,依然在为弟弟的颜值烦恼着呢。
柱间:小伙伴虽然温柔但是完全给不了建议啊,sad

不过很快他就被更大的烦恼所支配——他和斑,是世仇。
虽然彼此早就有所察觉,不过还是默契隐瞒交往的少年们,被不知道跟了多久的弟弟们一状告到了家族。
当柱间在归家的路上遇见扉间时,看到扉间严肃的表情和冷凝的神态,他第一次觉得板着脸的弟弟一点也不让人想捏捏。
“父亲在等着你。”扉间淡淡地说,“你和那个宇智波的交往已经被父亲发现了。”
“扉间……是你在跟着我吧。”
他和斑偶尔的感觉果然没错,有人在监视他们。
扉间的感知天赋从小就显现出来,如果是扉间的话,或许真的可以做到避开他们的感知。
毕竟在那时,他们都处于享有一个美好梦想的激动中,与挚友的相处令人愉悦,而谨记着跟踪任务的扉间只要藏好气息,便不会被他们发现。
“……你跟了多久了?”柱间不用他回答,反而问扉间这么个问题。
“从你和他认识后几天,我就发现了。”明明很可爱的弟弟用一点也不可爱的语气说道,“大哥的梦想我也听见了——你太天真了,大哥。”
“先不说那个男孩是个宇智波,还是宇智波的少族长,就算是其他的甚至盟族的人,你和他都还过于幼小,大人们的决意是不会为此而改变。就算未来的你们都会成为族长,又如何令两族人放下血骨积累而成的仇恨?”
“最起码,别的宇智波是不会放下仇恨的。”扉间这么说。

仇恨。
这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最简单也最复杂的两个字。
世仇。
这是他们之间的,最苦涩最痛心的,也将是仅有的关系了。

第二天的南贺川畔,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向对方报信。
丢出凹凸不平的石子,接过对岸的石子。在石子入手的一瞬间,柱间同样磨挲到不平的刻印。
“有埋伏,快跑”
“快走”
短短几个音节,河岸两边的两个少年面色均是一变,又迅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互相告别而归。
几乎是同一时间,岸边的树丛中窜出几道人影。
柱间也终于见到了斑一直夸耀着的弟弟,确实很可爱。
如果不是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如果还是在那个可以一起交流欢笑的时候,或许他们还可能会对有关弟弟的颜值进行相当长久的交流。
可惜……

决裂是在情理之中的。
柱间听着斑的话语,只觉得巨大的阴影覆了下来。
明明……明明很想要和平的啊!
明明血红的花纹之下,是藏不住的痛苦与悲伤……

当天晚上,扉间在南贺川畔找到了柱间。
哪怕感觉到弟弟的靠近,柱间也只是随手捡起身边的石子投入河中,不作其它反应。
扉间看了他大哥一会,最终选择陪他在河畔坐下。
兄弟间的气氛极为凝滞,一时间只能听见石子落入河水的声音。
长久的沉默后,还是柱间先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真的,不能和平吗……”
仿佛疑惑又仿佛感叹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他并没有看扉间,只是自顾自地丢着石子,看着它们缓缓沉入河底。
像是他们沉没的梦想。
等待弟弟的反应时,他跑神的这么想。
“……不知道。”扉间相当诚实地回答,“若说和平,首先要放下仇恨,而大人们的态度我们并不能确定。”
他的目光落在岸边的草从上微微出神,像是想起了什么,短暂的沉默后才继续说:“何况追求和平说着简单……我们和宇智波相杀了这么多年,中间自然有想要和平停战的声音,只不过都湮没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和死亡中了。”
他看着大哥沉思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叹口气。
“总之,大哥你如果想要追求和平的话,讲是一条艰难曲折的道路,会比你和宇智波斑想象的要难得多。”

扉间的意思很明显,劝他放弃。起码,放弃和斑合作实现这个梦想。
可是又如何放弃呢?
柱间想,他第一次感受到与他人的几乎是灵魂上的共鸣,而且,他有种直觉——他们能成功。
只要……说服斑,他们可以一起说服其他人啊。族长之子,下一任族长的身份,再加上他们都足够优秀,这些足以引起重视。
战国的忍者,哪怕嘴上不说,也会期待和平。毕竟乱世苦痛,谁没有被战争夺去性命的亲朋好友?哪怕没有,为了避免自己挂念的人步上逝去之人的后尘,也会抗拒战争。
所以……他们能办到的。
柱间一直这么相信着。

“斑!我们结盟吧!”
“斑!只要我们结盟,千手和宇智波联合的力量足以维护和平啊!”
“斑……”
“斑!”
这样的话,从小到大,从蘑菇头长成了黑长直,从黑短炸长成了黑长炸,一直到他们都成了自家的族长,柱间不知道说了多少次。
斑仍是期盼着和平的,他这么对面色复杂的弟弟说。
“斑是温柔的。我能感觉的到,他在梦想与家族之间徘徊的压抑与苦闷。”
斑的那种想要守护所爱而不顾自己的决意,他一直一直,都能感觉到。

谁都知道,千手的族长每天都在致力于口遁宇智波的族长。
一次又一次,不管被斑拒绝多少次,不管被斑弟弟打击多少次,不管被自己弟弟劝说多少次,柱间仍然不改初衷。
……啊,不过这一次,恐怕难办了。
斑最后的最亲爱的弟弟,重伤在他弟弟手下。
哪怕斑在弟弟受伤后,似乎对他的话更为震动,但是斑弟弟仍然坚持反对结盟。
斑带着弟弟离开了。
宇智波投降的人越来越多,这一战更是如此。
也是,泉奈伤的很重,短时间内无法痊愈。失去了泉奈的牵制,扉间凭他的飞雷神几乎可以清扫战场。
宇智波的族人们越来越难以支撑了。
他这么想。
泉奈受了重伤,这是个极好的机会——他是斑最重视的人,而战争只会夺走他的生命。这让斑对战争的厌恶进一步加深。
斑是不会想再次看到泉奈受伤的。这个时候,如果治好泉奈,斑为了保护弟弟,自然会尽力避免战争。
结盟,势在必行。

柱间下定决心后,说干就干,利用木遁的天然气息,在当天晚上混进宇智波找到了斑。
“斑!我是来治疗泉奈的!”
看着警惕而冷漠的斑,柱间无奈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介于柱间是当世顶尖的医疗忍者,再加上斑对他的信任,柱间最终得到了医治泉奈的机会。
两人一起悄悄避开巡视的族人,一路摸到了泉奈的房间。
一打开门,正在激烈拥吻的弟弟组映入眼帘。

柱间:……
斑:!!!
扉间:(淡定)
泉奈:哥、哥哥?!

手忙脚乱拦住暴怒的斑,柱间百忙之中还能抽空思考一下扉间是怎么到这里的。
不过在看到地上的飞雷神苦无后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答。很显然,一个飞雷神方便快捷。
啊,那么关于为什么泉奈房间里会有扉间的飞雷神苦无……细思恐极,不能多想。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不惊动宇智波族人的情况下拦下斑……
好在斑仍有理智,在开着万花筒布下幻术后,斑冷冷地看着千手兄弟,双臂环抱听他们解释。
柱间很无奈啊,他也不知道弟弟们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啊!扉间泉奈你们两个不是死敌吗!
弟弟你这就不厚道了啊,一声不吭叼走泉奈,亏我还一直在烦恼怎么劝说你和泉奈……

对比柱间自觉拦斑遭受谴责,弟弟组那边,扉间(面对暴怒的大舅哥)仍然淡定,泉奈(面对哥哥超心虚的)安静如鸡。
一时间气氛迷之尴尬。
斑看着自家弟弟心虚的表情,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上去对着脑门重重弹了一下。
他看着弟弟可怜兮兮的捂着额头对他试图撒娇,原本苍白的小脸上因着这一番闹腾而染上了些红晕,显出轻松明快的神色。
这是他的弟弟。
仅剩的,唯一的弟弟。
身为哥哥又怎么不了解自己的弟弟呢,何况是斑这样敏锐的哥哥。
在看到扉间的一瞬间,斑就将过去几年中弟弟偶尔的异样串联起来,很快弄清了事情的始末,现在不过缺他们一个承认罢了。
泉奈和扉间,恐怕早就在他和柱间不知道的情况下交往了。
想来一直瞒着他们,也是碍于两族敌对的身份了。
既然如此……
他看着柱间苦哈哈的表情,忽然笑了。
“这次之后,柱间,我们结盟吧。”
泉奈喜欢扉间。
他身为哥哥不仅要保护弟弟,更要操心弟弟的终身大事啊不是吗?
总归,他不想再见到泉奈受伤了。而泉奈,结盟后也能和扉间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千手与宇智波结盟,忍界其他忍族不敢作乱,起码能有相当长久的和平,族人们也不会再大量牺牲了。
这样也好……这样最好。
“泉奈,你安心养伤。”斑阻止了还想说什么的弟弟,语气坚决道,“这期间的族中事物我会处理,待你伤势痊愈,我们便商量结盟事宜。”
“柱间,”他看向陷入巨大惊喜中的柱间,“泉奈的伤就拜托你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
柱间只觉得有无数朵烟花在脑海中炸开,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成为了丧失全部感官的傀儡,而那个人就是牵动着他关节的丝线。
啊……期盼了那么久,走过了那么曲折的路,终于等到这一句话。
仿佛灵魂脱离了身体,他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
“好。”

斑是个十分雷厉风行的人。在下定了结盟的决心后,他托柱间治疗泉奈,而自己在第二天找到了族中长老。
几日游说,一番权衡利弊之下,竟有大部分长老同意了结盟。
而族人们大多早已疲于战争,何况年轻一代多尊崇着斑,多方综合,族内结盟的呼声一日高过一日。
而千手这边,柱间得到了扉间的支持,再加上他一直在为结盟做准备,差不多可以说是就差斑的同意了,于是千手族内只是稍有争议,很快也做好了准备。
双方都是果断高效的人,结盟进程有条不紊,没多久就定下大体程序,只差细节商议了。
被哥哥押在床上超久不许乱动,最近终于被放出来的泉奈:……我感觉自己错过了整个世界。
事已定局,泉奈干脆撸起袖子和对面的死♂敌就着结盟后家族待遇撕了起来。

一切都向着他们期望的地方发展——
只有一点,弟弟组的日常相杀令哥哥组很头疼……

为什么,都在一起了,你们还坚持互怼。
第一百二十七次,柱间在水遁和火遁碰撞的蒸汽中这么想到。
他抹了一把脸,相当麻木的看着弟弟在蒸汽中熟练地靠近泉奈,抱走。
水蒸气play,呵呵。
弟弟你可以的,弟弟你会玩的。
好在斑去出任务了……不然又是一个修罗场。
然而斑不在,柱间就感到很寂寞。
各种意义上的——不管是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对练,还是没有人一起谈论这终于实现的梦想,都会很寂寞。
千手柱间离不开宇智波斑。
这一点显而易见。
他是他的天启——这句话,并不只是说说罢了。
柱间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消沉。
他觉得自己表现的够明显的了啊,明明所有人都知道斑对他的重要性了啊,但是斑就是毫无所觉。
斑什么也不表现出来,柱间也不敢明说……
明明和弟弟组一样从小到大都占据了对方大半的生命,看着弟弟们每天明撕暗秀,柱间心里苦啊。
看着弟弟们这么有活力,柱间忍不住想到了小时候决裂那次。恐怕那时谁也想不到会有如今一番光景吧?
不知不觉,当年他们交流夸赞的弟弟们也长大了呢。
泉奈还是那么可爱啊,扉间还是那么白啊……当年我们夸过的弟弟不负我们所望啊,颜值可观。

……等等。
……莫非我撩不到斑是因为我颜值不够高?!
突然间福至心灵,柱间想了想四人的平均颜值,悲伤的发现,他没有斑好看,没有扉间白,没有泉奈可爱……
啊,消沉。(长蘑菇)
宇智波一族那么好看,想来斑的审美也被自己族人拉高了吧。
或许扉间也是因为颜值加成撩到了泉奈?起码他见过泉奈盯着扉间的脸发呆……
……都是一个爹生的,为什么弟弟撩到了他死敌,而我还是撩不到我挚友。

半月后,出任务的斑终于归来。
远远的,火影楼里的柱间就有所察觉,动作迅速赶到了村口。
“斑——!”
“柱间——!”
例行问好后,一看斑那跃跃欲试满面战意的模样,柱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久不见,先打一场作为久别重逢的礼物吧!

这一战又是成功改变了木叶附近地形。
到最后,两个人都累的躺在地上,却是酣畅淋漓相视而笑。
“看来哪怕是在安逸的环境下,柱间你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磨炼啊。”斑带着微微喘息,侧头看向躺在他身边的柱间。
“那是当然!斑出门在外,一定是在不断的提升不断的变强,”柱间脸上仍带着方才战斗中尽兴的笑容,“我和斑可是一生的挚友,为了和斑比肩,我怎么能止步不前啊!”
“……”斑一怔,扭过脸去,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们该回去了……等太久,泉奈会着急的。”
“啊哈哈哈哈是啊是啊,不过斑你大概很累了吧,刚刚回来就打了一场,不如我背你回去吧!”柱间一个翻身坐起来,神采奕奕地说。
“……不!用!”斑也坐起来,听了这话一字一顿地回复他。
柱间率先站起来,冲着斑伸出手,拉他起来。
“斑这次任务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抓到了个有趣的东西,回去给你们看。”
“不行,回去先休息,斑你太累了!”
“……随你。”
离得极近的两个人闲话着往村子的方向走,走向他们的亲人,走向他们的梦想,走向他们的未来。
走向他们的,家。

——今天的柱间撩到挚友了吗?
——撩到了。
——可是他自己不觉得,他自己不知道。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评论(2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