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恶作剧

一个摸鱼,欺负欺负扉间聚聚(不是)
语句不通毫无逻辑ooc破天……观看请冷静_(:зゝ∠)_
恶作剧有什么不好,我跟你们讲这个方法老有用了——来自成功坑了前桌男生的阿君
对了坑人请注意,药不能乱吃!阿君的药虽然苦但是正常人吃了没事的!!!所以先确定药性!……不然就真成下毒了_(:зゝ∠)_
——————
(1)
一个晴朗的早晨,因为(我真的只想写个欢乐的小短片不能脱缰所以不要纠结设定的)大家都懂得的原因,泉奈终于放弃明怼扉间,决定此次改为暗取。
暗取啊……
下毒吧(误)。
扉间是个咸党,但绝对不是个苦党。
所以现在,泉奈看着手里的特制巨苦药片,笑的相当得意。
千手扉间——受死吧!
(2)
此计划得到了他哥哥宇智波斑的大力支持,并携带了千手柱间一只。
柱间一听泉奈的计划,再想想平常扉间板着脸的严肃样子,为了弟弟活泼点——
(划掉)“这票我干了!”(划掉)
“好啊好啊我也加入!我可以负责转移扉间的注意力!”
——英雄组队吗?
——组!
(3)
组队:坑扉间小分队
成员: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斑,千手柱间
道具:特制苦味药(药粉状)
计划:在扉间的杯子里投毒
(4)
“扉间的杯子?”柱间认真想了想,“扉间好像……不用杯子?”
千手·水遁宗师·扉间:不是我说,上班带杯子的诸位,都是辣鸡。
“啊……?可是我这两天都看见他带杯子了啊?”泉奈茫然道,“就是因为看见了他的杯子我才想投毒的啊?”
他比划了一下:“蓝色的、半透明的那个……?”
斑:“泉奈……那不是你的杯子吗?”
泉奈:(火遁需要杯子超多完全没记过数目样式)“啊???”
好啊千手扉间!你抢我杯子!
……毒死算了,反正也不中用。
(5)
泉奈今早看着扉间带着杯子出的门,现在应该在火影小楼处理公务。
三个人光明正大走进火影小楼,然后泰然自若地到扉间办公的房间……的隔壁,悄咪咪商量搞事。
“柱间先去把扉间叫出来如何?”
“诶我去吗?”
“但是我们怎么溜进去呢哥哥?扉间是感知型忍者诶。”
“柱间转移注意力,我们两双万花筒的幻术叠加,要发现也是很难的。”
“可是我不一定能拖住扉间很久啊……”
“没关系!我和哥哥好歹是优秀的忍者,宇智波结印的手速不是盖的!”
“那用什么理由?”
“实验室炸了?”
“不行吧,扉间的实验室有他的飞雷神,来回很快的。”
“大名要来了要他去迎接一下?”
“喂喂,再怎么说我们两个也都是掌管情报的,这种消息怎么可能不提前接到通知……”
“不如说你们族内长老有要事相商,总归千手的长老们最近不是在找你和千手扉间想商讨联姻的事情吗。”
“哦哦好主意……等等?!”
“联姻?!”柱间一脸震惊,“等等!斑你相信我我没有答应这种事情!”
“嗯,我知道。”斑的语气缓和下来,“所以找个时间我们就通知两族长老好了。”
话题突然歪到了虐狗的地方,泉奈好悬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差点捏碎手中装药粉的瓶子。
就算哥哥你们在一起了也好歹体谅一下我这个没拆你们拆成功的弟弟吧?!
(6)
“扉间,扉间!”
千手扉间正在处理公文,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一抬头,他大哥在门外探出头,像是做贼一样小小声叫他。
“出来一下!”发现扉间注意到了自己,柱间冲他招手。
扉间:……不详的预感。
“怎么了,大哥?”扉间无奈起身出门,“怎么这么小心地叫我出来?”
他没有看见的是,在他起身出门的一瞬间,两个宇智波开着万花筒加着幻术一路飚进了办公室。
“额……是这样的,长老们有些事情托我传话……”柱间张口开始飚演技,“他们说要考虑考虑联姻的事情。”
“联姻?”扉间皱眉,“和谁?”
“和、和漩涡!”
“大哥和水户的婚不是退了吗?”扉间表示不信。
“这不是还有你嘛!扉间你好歹也是奔三的人了,也该考虑婚事了!”
屋内泉奈咔嚓一下捏爆了药瓶。
“泉奈?”斑拿着打开的杯子有些疑惑的看向弟弟,“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泉奈微笑,“只是没想到柱间大哥的演技这么好呢。”
“柱间是有大智慧之人!”斑突然骄傲,“不过是平时不表现出来罢了!”
“啊……”泉奈明智的转移话题,“抱歉抱歉把药粉弄撒了……”
他摊开手,药瓶的残骸触目惊心。
始作俑者依然笑的温柔:“不过还有一点……干脆就这样吧。”
投毒——
(7)
投毒完毕。
但是出了一点小状况。
“……”
“……”
兄弟两个看着明显变白的水面面相觑。
斑拿起杯子晃了晃:“这样太明显了。虽然千手没有写轮眼,凭忍者的眼力也能一眼看出。”
泉奈无奈扶额:“真是失策……可惜药只有白色的……这下怎么办呢?”
他有点苦恼地看着杯子里的水:“干脆在杯子上也加持个幻术?”
想来扉间他……也不会丧病到时时刻刻开着感知感知查克拉……吧……?
“算了,”他喃喃自语,“再稀释一下好了……”
好在泉奈随身携带杯子,掏出卷轴拿出杯子,倒水稀释,好不容易把扉间的杯子弄得差不多了,门外千手兄弟的谈话也告一段落。
“这些事情我会回去和长老们商量……大哥,既然你来了,那就过来处理公文吧。”
柱间:“!!!”
(8)
投毒成功。
并没有被发现呢。
不过损失了一个千手柱间。
(被扉间押在办公室办公的)柱间:哭哭,早知道就不掺和了,我想和斑一起待着啊不想要公文……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宇智波兄弟为了庆祝成功去吃豆皮寿司了。
柱间是为了革命事业而牺牲的,我们会记住你的贡献。
——来自一点都不同情天天摸鱼的初代火影的宇智波兄弟。
(9)
当天晚上扉间回家,刚打开门就对上泉奈亮晶晶的眼神。
扉间:“……?”
这么个表情,一定没好事。
泉奈上上下下看了扉间好几遍,却发现这家伙一点异样都没有。
难道他没喝水?不应该啊?
超想问……但是万一他没喝等会要喝,现在问了会不会暴露?
扉间饭都做好了,一回头却发现泉奈还在沙发上一脸纠结。
他无奈地过去把人从神游状态叫醒。
“该吃饭了——”
泉奈如梦初醒,起身冲向餐桌。
菜一入口,泉奈的脸猛的纠成一团。
苦……苦……!
水水水!
扉间看着泉奈突然抽风,表示不解。
被苦到说不出话来的泉奈蹦跳找水了半天找不到,心一横对着扉间的嘴啃了上去。
扉间还在疑惑泉奈怎么突然这么主动,就被对方嘴里传过来的苦味激得浑身一震。
一阵鸡飞狗跳,最终还是以扉间用水遁当场造水解决了燃眉之急。
终于喝到水,泉奈缓和下来去掏扉间衣服兜里的糖,直到把糖含到嘴里才算冷静,长长呼出一口气瘫在沙发上。
扉间过去捞他:“你干的?”
“啊……?”泉奈还没从那种地狱般的味道中缓过来,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我用的那个蓝色杯子里的水做的饭。水是我专门配的用来调理身体的,一点不苦。会出现这种情况,你是不是在里面加了什么?”
泉奈:“……”
坑到自己了……
扉间一看泉奈那仿佛被雷劈了的样子就明白了。
“呵呵,天道好轮回。”
泉奈连怼回去的动力都丧失了,整个人摊平在沙发上。
扉间拉他起来:“让我看看,你用的什么?”
“从你实验室里摸出来的药……”有气无力的回答。
“活该。”扉间说,“你拿的什么药?要不能乱吃。”
“放心我看过了,”依旧是有气无力的声音,“那个药也是调理身体的……”
泉奈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差点撞上扉间的鼻子:“你说!你把调理身体的药做的那么苦想干什么!”
“那个是刚做好的!之后还要改进把苦味去掉好吗!谁知道你上去就拿了!”
“……心里苦。”泉奈一下子摊回去,扉间恍惚觉得自己听到了啪叽的摊平声。
看着面前坑人不成反害己的泉奈,扉间硬是把人拉起来。
“去我的实验室拿药,”他严肃地说,“刚刚做的饭是不能吃了,得重做一份,你要对被你毁了的药水负责,再去那一份。”
“不要,反正你有飞雷神,来回一下比我快多了。”泉奈换了个姿势继续摊。
“……甜的。”
“什么甜的?”
“那个药,甜的。”
“我去拿!!!”
扉间看着最近被控制糖分摄入快要疯掉的宇智波一骑绝尘,又回头看看桌子上的饭菜,露出一个略显得意的笑容,稍纵即逝。
(10)
扉间这么心细的人,做完饭后怎么可能不先尝一下饭菜的味道。
还好泉奈这次拿的药已经算是完成品了,不然实验中出现的变数他也无法完全预料,未成品乱用是很危险的。
唔,让他长点记性也好。
待会他回来以后再多教训教训,顺便以此要挟,公布关系好了。
正好和大哥他们一起公布,绝了那群长老的心思。
其实今天的扉间也在反套路泉奈呢。

END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