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转载禁止哦,不然文章会被拖
一条月更的高三咸鱼,月更都不一定能了……
本命泉奈,坚定扉泉,斑泉骨科也深爱
泉奈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值得所有的喜爱……!(语言匮乏)
吃修因 柱斑 扉泉 带卡 止鼬 鸣佐
杂食方面吃尔雅的斑因,落落的斑虫,还有十八的佐泉,其余的……一律不吃,emmm没准戳到我的迷之萌点就吃了(* ॑꒳ ॑* )⋆*
坚定糖党,偶尔发刀
喜欢评论,给评论的都是天使w哪怕没有小红心也会很开心w不管多久的评论一定会回的w
文笔并不好,思维也没有逻辑,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进步w
关于拉踩……说实话并不是很分得清这个界限……但是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连着他的安利也吃下去!难道不是他最好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最好的吗www不过很怕自己不自觉的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如果有,请大家千万指正w
每天缺粮到饥荒,试图刮粮吃(。)
最后……咸鱼腿肉不好吃(喂自己袋盐)

十二月花

一个本来该写满十二个月然而卡文卡的欲生欲死结果只有六个月的段子合集。
全程ooc漫天撒糖,慎入……
后边六个月……随缘吧……(摊平)
————
一月天竺葵:偶然的相遇(扉泉)
南贺川决裂后,泉奈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下偶遇了扉间。
为了锻炼泉奈,田岛交给了他一个任务——做一位贵族的姬君的替身,让姬君得以安全归家。这种替身任务对心性和伪装能力都是一种很好的练习,泉奈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小孩子嘛,正是雌雄莫辩的年纪,加上宇智波一族的好颜值,女装完全没问题。
谁知道这位贵族还请了千手伪装姬君的护卫。
而千手扉间,想必是同样的原因,扮作了护卫。
……夭寿哦他现在还穿着女装啊!他还要扮娇弱啊!对着死敌的脸他只想怼啊他不想搞什么以扇遮面啊!
不不不还是遮面吧……绝对不能被白毛发现女装……绝对会被笑。
接下来一路上,泉奈第一次觉得自己伪装原来可以这么拼命,简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就为了扮成女孩子!如果不是因为千手扉间……啊啊啊啊!
不过看样子效果不错,直到任务完成白毛也完全没什么反应呢(得意)啧啧啧还送花,将来可以嘲笑他眼拙啊,身为忍者怎么能连这点眼力都没有。
这种得意的心情只持续到他发现花里的纸条。
“你男扮女装果然毫无违和感,不过下次记得把头发压下去。——扉”
泉奈:……(冷静的拔刀)
很久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了,泉奈突然想起来这个,翻到扉间身上问他:“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我不信只是因为头发!”
扉间把他压入怀里,笑笑不说话。
在意的人,哪怕是偶遇,又怎么认不出来。


二月秋水仙:无悔青春(鸣佐)
四战后集体诈尸事件,受其影响最大的其实是佐助。
他最爱的哥哥回来了,虽然自带了个卷毛。
宇智波几位怼天怼地的大佬都活回来了,振兴宇智波的担子可以交给他们挑。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美好。
看看日常骨科的祖宗组,看看日常互吹的天启组,看看日常互怼的死敌组,看看日常演技的送眼组,看看日常高深的哲学组。
佐助:(阴沉脸)这个全是基佬的世界需要革命。
“佐助助助助助——!你千万要冷静啊!”
鸣人死死扒在佐助身上,就差没开尾兽模式连尾巴也一起缠上去了。
“你看鼬哥都回来了宇智波也平反了木叶也好起来了佐助你不要走啊啊啊啊啊——!”
“啧,吊车尾快放手!”被猛的抱住,佐助差点反手一个须佐,“谁跟你说我要走了!”
“诶?”鸣式茫然.jpg,“好像是没有……佐助你现在一说革命我就有点慌啊我说,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说。”
“可以和鼬哥一起吃东西,可以和初代大叔他们学习进修,四战后各国也关系和缓了许多,这不是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吗我说。”
佐助表示完全不想理他,所以说为什么还不放手!
“呃……”鸣人放手挠头,“那个……要不我把这个送给你当赔礼吧?”
佐助看着鸣人递过来的东西,吐出一串省略号:“……”
举着小花盆的鸣人笑得像个小太阳:“呐,这是刚刚在花店买的秋水仙,要不我们一起养?”
佐助看了他一会,反而笑了:“你知道秋水仙是什么意思吗?”
被佐助难得一见的笑容迷的晕晕乎乎的鸣人:“啊?”
“我不会走的,鸣人。”
“诶诶诶?真的吗佐助!太好了!”
我不会走的。
我的无悔青春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现在他在这里,我就不会离开。


三月黑郁金香:领袖权力、爱的表白、荣誉皇冠(柱斑)
(泉奈未死建村设定)
木叶在千手与宇智波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建成,柱间当选初代火影。
柱间:……我其实是想让斑当火影的(消沉)
话说回来,斑他……会怎么想呢?
凭借对宇智波(特指斑)的深刻了解,柱间很快在当年的山崖未来的火影岩上找到了斑。
斑在看一朵花,是罕见的黑色。
“黑郁金香?”柱间在他身边蹲下,“诶~这个很稀有的啊,斑你是怎么找到的?”
“就在这里开着的,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斑仍然盯着那朵花,看都不看柱间一眼。
唔啊斑怎么不看我……柱间忐忑的看着斑的侧脸,结果看着看着,思绪一飘。
斑不愧是以颜遁(???)闻名的宇智波啊,侧脸也这么好看。话说斑还有个战场玫瑰的称号啊,真合适,不过不能在斑面前说……会打起来。
虽然能与斑酣畅淋漓地一战是很令他兴奋,不过还是这样平平淡淡相处着更好啊。
“恭喜你成为火影啊,柱间。”
“啊?”斑的话突然把柱间拉回现实,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斑已经不再看那朵花,转而认真地看着他。
反应了一下斑的话,柱间有点沮丧地发现品不出斑的意思,呐呐道:“那个,斑你不要生气……反正任职仪式还未开始要不重新选一次?”
“生气?我生什么气?”
“本来说好的由斑来当火影啊……明明斑这么温柔!我却……”
“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事情?”斑制止了他的话,傲然道,“柱间啊,他们看不懂人心本质而浮于表面,我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人的话语?”
“只要我真正承认的挚友能肯定我就够了。”
斑折下那朵黑郁金香,递给柱间。
“而且,我相信你——要做好火影,守护好我们的村子啊,柱间。”
你有荣誉的王冠和领袖的权力,而我为你锦上添花。



四月白茶花:理想的爱,谦虚美德(止鼬)
(背景宇智波未政变,和平,止鼬一起出任务)
这次收到的任务地点是在南方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国,名叫花之国。
顾名思义,就是以繁花闻名,靠鲜花药材出口而立足的一个国家。
“花之国……这个时间去那里刚好可以赶上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小鼬有兴趣吗?”止水收拾好忍具,站起身来问鼬。
“如果止水想去的话,我也没问题。”鼬很快也收拾完毕,看向止水。
“真狡猾啊小鼬,明明是我在问你哦。”笑眯眯。
鼬:“……嗯,去看看也好。”
就当是放松心情了吧。
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宇智波的写轮眼可不是说着玩的,何况还是两位素有天才之名的宇智波。
剩下的时间十分充裕,止鼬二人就愉快地去了百花宴。
花之国的庆典果然名副其实,宴上百花盛放,纷繁连城,却又不显杂乱,体现出一种交错纵横的缤纷艳色,格外动人。
其实最动人的不是花,而是小鼬啊。——来自心如止水的某宇智波。
“说起来我还没问过小鼬喜欢什么花呢。小鼬的话,喜欢什么花?”
“……大概是,茶花吧。”
“茶花?”止水想了想,“嗯……很适合小鼬的花呢。”
“像小鼬一样,韵味十足哦。”
鼬笑而不语。
明明该是像止水一样,具松柏之骨,胜桃李之姿,却安然自若,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所以他才喜欢茶花啊。

(PS:看过一句:心如止水,只想撩鼬(≖ω≖))


五月蓝紫色月季:珍贵与珍惜(带卡)
卡卡西最珍贵的东西是亲热天堂。
……
没毛病啊。
“相当有毛病好吗?!”某四战boss愤怒的掀桌,“辣鸡亲热天堂有我好看吗!”
“有,而且比你好看多了。”理所当然的语气。
“嘤嘤嘤前辈怎么可以这样~阿飞这么可爱难道不是比一本小黄书要动人多了吗~”
看着扣上面具就开始扭啊扭的恋人,卡卡西无奈的叹口气
“亲热天堂是一本十分有内涵的书,它讲述了人类生存繁衍的真谛和哲理,是自来也大人的著作,其意义之非凡不可以语言表达。”他十分认真的解释。
带土:……
“看书有什么好的,总归是看来的。”带土严肃的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亲身体验一下,实践出真知。”
“不了谢谢,我还是先了解理论知识吧。”
“你不爱阿飞了吗前辈,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没跟你说好谢谢。
估计这今天这书他是看不成了,卡卡西忍痛割爱放下小黄书。
“好啦好啦,其实你比亲热天堂更重要。送你花花哦。”卡卡西一脸认真,递过去蓝紫色的娇艳花朵。
“好敷衍……不过看在花好看的份上原谅你好了。”
卡卡西看着带土这样子,忍不住笑。
才没有敷衍啊,面前这个人,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和他都是对方失而复得的珍宝。


六月玫瑰:热烈的爱情(扉泉)
六月玫瑰花开正浓,许多人都会选择在此时送花告白。
起码泉奈就发现扉间被人送了玫瑰。
……你问是怎么发现的?
呵,就在桌子上摆着呢,一大束火红相当夺人眼球。
好气哦,气成河豚!算了还是去找哥哥商量一下宇智波的未来吧……千手什么的,不存在的。
扉间刚加班完回家就看见自家小祖宗又在折腾,一副准备收东西离家出走的架势,问他他也不理,十分生气的模样。
……这么有精力,看来还是他不够努♂力。
扉间想了想,扛起泉奈去了卧室。
“等等!千手扉间——!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离我远点啊呜!”
事后。
泉奈(软绵绵):你说!那束玫瑰是怎么回事!
扉间:哦,那个啊,是有人要送你的,被我看到没收了。
泉奈:!!!
第二天玫瑰没有了,但是泉奈吃到了扉间亲手做的鲜花饼,玫瑰馅的。
而扉间没收到(其实被泉奈没收了的)玫瑰,但没收了一堆(给泉奈的)玫瑰以及收到一个(泉奈给的)玫瑰味的亲亲,甜的。
希望我们的爱像玫瑰那样热烈,嗯,像玫瑰饼那样香甜也好。

评论(4)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