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扉泉]云与海

一个奇怪的小童话……鬼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慎入慎入
两天被捅了三刀我还能坚持把它写成甜饼我也是蛮拼……
捅我刀的某三人请自觉对号入座(谴责的眼神)
以及@百禽丹風♂逼上秋名山 来看个小童话放松放松( ੭ ˙ᗜ˙ )੭
————
从前有一朵云叫泉奈。
从前有一片海叫扉间。
泉奈云是特殊的,因为他从未见过和自己一样有意识的云。
扉间海也是特殊的,因为他也从未见过和自己一样有意识的海。
泉奈云很小,小到投下的阴影只能遮住一棵树。
扉间海很大,大到囊括了五湖四海与东流百川。
因为很小,泉奈云每天都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飘荡。
因为很大,扉间海每天都在地上沉稳淡定地暗涌。
一个到处乱飘,一个静止不动,终于有一天,泉奈云飘到了扉间海上面。
泉奈云飘过那么多地方,见过各式各样的风景,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海。
扉间海对于泉奈云来说真的好大好大,以泉奈云被微风吹拂的速度,他要走好久好久。
扉间海也真的好无聊好无聊,上面什么都没有。一开始还有一些海鸟,远了岸,就只有泉奈云在空中飘飘悠悠。
泉奈云真的感到十分无聊,在扉间海上看了两天的蓝蓝蓝,他终于忍不住了。
“为什么你这片海这么沉默呢?”他问扉间海,“我飘过的地方也有过海,不过他们都有动静,会有暴雨和狂风,有小小的渔船和大大的商船,还有各种各样的鱼和鸟,为什么你这里什么都没有呢?”
扉间海上依然毫无波澜,不过他沉静地回答了泉奈云:“因为我是一片大海啊。”
“大海怎么了吗?”一直都是小小的泉奈云有点懵,“大海都是这么无聊的吗?”
“不是,有的大海不无聊。”扉间海告诉他,“但是那些大海掀起的狂风暴雨,埋藏的暗礁漩涡,都会害死在海上捕鱼和通行的人。”
泉奈云想了想,在他看过的无数江河湖海中,确实是这样的。每一次的浪潮的涌动,都会带走一些生命和一些存在。
“所以你就这么静静的吗?”但是泉奈云还是不理解,如果扉间海不吹起骤雨狂风警告人类,人类就会不断地深入海域,直到他们错估自己的能力,因自大而丧命海底。
“既然如此,你的平静还有什么意义呢?”
“平静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保护人类的生命,”扉间海说,“如果我肆意妄为,不仅仅是人类会被我影响,就连海底的游鱼和海面的飞鸟也会受到伤害。”
“如果人类在无数次的探索后除了无谓的牺牲什么也得不到,那么他们自己就会意识到盲目的错误。”
“我并不能阻止他们的主观行为,但是我已经尽力的消除了客观阻碍——所以我只要保持我的平静不移本心即可。这样的话,才是对我、对人类、对各种生命都有利的做法。”
扉间海说了很有哲理的话,可是泉奈云不懂。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自由就好了。他并不理解“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因为他小小的,什么也不用担心。
不过这并不妨碍泉奈云对扉间海产生兴趣。海面的旅程太无趣,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
于是之后的每一天每一天,泉奈云都会问扉间海各种各样的问题。
“人类的船能够深入到哪里呢?”
“海底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宝藏啊?”
“我见过鸟捕鱼,也见过鱼吃鸟,你有养会吃鸟的鱼吗?”
扉间海会十分耐心地回答他,也会给他讲包容与平静的道理。
当然,有时候泉奈云也会讲他在旅途路中的所见所闻。
扉间海太大了,所以他只待在一个地方恪守职责。而泉奈云飘过崇山峻岭,看过冰原风雪,见过生命百态,他便将这些都讲给扉间海听,换他给他讲他所不能触及到的海底风光。
于是时光便在故事与故事的交换中飞逝。终于有一天,安安稳稳听故事的泉奈看到了飞鸟。
……啊,又接近岸边了。
扉间海再大,泉奈云再小,也有云过瀚海的一日。短暂的交会后,他们终将分别。
泉奈云突然就有点舍不得了。他无牵无挂走过路过那么多地方从未有过的情绪突然升腾而起,来的猝不及防。
一定是因为扉间海太大,他的故事也太多。泉奈云想,我还没有听完他的故事,我还没有了解完海底的世界,所以才会不舍。
没听完的故事一定要听完,没了解的世界一定要去了解。这么想着,泉奈云终于决定下落了。
是的,下落——云是可以变成雨的,不是吗?
于是泉奈云开始吃吃吃。海面上飘着的满满的小水滴,把泉奈云吃的越来越蓬松。
吃啊吃啊,在上岸前,泉奈云成功把自己吃成了泉奈雨。
泉奈雨也是小小的,滴滴答答落在扉间海上。
“在听完你所有故事之前,我是不会走的。”泉奈雨这么说。
——而海的故事很长很长。
所以,泉奈雨和扉间海的故事也很长很长……

故事讲完了,年轻的老师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孩子不禁失笑,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间。
“泉奈云和扉间海……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倚在墙上听完了整个故事的白发男人终于看到他出来,忍不住这么说道。
“嗯?暖暖的小童话有什么不好吗?”黑发的年轻老师笑眯眯地换着衣服反问恋人。
“不,没什么,挺有趣的。”白发男人叹口气,由着他明知故问。
“你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很晚了,我们回家吧。”
“诶,真贴心啊,不愧是包容万物的柔和的海~”
“这个梗你打算玩多久?”
“唔,不知道,大概要等到我想到下一个小童话?”
“……”
暖黄的路灯下,两个人交叠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伴随着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逐渐远去……

——————
解释一下,这里的奈是幼儿园老师,温柔款所以亲和力max。今天是因为有个小孩子不肯睡觉所以讲故事哄他。扉间是来接泉奈回家的,一直在外面等他。现代没有记忆的两个人,从小到大良性竞争争成了恋人。
……我也想有个温柔奈给我讲睡前故事呜呜呜(摊平)

评论(2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