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君如佩

月更佩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啊,不翻身了……
唯一技能,删文_(:з)∠)_
总是喜欢发一些碎碎念,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想吐槽什么的……希望有人聊聊天,吧

[斑泉]喵呜

其实就是斑喵奈喵毛绒绒的日常……亲情向cp向都可以wwwwww
呜呜呜呜呜呜想摸摸奈喵(然后被斑糊了一爪子)
@元安 的(根本连不上)的联文_(:зゝ∠)_
中间夹带私货大家看得出来吗∠(ᐛ」∠)_
——————
宇智波泉奈,宇智波家的一只忍猫,今天也在非常认真的和哥哥宇智波斑一起训练。
身为宇智波家的忍猫,也当是在战场拼杀的一份子。泉奈和斑都有着敏捷的身手和强大的实力,是在血与火之间磨练出来的优秀忍猫。
战场上的斑泉兄弟,娇小的身型和锐利的爪牙让它们无往而不利,何况兄弟二人配合亲密无间默契十足,也是让敌人相当棘手的存在。
不过上战场就免不了粘上血迹灰尘,所以下了战场以后,斑泉兄弟还有另一场战斗要准备——洗澡之战。
哪怕是理智而冷静的忍猫,哪怕自己也喜爱干净嫌弃脏污,但是猫的天性让他们面对洗澡如临大敌。
宇智波泉奈警惕地看着照顾他们的黑发少年快速打好水,一口火遁下去,在温水蒸腾中对着他们笑眯眯的问:“又要洗澡咯~那么这次谁先来呢?”
泉奈默默后退,再退,再退……诶呀撞到哥哥了。
斑扶着泉奈,同样一脸严肃地盯着水盆看。
不过显然,斑清楚的知道这一清洗是避不过的。毕竟身上的血迹和灰尘也令他们十分不适,而且不清理的话,也可能会因没有发现的伤口或者病菌而导致不必要的病症。
所以……
斑拍拍泉奈毛绒绒的脑袋,安慰他:“没事的泉奈,一起洗吧,很快就好。”
泉奈还试图挣扎一下,却被一双手直接抱进水盆。
“好歹我也是帮你们洗了那么多次诶……很快的啦!”黑色短发的少年动作熟练的给泉奈洗澡,打水擦身搓毛毛,一气呵成,一会就是一只出水奈。
泉奈:毛毛沾水了……好重……
旁边的斑也很快洗完,看着湿漉漉蔫哒哒的泉奈,无奈的甩甩身上水珠,去给弟弟舔毛毛。
“泉奈明明在战场上也不怕千手家的水遁啊,怎么现在这么不愿意洗澡。”
“咕噜……”泉奈享受着哥哥的照顾,舒服的直呼噜,“因为在哥哥面前嘛……有哥哥在,就可以任性一点了嘛……”当然,从来没有真的任性过。
不能只让哥哥一直帮自己舔舔,泉奈看着斑身上湿漉漉的水迹,干脆的也对哥哥舔舔舔。
然而身高原因,只能舔到脖子上的毛毛……
斑看着弟弟有点沮丧的表情,忍不住再用肉垫拍拍他的头,然后微微伏下身子,让弟弟也可以够到身上微炸的长毛。
泉奈开心的蹭蹭哥哥,两个黑团子就这么一边蹭着一边相互舔舔毛,亲亲密密挤在一起。
“光是舔是不行的啦,”噗的一下,大块的毛巾将斑泉兄弟盖了个严实。“先擦擦,再晒晒太阳~一会就干干净净了!”
处在黑暗毛巾下的斑泉兄弟:这么一大块盖下来让我们怎么出去!
于是出去后的泉奈果断给了短发少年一爪子,当然并没有用指甲,不过拍上去还是挺疼的。
短发少年:QWQ
泉奈:让你打扰我和哥哥(舔爪子)

刚洗完澡晒太阳是很舒服的事情,尤其是猫咪本来就喜欢晒太阳。
不一会,两只黑喵昏昏欲睡,很快凑到一起轻轻发出小小的呼呼声。
然而睡着睡着,泉奈突然感到有点不对劲,感到一只罪恶的手动了动他的尾巴。
泉奈迷迷糊糊睁眼,就看到自己和哥哥的尾巴被打了个松松的结。
“………………”
泉奈伸出爪子轻轻的把自己和哥哥的尾巴分开,悄悄的离哥哥远一点,然后把锐利的目光投向了旁边长发的温和少年。
“……诶?怎、怎么了吗?”
泉奈看着长发少年迷之心虚的样子,锁定目标——心虚什么啊,肯定是因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我和哥哥的尾巴——!
“等等!不是我干的啊啊啊啊痛——!”
无视旁边捂着爪印哭哭的长发少年,泉奈神清气爽的回到哥哥身边。
斑仍然闭着眼,腹部随着呼吸起伏,睡得很舒服的样子。
泉奈看看斑,干脆的在哥哥身边趴下,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一会,他又睁开眼,看看自己的尾巴,看看斑的尾巴,认真的盯了一会后,伸出爪子轻轻的悄悄的、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和哥哥的尾巴围成了一个小爱心的形状。
看着两条毛绒绒的尾巴围成的心,泉奈满意的舔了舔爪子,确定自己没有吵醒哥哥,这才安心地趴下睡觉。
他没有看到的是,在他睡着后,斑睁开的双眼里一片清明。
身为战场上千锤百炼出来的忍猫,刚刚的动静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不过是由着弟弟罢了。
他看着弟弟颇富童心摆出的爱心尾巴,柔下凌厉的眉眼,伸出爪子将泉奈的尾巴摆到舒适的姿态,然后向弟弟身边挪了挪,用自己比弟弟大一点的身型和长一点的尾巴将弟弟圈入自己的保护圈中。
一大一小两个黑色团子,在午后的阳光下圈在一起,舒适的午休。

长发少年:等等?明明不是我打的结?!为什么我被打?
罪魁祸首.短发少年:尾巴手感好棒(口水)

————
是的!照顾斑喵奈喵的两个少年就是我和元安!(๑•̀ㅂ•́)و✧
不过元安沉迷自杀我拦不住她……emmmm大家等她的那一部分出来就懂了_(:зゝ∠)_

评论(15)

热度(54)